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大师游戏(大师中的大师是谁)

古玩鉴赏 66℃ 0

牛得草是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的豫剧表演艺术家,93年夏天,牛得草率团到我公司演出,当然,他独特的唱腔和幽默的道白以及精湛的演技,获得了公司来自原籍20多个省市的职工们的热烈欢迎,在每天晚上正式演出后,演员们白天还下工地义务为工人们巡回演出,我们进行了跟踪报道,我这个戏曲迷当仁不让地放下一切繁琐杂事,跟着剧团进行及时报道,在完成即时报道的同时,得到了领略豫剧魅力的享受。

在随着剧团下厂演出的三天中,我懂得了什么叫做"大师"、什么是"艺德"。

牛得草在我们公司三天的演出中,每场戏都是主角,而且这些剧目譬如《七品芝麻官》《卷席筒》《做文章》,都是唱念做很重的戏份,然而牛得草以六十岁高龄,一直以极其认真的态度演出,我在后台看到牛得草每次下场后都是汗水湿透了厚厚的戏服

牛得草每次在下场后总是默默不语的坐在椅子上静思,别的演员也不去打扰他,有演员告诉我,这是在"默戏",我说这些剧目他已经演了几十年了,还怕忘词不成?人说他就这习惯,酝酿感情,走进角色,把最真实的演出带给观众,这让我肃然起敬。看到一些年轻演员下台后抽烟喝水打闹嘻哈,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大师",大师不是称号,是人品、是道德。

晚上演出之外,白天上午下厂慰问,牛得草每场必去,和年轻演员一块上高炉下车间,在简陋的场地,给职工们清唱。

因为牛得草的名声大,所以不管是不是喜欢豫剧,职工们总是给予他无比热烈的掌声,每一次慰问演出,他没有三段唱是不行的,有时候实在是因为职工的盛情难却,就演唱四到五段,当然每次演唱完,也总是大汗淋漓。

得益于我总是鞍前马后的追随其后,牛得草也认得我了,知道我是河南人。一次慰问演唱后下来,我给他递上一杯开水,他气喘吁吁地说:没想到天津人还喜欢豫剧!我赶紧说那是因为您唱的好,艺术是没有省界之分的,您恐怕到了国外也会受到欢迎的!虽然这话不能免除拍马之嫌,但确确实实是我的肺腑之言。

在演出的第二天下午,我们公司职工代表大会开幕,剧团临时决定为了庆贺,加演一场牛得草主演的小戏《搬椅子》,职代会最后一项议程是公司老总讲话,预计一个小时,四点钟结束后开演。在三点半时分,牛得草已经化妆完毕,站在二道幕后候场。他穿着沉重的戏装,脸上打着油彩,肃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小声说:您坐一会儿吧!他说:那不中,哪里有坐着候场的理儿?

然而我们这位老总讲起话来滔滔不绝,特别是说到了公司存在的弊病,更是收不住话题,后台主持会议的工会主席和几位领导急的走来走去不停地看表,可是谁也不敢上台去阻拦一下,我更是坐立不安心急如焚,然而看着肃立在那里的牛得草,却是一脸的安然和恬静,后来还是工会主席上台去,在老总耳边说了什么,老总才抱歉地说:因为精彩演出马上开始,就不说了。

牛得草在一片欢快的小锣敲打声中,声如洪钟般高声念白:来---啦......

演出在热烈的掌声中开始了,演唱被一阵阵掌声和叫好声淹没,虽然听不清演员唱的什么,观众还是鼓掌叫好开怀大笑。

现在真的假的合格的不合格的大师很多,我很庆幸我近距离接触了一次大师,领略了大师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