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上绘画作品(画在布上的画)

古玩鉴赏 95℃ 0

郭诗宇

2000年获南昌职业技术师范学院文学学士学位

2007年结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高级进修班

2015年获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艺术硕士学位

现生活工作于江西南昌

郭诗宇和他的架上绘画

文/清华大学美术学博士 熊震

认识郭诗宇已有十数年,在我看来。

——他是个简单的人,生活轨迹简单到无奇,求学、教学、求学再教学;

——他也是个有意思的人,朋友相聚时的酒肆高谈、茶寮细语直至醉卧无语…….;

——他还是个有思想的人,有时深刻到让人惊讶,能大胆表达且敏感认知、面对现实同时批判现状、接受的尺度中仍不失独立的维度………;

——他又是个兴趣广泛的人,苦学油画、钟情诗歌、爱好摇滚…….,此间种种,总让我想起可值追忆的八零年代。

《红椅》 80x600cm 布面油画

《我们都是塑料的》 200x165cm 布面油画

《温暖的裹尸布》 240x144cm 布面油画

近年来,他专攻架上绘画,在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期间师从范勃先生,得到范先生的悉心指点,那是他学业上的一段难忘的幸福时光——反复思考之后的学院回归之旅,长久求索之后的欣然所得。

看郭诗宇的架上绘画,可知他尊重自我的心念,对古典大师的作品,无论是技法还是风格,他都心怀仰慕,从油画技巧的直接塑造到层层设色,一招一式总要细究。油画写生是他的日课,其学院作派了然,为达到某种画面效果,他不惜耗费大量的精力,尝试多种材料,目标实现他会很快乐,但我知道,辛苦绘制后的简单快乐却并不简单。

《暴雪》 190x310cm 布面油画

《旧事》 160x110cm 布面油画

《有墙的风景》 55x40cm 布面油画

郭诗宇对油画人物题材情有独钟,从其所绘制的《暮色》《瞬间的惶惑》当中都可看出他的兴趣所在,他的画面里对人物的“面孔”的描绘仿佛是一种寻找,在寻觅中发现,这些“面孔”意指什么?是他自己的心灵镜像,当作品中“面孔”具有了“肖像”的特征时,力量由此呈现。

作为艺术家的他在反复捕捉那瞬间的稍纵即逝,不论是形象还是感知,正如约翰.伯格所言:“要紧的是变动的光线无法全然揭示的东西——距离你最近却令你担心已经失去的东西。”当我每每注视着他的新作时,很明显地看出他作画的心迹,时而蹒跚、时而平坦,油色在画布上的安排他绝对是费尽心思,他在模特与画布之间试图建立一条纽带,同时又只有依靠这些可触的媒材来建构两者之间的关系,因为物象与画作之间其实有一大片空地,真正的创作填补了这一“缺席”。

他认为“具象绘画作品多少蕴含着某种叙事性线索。这种线索或潜藏、或直白,表征方式不同,但均与创作者的心性暗合。”此言不虚,因为在物象、作者、画作三者之间,只有作者的叙事和阐发是导致画作得以成立的关键动因。观他的《昆仲》《化学家》等一系列作品,可以发现他对那个灵光乍现年代的怀念,那不全然是一个“甜蜜与欢喜”的年代;相反,那是一个理想主义、启蒙思潮、个人尊严被正视的年代,正如“它冲破自身而出,又将自身包围。”

其实,绘画叙事本身有诸多的路径,表达上客观、主观的成分与比重,艺术家自当权衡,郭诗宇更多地选择了具象的表征,而不是纯然的客观再现,“客观”在他看来是一种虚妄,这让我想起叔本华的名言:“一切客体,都是现象”,如今的表象瞬息万变,有时很难让我们分辨出什么是表象的,什么是实质的,进入人们眼帘的映像也多变形,郭诗宇力图用“折射”的视角来传递他个人的认知,因为他试图远离那种“形而下的、复制式的、生活图景式的叙事表达,并且本能地排斥”,这是他的习惯,也是他的选择。

但是在叙事当中的符号性表现却是他无法回避的,即便他想把这种符号性给弱化到最低限度,然在他的画面中仍可清晰地看到“能指”与“所指”两大要件,其实艺术家在排斥标签的时候又被贴上了另外一种标签,不想被归类的同时还在被归类,也许生硬同时又很无奈,因此,他画面中残阳般的暗红色晕染也被“焦灼与荒芜”心理图景所标识。

《长脖男子》 76x38cm 布面油画

《化学家》 38x76cm 布面油画

《没事电的初春》 160x110cm 布面油画

《暮色》 200x340cm 布面油画

郭诗宇的架上绘画基于日常生活,画面形象往往十分面熟,然在其表现中又很意外,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有形秩序,它与许多秩序并行,他的绘画更像是一种确认,在我们周遭反复出现又消失的形象确认,一种反思情怀的不期而遇,种种邂逅和参与都在证明着艺术家的在场。

每当聊起看到的大师作品我们常有感叹,巨匠作品一路看来,自我的思绪总被掏空、被劫掠,同时深陷沉醉的惊愕之中,大师们看似信手拈来的东西,那些平实叙事中体现的不平常,作品的精神当量和高密度的艺术呈现都让人遥想不已,此刻,总有一个思绪浮起:“原来如此!…….哦!是这样吗?…..是的,本该如此!” 这点大家亦有共鸣,对于那些杰作,我们大都经历了从观看前的期待,到观看中的神迷,直至观,看后的自嘲。绘画何处来?绘画是什么?它又向何处去?这种宏大的历史追问不是我们所能回答,但在林泉书斋之间,“自娱自乐”地绘画何尝又不是一种旷达自处的方式。

部分重要展览活动 2018年

“景观2018”国际艺术交流展 699艺术中心 江西南昌

“新人.新时代青年美术家邀请展” 江西美术馆 江西南昌

“俊采星驰”江西美术作品学术邀请展 江西美术馆 江西南昌

2015年

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岭南美术馆 广东广州

2012年

江西省青年美术作品展 江西南昌

2009年

十三届江西省美术作品展 江西南昌

2008年

第五届江西省青年美术作品展 江西南昌

2007年

广州美术学院研修班作品展,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2005年

江西省油画年展 江西南昌 江西展览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