苏高宇笔墨(高致宇)

古玩鉴赏 99℃ 0

荷痛

《墨荷》题识:素蔿惯遭别艳欺,秋风挟雨乱愁多。

多数时候,有了要抹一张荷花的冲动了,我心里就会浮现一个朋友的影子。我不能替她说她就是一支出污泥而不染的净白的荷花,但是她掩藏不住的善良,确如花的影子,曾亭亭地映在了朋友间顾盼的目光里。结果却是:善良的朋友记住了她的善良,并且让她盛了满怀的善良的快慰;而狠毒的朋友,也记住了她的善良,却如同小偷行窃前的踩点,看准机会就下狠心撬开了她不提防的门,洗劫一空……

我现在还记得她向我辞行时的那个眼神,嘴里喃喃着一句中国伟人的话:人的因素第一。我知道她是被人逼出集体的家门,再依依国门的,于是觉得人性的无道令你大痛无泪!

前些年,得知有我们共同的朋友要过去看她了,我就捎了这张画去。意思很明朗:正开得端庄、大方的花就应该是她,而鼓劲抽着的花骨朵儿是跟她一般聪慧的女儿,头顶的那半拉叶,就该是异国的天了。我是希望她在另外一片蓝天下还能见到这喜爱的荷花,而记忆里已经没有了故国的污泥。

问道于荷

人间事,总在因循着一个定数,如四季的巡回,昼夜的替更,循环连续,周而复始。非以人殊,不因事异,概莫例外。

就拿这幅荷花来说吧,开放了的,虽然有过了她美丽的喜悦,却不曾一瞬,接下来就是要隐忍枯败与凋零的伤痛了,于是她就萎缩在密叶里,无意见人,做白头的宫女;而这只茁实的骨朵,对于明天,竟又怀抱起不尽的憧憬,做振拔状,一个劲地往上蹿,以期那一现的到来。其实,骨朵与花,尽管是各自支在自家的枝头,却是在不定的时间里因果着同一的命数了。

我就想,与此同时,世间一定有许多的人事原是与这荷花的荣枯对应着的。得失,爱恨,悲欢,哀乐,阴晴圆缺,盈虚消长,必起于一字,复止于一字,而又万般无奈。

不禁问荷: 这是为何呀?

荷不语。唯将盛于雨盖的露珠轻轻地滑落一滴,莹然如泪。

八大如莲

八大之所以好,屡屡感动了我们,是因为八大在画画的时候,他将他的身世、际遇以及作画瞬间的真实的情感都凝注笔端了,孤愤、忧伤、怀恋或者向往——我想多半一定是怀抱向往的。向往着一种圣洁如莲的美好,一种没有尘滓的清明之境,目寄心期,所以他的笔下,就现出了一片日光月影的澄澈,以玉的品质,荡涤凡心。

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我们真正是不懂得八大的,走不进他的灵魂。这就像我们常常沉浸在莲花开放的喜悦里,却看不见她孕育在污泥中的真实的苦闷。

苏高宇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