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英作品落英人物画作品欣赏(何家英最出名的几幅画)

古玩鉴赏 90℃ 0
前言 (文艺需要批评)

一一中国美术的发展,改革开放,社会的大变改必然重重的在文化上打下她深深的烙印。显然何家英先生的作品具有代表性,尤其在工笔画上,而且是在人物画上。(其意义首先是要,客观即合理的承认其现状,其次是有些过往之客还不具有批评地学术价值)。直白点,何家英先生肯定是会画画的,而且早年工笔画是画得很有发展前景的那一种画家。何家英先生早年的工笔画作品还是画得很优美的。

如有一张浣纱女士,工笔人物画的现代人物画是艺术发展中的必由之路,在这方面他是取得成绩的,具体这幅画手要表现出微胖,略腴,神准上也较全面正确,如从造型的高要求上,似乎各形体零部件在动态中的相互呈现其相关联的映照和互动上似乎还应该有更高的发展的空间。对于艺术而言,不是所有的自然合理存在形象就可以直接成为所需要的艺术合理形像(其间必含人为思维的成果,存在于画中,这才是艺术中所要表达出来的形像)艺术处理的诸多手法中,首要一条,就是取舍,一如现代手机中的选项,只能选一条路径单选选项进入,而不能将所有的选项都全部选中,所谓的逼真就是个假的形像,所以一味的逼真在绘画中是不成立的,且亳无意义。

如图示例,毛线衣的针脚,即不能画成原始具象,又竭尽模仿原始形象之能,剩下的只有被动和机械。缺乏主观能动的思维体现,毛衣被画成很平,针脚很重复,细处透视处理不够,单一,缺乏突出和减弱之变,缺乏艺术再加工的处理痕迹。(比如可依据人体这一部位的透视聚散可安排针孔渐变式的孤度大小之变,并符合透视,另略微罩一些淡色在某一小部分,这样就改观了僵平之感觉,毕竟这是一大块毛衣表面,确实是不能没变化的)最后,显然何家英的工笔画是要后代借鉴光大的,而不是画成绝代(事实上也不可能)那么,它发展的深度在哪里呢?指向肯定不是浅表(例逼真)将人眼所能看到的细节就要统统画出来,这条路肯定不是艺术之路,人眼并没有那么可靠,况乎还有老花和近视之别。这样浅层的取像逻辑肯定不是个艺术逻辑。缺乏哲学思辩的艺术手法,其实是属于较低级的画画手法,人类社会即已文明发展至今,其文明只能被摧毁而不可能回到原始。一直留在了原始叠加和简单堆砌中这显然是无甚艺术意义的。根本就没必要在作品中刻意留下基本功给同行看。

再来说说何家英的写意人物画。如图手画得太粗,胳膊也粗不谐调,画惯了工笔画,用惯了刻划,比如辫子头发在写意画中是可预算好粗笔加细笔合并了几笔画完的组合后,再下笔的,不是只用一根线条去画的。且手透视不对。何家英的”写意画”因其手法倘停留在工笔惯性思维和手法中,画里少些韵味儿。

如图例,同样毛病,胳膊,手太粗。现实中是有这样的女子生就男相手,艺术中确需要根据男女大环境甄别后确定使女子之手纤细化,除非是,例,夸大劳动妇女或特定场景,才使然。上手背肌肉压挤肉太过臃腫。下面裙子构线僵板,缺乏浓淡沙之墨色变化。

试图画成纤细画的手的努力

(工笔画不是写意画的基础这是我的个人看法,路径不同,写意画练习有着自已的训练路径,根本就不能互相代替更不能被包办)艺术工笔画的发展绝对应该和年画工艺画拉开距离,不能混为一谈,后者是应用绘画,其所需要的艺术含量,其要求十分有限,根本不能等而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