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廉居巢(居巢和居廉的花卉图)

古玩鉴赏 86℃ 0

居巢,原名易,字士杰,号梅生、梅巢、今夕庵主等,清代晚期画家,被称为“岭南画派启蒙祖师”,与居廉并称“二居”。其作品清秀雅致、栩栩如生,惟肖惟妙。

鸡冠花图

居巢的绘画以花鸟见长,在当时的岭南画坛独树一帜。居巢与其弟居廉所创立的居派花鸟画和以何翀为代表的小写意花鸟画是当时广东最主要的两大花鸟画流派,而居派画风影响地域之广和时间之长均为何翀一派所望尘莫及。

花卉四条屏

居巢、居廉花鸟画的一大特色是题材上以状写岭南风物为主。在早于居巢的广东画家中,也有尝试描绘岭南特有物产的画家,但其所画的品种较少。居巢、居廉则不同,其所画的花卉草虫、蔬果水族以及时令风俗等异常丰富,其中多为岭南独有的品种。

唐人诗意图

画中所描绘的动植物超过两百种,其中包括荔枝、龙眼、香蕉、芒果、橄榄、菠萝蜜等,以及各类小花小草小虫。以往作画题材中罕见的水族动物也是居巢作画的题材之一,从草鱼、鲤鱼到螺、蚬等,都有涉及。此外居巢、居廉还喜画昆虫。邓秋枚称居巢“草虫尤胜”,高剑父在其《居古泉先生的画法》一文中首先介绍的也是其昆虫画。

草虫图

由于师承宋光宝,工笔没骨画风和注重写生的习惯对居巢和居廉的画风有莫大影响。

花卉图

居巢居廉的绘画以写生为基,功底深厚。高剑父称居廉“眼之所到,笔便能到,无物不写,无奇不写,前人不敢移入画面的东西,师尽能之。甚至月饼,角黍,火腿,腊鸭等等一般常见而不经意的东西,他一一施诸画面,涉笔成趣,极其自然,天衣无缝,可算打破过去传统思想的束缚了。”

富贵神仙图

据高剑父介绍,居廉在写昆虫时,“每将昆虫以针插腹部,或蓄诸玻璃箱,对之描写。画毕则以类似剥制的方法,以针钉于另一玻璃箱内,一如今天的昆虫标本,仍时时观摩”。这与当时清代画坛以临摹前人作品为主、绘画风格和技法墨守成规的常态截然不同。居巢在《含笑花图》扇面中毫不讳言:“予从事写生,颇尚形似。”

果蔬图

在绘画技法上,居巢不仅在工笔、写意方面均能得心应手,而且擅长撞水、撞粉法,极大地丰富了传统绘画的表现手法。

绣球花图

撞水法是用于画植物的枝叶。在色墨未干时将水注入叶子或枝干的向光的一面,这样墨色被水排开,在墨与水之间形成自然的边界,产生向光和背光的效果。高剑父曾经介绍,居巢居廉在写叶时,“则以水注入色中,从向阳方面注入,使聚于阴的方面。如此则注水的地方,淡而白,就可成为那叶的光线,且利用光线外不匀的水渍,干后或深或浅,正所以见叶面的凹凸也。不需刻意渲染,而一叶中的光阴凹凸毕现。”

蝴蝶捕蝉图

画枝干时也是如此:“写枝亦是用撞水之法,有撞草绿及石绿作为树色与苍苔色的。枝干不用钩勒的线条,因撞水的原故。其色则聚于枝干的两边,干后俨然以原色来作‘春蚕吐丝’的钩勒法一样。”

撞粉法则是用于描绘花瓣或蝴蝶翅膀。具体做法是“以粉撞入色中,使粉浮于色面,于是润泽松化而有粉光了。在一花一瓣的当中不须着意染光阴,惟以浓淡厚薄的粉的本身为光阴。”“梅生写蝶翅及主力的花,在当前的三两朵,于粉未干时,常以笔将画架起,使画面略为倾斜,则粉自聚于一端”,因此“干后其色即表为轻松浮润,如朝露未干一般”。

