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巡回展览画派(19世纪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

古玩鉴赏 66℃ 0

1863年,俄国皇家美术学院的14名毕业生,不满于必须用圣经或古代神话为题材进行创作的规定,提出要自己做主自由命题。如此大胆甚至被认为“越轨”的想法被学院驳回后,这14名学生与皇家美术学院决裂,成立了“彼得堡自由美术家协会”。他们打破美术展览只在彼得堡和莫斯科展览的旧格局,在各大城市巡回展览画作,因此得名“巡回展览画派”。

俄国巡回展览画派(19世纪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

12月15日,中俄联合主办的“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在上海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本次特展共展出包括克拉姆斯柯依、列宾、列维坦、希施金等多名杰出油画家的代表作在内的68幅油画,通过风景画、肖像画、历史画和风俗画较为全面地展示19-20世纪初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所取得的艺术成就。

(小题)全面反映人民生活的深度和广度

继先后推出“北方之星:叶卡捷琳娜二世与俄罗斯帝国的黄金时代”、“宝光璀燦:法贝热珠宝艺术展”和“盛世威仪:俄罗斯皇家军械珍藏展”之后,上海博物馆今年再度与俄罗斯的重量级博物馆合作,共同举办“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长期以来,中国和俄罗斯两国保持着深厚的传统友谊。而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战略合作关系的深入发展,两国的友好交往愈加密切,人文交流也日趋活跃。我们期冀,本次展览能够成为‘一带一路’主题下中俄文化交流的典范,从而引领观众更直接地感受‘巡回展览画派’的绚烂华章。”

据杨志刚介绍,此次来展作品均为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的珍藏。该馆是俄罗斯最重要的艺术机构之一,其馆名得自于它的创建者帕维尔·米哈伊洛维奇·特列恰科夫先生。巡回展览画派在肖像画领域成就斐然,诞生了许多著名的肖像画,如《无名女郎》、《护林员》、《伊万·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肖像》、《列夫·托尔斯泰肖像》等。

由克拉姆斯柯依于1883年创作的布面油画《无名女郎》是19世纪俄国最著名的艺术杰作之一。它在世界各地巡展时,所到之处可谓人尽皆知。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总馆长泽里菲拉·特列古洛娃介绍,“画面中的这位女郎总是能够激发出观众无尽的兴趣。克拉姆斯柯依兴致盎然地在画布上表现女郎脸上的温柔光芒、黑色双眸间的松软睫毛和温柔眼神。借助高超的技艺,画家还细致地刻画出了轻柔的鸵鸟毛、漆木马车和略显粗糙的皮质。画家以独特的方式赋予作品以一种难以参透的谜。作品的标题亦充满神秘色彩,为画面中未尽的故事留下了一段传奇。”

泽里菲拉·特列古洛娃强调,这幅呈现现实主义风格的画作,在呈现女郎迷人魅力的同时,画家也抛出了一个问题,即外在美、心灵美与品德美之间是什么关系?当时在俄国,女性解放和女性社会地位的问题变得愈发突出,它们已成为文学、哲学和公共观念领域所热议的话题。

在巡回展览画派的作品中,风景画与风俗画的地位亦至关重要。萨夫拉索夫在《黑麦田》中以庄严而充满诗意的笔调描绘了一片广袤的土地。整幅图景充满着一种自由呼吸、崇尚自然的情感基调。而与此同时,起伏的麦田和积聚的乌云又传递出一种紧张和焦虑感。列宾创作的《纤夫涉水》聚焦于纤夫们艰辛劳作的场景,表现了人物的内在力量、个性气质和人格尊严。

“巡回展览画派”以车尔尼雪夫斯基“美就是生活”等艺术思想为指导,坚持批判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和原则,力求真实地反映俄国的历史、社会、生活和自然面貌。杨志刚介绍,“从主题上看,‘巡回展览画派’突破圣经、神话、传说、寓言等传统艺术题材的藩篱,关注生活,心系当下,与皇家美术学院所代表的‘学院派’分庭抗礼。以技法而论,画家们不再将艺术形象停留在感性层面,而是借助具体可感的线条、色彩和明暗等元素,表达深刻的理性思想。就影响来讲,‘巡回展览画派’艺术通过全面反映人民生活的深度和广度,深刻地影响了此后苏联及其他国家的艺术发展。”

(小题)“巡回展览画派”将油画语言讲述给中国艺术家

19世纪80年代,俄国社会各个阶层的生活方式均发生了变革。富有领主与农奴之间的附庸关系一去不复返。马克西莫夫的《没落》恰恰是那个时代的一曲哀歌。泽里菲拉·特列古洛娃介绍,“此作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一次巡展上它当即被特列恰科夫所购藏。《没落》所呈现的两位正在追忆往昔的老妇人分别是领主和她以前的佣人。对于这两位沉浸在往昔回忆中的老妇人而言,回忆的滋味是不同的。身份差异使得她们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惟有关于往昔的回忆才是联结当下的线索。”

艺术家们关注纷繁复杂的人类生活,在作品中表达出对贫苦百姓的关切和对社会的反思,充分表现了创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这种倾注了画家情感的作品往往能够引发观众对社会的深入思考。这也正是巡回展览画派的风俗画能够穿越时空,持续引发人们共鸣的关键所在。

除了在本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外,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对中国油画艺术的影响也是极为深远的。杨志刚表示,“20世纪50年代,中国采取‘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的政策,一方面将优秀的年轻画家送至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留学,一方面邀请梅尔尼科夫、马克西莫夫来华开设油画训练班和雕塑训练班。正是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将油画的语言讲述给中国的艺术家们,带领他们走进了油画艺术的殿堂。它用饱含情感的笔触,教会中国的艺术家们如何发现生活中的美,如何用油画的形式展现眼中的世界、表达内心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