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工带写是小写意吗(兼工带写和小写意的关系)

古玩鉴赏 133℃ 0

在中国水墨画技法分类中,有一种是按照工笔、写意、兼工带写来划分,且把兼工带写与小写意划为等号。

如果以兼工带写与小写意都包含了工笔和写意两种笔墨风格的特点来说,这样的分类没毛病,但实际上,两者还是有些区别的。

如果说大写意是一种观念,小写意是一种技法,那么兼工带写就是为大写意和小写意赋予的一抹亮彩。

“兼工带写”,简单地说就是为写意画着色,一幅画有工整细致的部分,也有写意放纵的部分,兼工带写则将重点放在用色技法上,包括国画颜料的性能,色墨混用时色与墨的协调和对比等。

从唐、五代到两宋,花鸟画大多以工笔形式出现,五代时工笔花鸟出现了不同的风格,以黄荃的“双钩体”和徐熙的“落墨法”为代表的两种风格分支出工笔和写意画风。

元代文人画注重神韵逸趣,不屑于形似,直接将“作”画称之为“写”。

到了明代,泼墨大写意画风的兴起,几乎淹没了传统的工笔画风。

传统工笔画构图的精致、工整、严密,弱化了画面的层次感和节奏感,使画面显得繁冗复杂,写意画因画面的留白,为画面构图增添了灵活性,却少了端严秀雅。

清代华喦为两者之间找到了平衡,他的画像是工笔,又不是工笔,既像写意,又不是写意,阳刚与阴柔并济,浓艳与清雅兼得。

▲ 华喦《新罗山人花鸟册》

▲ 华喦《新罗山人花鸟册》

▲ 华喦《新罗山人花鸟册》

▲ 华喦《新罗山人花鸟册》

▲ 华喦《新罗山人花鸟册》

华喦以独特的用笔、用墨技巧,创新了花鸟画设色技法,开创了兼工带写花鸟画新风。

兼工带写花鸟画对整个画面进行了一层层的叠加,凸显了画面的纵深感和空间感,使一幅画既有工笔鲜艳明快的细致设色,又有写意浓淡深浅的墨色变化,气韵立时生动起来。

这种兼工带写风格不同程度影响了“海上画派”的画风。

▲ 虚谷《紫绶金章》

▲ 江寒汀《梧桐石榴》

▲ 唐云《丰收蛙鸣》

▲ 张大壮《桃实》

任伯年广泛涉足各个绘画领域,其中花鸟画的成就最大,在他的花鸟画中,除了工笔和写意,还留下了大量兼工带写的作品。

▲ 任伯年《鸳鸯戏荷》

▲ 任伯年《花之君子》

▲ 任伯年《红竹仙芝》

▲ 任伯年《鹭鸶图》

任伯年早年学陈洪绶及北宋工笔重彩之钩染花鸟画法,后期又受陈淳、徐渭、八大山人、华喦的影响,笔墨简逸放纵,设色淡雅明净,达到“天机物趣,毕集毫端”的妙境,展现出大千世界的勃勃生机。

齐白石曾说“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兼工带写,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笔墨之画,难得形似。纤细笔墨之画,难得神似”的矛盾。

▲ 齐白石《贝叶草虫》

▲ 齐白石《花蝶》

▲ 齐白石《茶花》

▲ 齐白石《萝卜与草虫》

齐白石以兼工带写将浓墨重彩的大写意与细致入微的工致描写完美结合,超越了前人,使草虫画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兼工带写运用自由流畅、粗细相间、繁简照应的笔墨表现着花鸟、人物的精神面貌,成为中国水墨画林苑中一株永不凋谢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