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莽园画家(郭莽园的画家职业)

古玩鉴赏 185℃ 0

郭莽园像是广东画坛的一个接头暗号,有人可能从未听过他的名字,而知道他的人,都会很有默契地说起他的传奇。

郭莽园画家(郭莽园的画家职业)

传奇故事的开头,一般都是这样的:一个偶然机会,去了汕头,被友人带领,深夜拜会一位年届七旬的美髯公,此人一身侠气,诗书画,无不狂狷逼人,如果谈兴高涨,他挥亳作画,更是让人大开眼界,铺纸蘸墨,目无全纸,胸无成竹,振笔狂涂,活脱脱的一场行为艺术。

郭莽园不混画坛,也从不在任何一级美协任职,他自称活到七十岁,从未在公家那里领过一分钱,一直是在野身份,既画人物,又画山水、花鸟,完全不受束缚,自在生活,自由作画。他拜过师,学过画,但他自认为是野生的,不是人工的,并以此为幸事。

最近在广东美术馆展出的一批作品,就足以见出他不遵规矩、自成一体的风格。中国山水往往是上部留白,给人以“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意境,空远的画面成为一种传统,但郭莽园全然不顾这样的规矩,却是以倒置型的结构来画山水,画的上方不是空的,而是满的,甚至满到顶端,形成了一条横向的直线,空的部分,则放到了画的下方,这就使得他的画既可以正看,也可以倒看,完全是一种游戏的不羁心态。

这次在广东美术馆的展览,分两个展厅,其中一个是小尺幅的花鸟、山水,到了另外一个展厅,却是超级大画。广东美术馆的5号展厅是层高达6米的空间,一般用来展出当代艺术的装置作品,很少有国画家愿意用这样的空间,因为画太小了,很容易就被这个空间给“吃”掉,而画大画,对画面的把控要求很高,弄不好,就暴露了自己的短处,让人笑话。

郭莽园在准备这个展览期间,干脆放弃了展出一些旧作的考虑,专门为了这个空间画了一批大画,其中《海福添筹》高4.1米,宽6.2米;《春风入庐》高4米,宽4米,并且都是今年的新作。《海福添筹》画的是水面上的五只鹤,有远有近,有飞有停,在6.2米的宽幅中,画面布局有张有弛。同样在另外一幅《击球图》中,画面中的“动”全然化解了大尺幅会有的空洞、堆积感,郭莽园以适当的动和空,来对抗这个巨大的空间,而不是像一些画家为了画大画,刻意拉大比例,两者之间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由于大画全都集中在5号展厅,大画与大画相邻,气场之间的碰撞,也会让绘画和空间之间的关系显得异常紧张,郭莽园说,他就是要用尽这个空间。

这次展览的展出作品不超过50幅,一个画家能够有几十幅作品可看,就已经不错了。“你总得留一些空间给人家”,郭莽园说。其狂狷、性情的一面,由此体现得淋淋尽致。郭莽园曾自撰诗句“六朝碑版横胸臆,一介狂狷写性灵”以自况,这次展览就摘出了“狂狷与性灵”作为主题。

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李伟铭以研究岭南画派见长,也是郭莽园的故交。在他看来,“莽园属于大器晚成的那一类艺术家”。他没有受过完整的科班训练,“文革”中因出身问题早早背井离乡,混迹于社会底层,常称自己只有初中学历,但经过生活的历练,他与传统民间文化之间似乎存在更强的亲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