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金石学家(清代早期金石大家名单)

古玩鉴赏 79℃ 0

欢迎戳右上方加关注!每天上午准时与您分享优质文章~本文共计1305字,阅读仅需3分钟~

周矢朐瓦盘全形拓 汉代君车画像石

曹望憘造像

曹望憘造像拓本遍布“鱼子纹”,这是原石拓本独有的特征。六朝石佛造像、杨丰生造像、成休祖造像、张信造像等拓本,均有簠斋本人或其后人题跋。

六朝石佛造像

金石精拓始终是以传古为己任的簠斋孜孜以求的目标。在遍观金石名家拓墨、反复与传拓高手切磋交流的基础上,簠斋不仅熟练掌握了乌金拓、蝉翼拓、朱砂拓、浮雕拓和全形拓技法,而且逐步探索出一套系统的金石传拓理论体系和操作规范,把古老的传拓技艺提高到空前水平。吴大澂致函簠斋赞叹“三代彝器之富,鉴别之精,无过长者;拓本之工,亦从古所未有。”“尊拓空前绝后。”叶昌炽说:“潍县陈簠斋前辈拓法为古今第一。”褚德彝称簠斋“捶拓款识精妙绝伦,为向来所未有。”

杨丰生造像

簠斋将其传拓经验和教拓记录编为《传古别录》,这是我国首部传拓专著,影响深远,直至今天仍被奉为圭臬。早在簠斋在世时,即以“其鉴别之审,装池之雅,纸墨毡蜡之精,剖析毫发,无美不臻,乡里皆传其衣钵”,“齐鲁之间,皆传其法”。他还通过向金石好友致函、遣拓工助拓(簠斋族弟陈子振就曾助吴大澂传拓金石)等形式,推广其传拓秘笈。现当代传拓重镇故宫博物院,自建院初期,马衡就在古物馆下设传拓所,并请来早年曾为簠斋传拓古物、精于传拓全形的薛锡钧授徒,使几成绝学的全形拓技艺和秘藏深宫的重宝为世人所见。

簠斋藏钟拓本内页之一

《秦诏量瓦拓册》为乌金拓,《簠斋藏钟拓本》、《簠斋吉金册》等为蝉翼拓,君车汉画像石、曹望憘造像等为朱砂拓,六朝铜佛造像、杨丰生造像、成休祖造像、张信造像等为浮雕拓,毛公鼎、周矢朐瓦盘、噩侯驭方鼎及汉器八种等为全形拓,可谓拓法精绝,叹为观止。

陈介祺 真书七言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