撞水撞粉之法,虽不是居巢独创,在恽寿平、宋光宝的画中已有出现,但据高剑父所言,“古人写花向无撞粉之法,自宋院至南田时,用粉法皆系抹粉,挞粉点粉、钩粉而已,未尝有撞粉法也。有之则自梅生。”居巢、居廉有意识地大量使用撞水撞粉之法,使其广为人知,其推广之功不可没。

居廉,字士刚,号古泉、隔山樵子、罗湖散人,是中国近代岭南地区著名的国画画家,和其从兄居巢并称“二居”。

小圆春色图

他初时学宋光宝和孟丽堂,后吸收各家之长,自成一家。笔法工整,设色妍丽,在继承和发展恽寿平没骨画法基础上,广泛运用了撞水和撞粉法,继承、发展和完善了“居派”艺术。

花卉草虫图

居廉原籍为江苏扬州宝应县,先辈来粤做官,遂落籍番禺。父亲名樟华,又名键,字少楠,为闽清县知县。居廉生于清朝道光八年(1828年)9月22日,排行第七。自幼从堂兄居巢学画,十岁左右时随居巢赴广西,后又随居巢成为张敬修的军师,因军功奖掖,赏戴花翎。其间临习过宋光宝、华岩、金农、恽寿平、八大山人、徐渭等人作品。

富贵白头图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又随其赴广西,在那里度过8年。咸丰六年(1856)春返粤,在张氏的“可园”客居10载。到47岁才返番禺,筑“啸月琴馆”设帐课徒。

花卉草虫

居廉在广西“环碧园”受教于江苏籍画家宋光宝和孟觐乙。宋和孟的画技均被其融汇吸收。从桂林回来后,东莞张家南方庭园特异的花草鱼虫、翎毛蜂蝶,又成了摹拟写生刻意创作的对象,并得以尽情发挥,造就成了既有坚实传统笔墨功夫,又具妙俏自然形象的艺术效能。还在没骨画中创造了撞水撞粉的表现新方法,对于同时代偏向以临仿前人为准则的画坛习气,是一种特别活脱、移风易俗的新流源。

山家风味

1855年,张敬修因浔城失守落职,次年返回东莞老家,而“二居”也返回家乡广州。之后,居氏兄弟又数次应张敬修及其侄张嘉谟之邀同赴东莞,断断续续分别于张敬修的可园和张嘉谟的道生园客居了近十年时间,专心从事艺术创作活动[3]。这段期间居廉醉心写生,画艺大进,同治三年(1864年)张敬修在可园病卒后,居廉随兄居巢返回故里,不久开始筑建供自己作画和授徒的“十香园”(因种了素馨、瑞香、夜来香、鹰爪、茉莉、夜合、珠兰、鱼子兰、白兰、含笑等十种香花,故名),专心作画以卖画为生,并设馆授徒,声名日彰,桃李甚众。

花卉粉蝶图

他悉心培养出一批遍及两广的学生,如广西的杨元晖,福建的陈芬,广东的高剑父、陈树人等。曾活跃于20世纪的伍懿庄、张纯初、容祖春、关蕙农都出自他的门庭。高(剑父)后来成了“五四”以后首倡中国画革新的先导,被称为“岭南画派”的主要创始人,技法与画风曾直接受过居廉的传授和影响。

岁朝清贡图

居廉擅画花鸟、草虫、人物,能用指头作画。很善于博采众长,虚心吸收前人作画的优点。一生创作经验丰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居廉所画仕女翎毛草虫花卉,设色妍丽,笔致严整,莫不精工,绘有百花百果长卷,皆钜作。大幅山水亦舒卷有气势。长揞头画,尝作二十四番花信图。道光间,临川李芸甫(秉绶)聘孟丽堂(觐乙)、宋藕塘(光宝)来粤教授作花卉。丽堂以意笔挥洒,上追陈道复,藕塘设色写生,明丽妍秀。粤画遂开二派。杜洛川、邓荫泉,丽堂派也。张鼎铭、宋子熙,藕塘派也。巢廉兄弟出,初犹学藕塘,后乃自成一家,居氏花卉又开一生面矣。

花卉草虫扇面

花鸟

花石草虫条屏

富贵长春图

花开富贵图

湖石牡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