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绣是什么(用头发绣出来的画)

古玩鉴赏 66℃ 0
◇文/武成鸣 图/周欣欣

商州有个叫墨青竹的书生,平日刻苦攻读,一心想考取功名,可是总不见长进,心里十分苦恼。

一天,他遇到一个相面的道士,那道士说他七窍闭塞,需要游历天下名山大川,或许能经历一番奇遇,冲开他的玲珑心。

从此,他放浪山水漫游天下,希望能碰上奇人。

这年春天,墨青竹来到苏州,遇上一个叫梅玉娘的奇女子。

玉娘不但貌美如花,且聪明灵巧,绣得一手好刺绣。

她绣的美人图,人物形态逼真,绣的花能引来彩蝶,绣的鱼就像在水中嬉戏,无不巧夺天工,人称“神针”。

梅玉娘色艺双绝又性情温柔,身边不乏追求她的公子哥儿,可是她对这些纨绔子弟一个也看不中,却偏偏对淳厚朴实的墨青竹一见钟情。

一日,墨青竹来到梅玉娘的闺房,恰好碰上她梳洗,看到她那一头瀑布般亮丽的长发,墨青竹突发奇想。

他说:“玉娘,我不日就要赴京赶考,你用这长发刺一幅绣给我吧。”

隔了几天,梅玉娘果然拿出一幅《梅蕊图》。只见图中一树腊梅迎雪怒放,似有缕缕清香沁人肺腑,更让人称奇的是,这画真是用头发绣成,而且当做绣线用的每根头发都劈成了极细的两根,简直让人怀疑是鬼斧神工。

自从有了这幅《梅蕊图》,墨青竹觉得自己每日神清气爽,读书几乎是过目不忘,提笔文思泉涌。

他如获至宝,每天将它带在身边。

天有不测风云,也就是墨青竹赴京赶考的当天,一伙蒙面歹徒将梅玉娘打昏劫走了。

等梅玉娘醒来,才知打劫自己的是苏州知府张道昧。

张道昧是个出了名的奸徒,胸无点墨,专靠巴结逢迎当上了这个五品知府。

墨青竹有一件奇绣的事传到了他那里,他灵机一动,心想,当今皇上不是喜好书画吗?如果能弄到一件这样的奇绣进献皇上,一定能加官进爵。

他派人向梅玉娘索要了好几幅,虽然也精彩绝伦,但却没有一件可称神奇的。

张道昧恼怒之下叫人押来梅玉娘,威胁她说:“你如果不交出一幅像《梅蕊图》一样的奇绣,休怪老夫对墨青竹不客气。”

为了不让墨青竹遭残害,梅玉娘含恨剪下一绺长发,一边流泪一边悲愤地绣着发绣。

就在发绣交上去的当夜,张府突然发生了一场大火,将府衙烧成一片灰烬,张府上下无一人生还。

再说墨青竹,上京赶考连战皆捷。

这一天,宋徽宗正在殿试新科进士,忽有大臣禀报:“昨夜索命奇绣又出现了,一夜之间连杀两位大臣。”

朝廷上下顿时一片惊慌。宋徽宗颤声发问:“这如何是好?说不定哪一日,朕的命也不保,众爱卿有何良策?”

原来,京城最近发生了一连串恐怖命案,死者一个个惊恐地瞪大眼睛,脸部扭曲变形,似乎死前受到过什么惊吓,手中还抓着一幅精妙的发绣。

由于这一连串命案的受害者都是达官贵人富商豪绅,朝廷也震动了,派多人查办,案情不但毫无进展,而且派去查案的人也蹊跷地死了好几个。

关键时刻,丞相蔡京上奏说,他保举一人可立破此案。

宋徽宗一听,满面喜色,问是谁。蔡京说:“臣保举新科进士墨青竹为五品巡察使,臣侄子蔡松为监使。”

这先前派去的查案人中不乏武林高手,都有去无回,墨青竹一介书生,不是去送死吗?

满朝文武都知道这是蔡京借刀杀人,可又敢怒不敢言。

原来,此次科考中有一道“论时政疏”的考题,墨青竹在文章中列举了贪官横行、侵夺民财的种种事例,无意中得罪了蔡京。

蔡京必欲除之而后快,只因皇上看中墨青竹的文采,不便贸然行事。

他让蔡松做监使,一是造成貌似公允的假象,二是如果破了此案,他便可以借机给蔡松升官,如破不了,也可借机除去墨青竹。

宋徽宗一向对蔡京言听计从,当即限定墨青竹三个月内必须破获奇绣杀人案。

墨青竹接手后,带着一班捕快日夜巡查。

但京城里还是不断有人奇怪地死去,没有任何人看见杀人魔头的踪影。

墨青竹暗想:这杀人魔头来无影去无踪,但却留下了刺绣这一线索,也太猖狂了。

墨青竹从刺绣着手,派出得力捕快大街小巷明察暗访,终于发现这些刺绣与一个名叫玉丝蕊的妓女有关。

这玉丝蕊是半年前来到春风楼的。

当时与鸨母说好,她只卖艺不卖身,而且每日给鸨母十两银子。鸨母见钱眼开,就收留了她。

不料这玉丝蕊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有一手刺绣的绝活儿,引来不少文人墨客、富商豪绅。

但玉丝蕊却有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怪癖,每次有人请她刺绣,她都要客人请上一帮姐妹吹拉弹唱,等她高兴到极点,再到街头叫上一群乞丐前来哭诉,听得她泪流满面后才飞针走线。

可令墨青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刺绣怎么会杀人呢?

一定是她的背后另有其人!

墨青竹派几名精明捕头暗伏在春风楼周围,一连数日,捕快来报:玉丝蕊并未走出房门一步,她的身边也没有出现任何可疑之人。

恰在这时,又有人来报,昨夜索命奇绣又杀一人。

墨青竹带人匆匆赶去,只见死者与前几次一模一样,也是面露恐怖之色,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而且手中也握着一幅发绣。

墨青竹小心地从死者手中取出那幅刺绣仔细察看。

绣工细致,衣袂飘动似在驭风而飞,彩霞青峰间隐隐露出一角金碧辉煌的庙宇寺塔……

墨青竹看到这里,心中突然一亮,想起了一个人──梅玉娘。

墨青竹匆匆赶到春风楼,看到玉丝蕊原来是个浓眉大眼的女子。

他这才想起梅玉娘早已死于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怎么会复生呢?除非是她化作了厉鬼。

玉丝蕊似乎早就知道墨青竹会来,桌上已泡好了一杯香茶,笑盈盈地迎上前:“公子是听琴还是下棋呢?”

墨青竹看看那满壁刺绣,说:“听说姑娘擅绣,本公子今日来就是想见识一下姑娘的绝活儿。”

玉丝蕊微微一笑,就在绣架上飞针走线起来。

只见她双手柔缓时似行云流水、惊鸿掠波,让人神思渺然;急速时又如同流电奔雷、狂风骇浪,令人惊心动魄。

墨青竹看得目瞪口呆,长叹一声,说:“姑娘的技艺的确精妙,但并不神奇,姑娘可曾听说过奇绣杀人的事吗?”

墨青竹本想借机刺探玉丝蕊的神色,谁知玉丝蕊听后竟回答说:“这有何难,我这刺绣也能杀人于千里之外,百万军中取人性命于无形之中。”

墨青竹心中暗喜,进一步说:“姑娘夸口了吧,这么一件刺绣就是再奇妙,怎么就能杀人呢?”

“公子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能呢?不知公子要杀何人?”

“当朝丞相蔡京的侄子蔡松。”

“公子三日之内就可见分晓。不过公子要答应我个条件,事成之后,要随我浪迹江湖。”

墨青竹沉思片刻,说:“好。如果杀不了他呢?”

“我随你到官府投案自首。”

墨青竹为什么要除掉蔡松呢?

这蔡松平日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这次蔡京保他做监使,墨青竹很清楚,是冲着他来的。

如能杀掉蔡松,也算为民除了害。可是这蔡松却狡猾得很,每日藏在深院高墙里,身边高手如林,自从京城出现了杀人发绣,他连书画也不接触。

不料就在这天黄昏,天空中忽然出现一串串绚丽的焰火,蔡松也出来仰头观看,却突然惊恐地大叫一声,倒地暴毙。

聪明的玉丝蕊知道接近不了蔡松,就将致命奇绣装进焰火,一样要了他的命。

次日早朝,墨青竹就奏明了宋徽宗,说自己已经破获了索命奇绣案,杀人的奇绣是一个叫玉丝蕊的女子用头发所绣的。

宋徽宗听了大为惊讶:“这发绣如何能杀人?”

墨青竹说:“古人曾有‘怒发冲冠’的说法,玉丝蕊奇绣的神异之处系悲愤积于秀发所产生的物理异象。倘若她愤恨某人到了极点,这人只要见到她的发绣,就会被发绣中所含的煞气惊吓而死。”

几个拍马屁的官员争相向宋徽宗道贺:“想不到这千年难得一见的奇绣,竟在本朝出现。”

宋徽宗治国昏庸无能,却对书画迷恋到了极点,他一听来了精神,竟然异想天开地说:“墨爱卿,近来山东梁山一带盗贼侵州占府,搅得朕寝食难安,你速传朕的旨意,要那玉丝蕊多绣一些,朕好用它剿匪。”

墨青竹立即带人匆匆赶到了春风楼。

原来这玉丝蕊正是梅玉娘。

那日在苏州她含恨将发绣交出,当夜张府便一片混乱。

梅玉娘从杂乱的人声中听说张道昧在打开发绣时惊吓而死,这才知道自己在悲愤时所绣的发绣竟然可以杀人。

她匆匆忙忙地放了一把火,趁乱逃离了张府。

易容来到京城后,听到百姓对一些恶徒的控诉,她心中怒火蔓延,设计用发绣将他们一一杀死。

她帮墨青竹杀蔡松,除了因为蔡松为害百姓之外,还因为她见官场黑暗,有心让墨青竹随她一同离开这个险恶之地。

不料墨青竹已不是昔日的纯朴书生,为升官早就变了心。

她所不知道的是,墨青竹也早就从发绣中猜到她就是梅玉娘,并利用她杀死了好几个对自己不利的正直官员。

梅玉娘知道这一切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恶人的帮凶,顿时愧悔不已。

一夜之间,她满头秀发全都白了,像雪一样。心,也如死灰,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气愤,天亮之前,她一头撞在墙上,顿时香消玉殒。

此时的墨青竹见状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他又突然想起,自己怀中还有一幅《梅蕊图》可以讨得皇上欢心,这才心安了许多。

当他从怀中掏出《梅蕊图》时,不觉大吃一惊──原来,这《梅蕊图》竟变成了一幅白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