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画艺术(在瓷器上手工绘画叫什么)

古玩鉴赏 89℃ 0
社长访谈

采访者:周伟 / 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受访者:龚循明 / 著名陶瓷艺术家

龚循明,1957年4月出生于江西省景德镇市。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第六、七届全国青联委员,第十、十一届江西省政协委员。江西省“五四”奖章获得者,首届江西省“十大杰出青年”。贵州民族大学访问学者,上海国稷美术馆学术顾问,上海龚循明陶瓷艺术馆馆长。曾任景德镇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务。

龚循明 《风月同天》 90cm×70cm?瓷板?2021年

瓷画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上)

从我的陶瓷艺术之路谈起

周伟:每一位优秀的艺术家都有他的成长之路。这条成长之路有共性,也有其独特之处。您长期生活在景德镇,小时候在父亲指点下开始接触美术,后来当了几年美术教师,又改行进入景德镇雕塑瓷厂做过陶瓷方面的工作,之后到景德镇陶瓷学院(今景德镇陶瓷大学)美术系学习,毕业后继续在陶瓷艺术领域里钻研和创作,并取得了很高的造诣。请结合您的艺术经历,谈一谈您的成长之路。

龚循明 《庚子记事之二》 80cm×80cm?瓷板?2020年

龚循明:我出生在景德镇,但从小喜欢油画,上大学时学的也是油画,直到毕业后被分到与陶瓷有关的单位工作,才开始真正意义上地接触陶瓷。从一开始认为陶瓷工艺特别难、特别麻烦,到逐渐把它作为一门非常好的绘画艺术,这一接触就是一辈子。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1980年至1990年这十年间,我是处于对陶瓷材料的熟悉阶段,也是摸索阶段,即不断去熟悉、理解、研究、调和以至掌握材料在创作使用过程中的一些基本方法和规律。比如,用现成的工业材料来进行陶瓷绘画是存在很多缺陷的,因为很多颜色都调配不出来。而且,当时所有的材料都来源于国有化工厂,自己很难去接触和研究材料的配方。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改革开放的市场氛围激发了全社会陶瓷工艺人的积极性,有很多材料相继被研制出来,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材料是厚堆白的出现。它可以调和各种原料,大大增强了陶瓷绘画的可能性。如果没有厚堆白的出现,我们很难想象陶瓷可以做出很丰富的设计。陶瓷最大的优势是其材料丰富,这也是其他艺术不可比的。

龚循明 《一九八一年秋白桦》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发现陶瓷也完全可以展现出油画的效果,便在陶瓷上画了一批类似油画的作品,同时也产生出了一些困惑和新的思考。比如,陶瓷绘画仅仅是为了像油画,那陶瓷的意义是什么?陶瓷本身的艺术语言又在哪儿?带着这些疑惑,我一直坚持在陶瓷材料上进行探索。后来,我去九寨沟等地写生,创作了一批风景画,并且第一次使用了厚堆法。这些风景画便与之前画雪域的其他作品效果完全不同。我发现,使用这种材料自然带有一种光泽,与绘画相结合,可以呈现出画家笔达不到的效果,也能够产生更丰富的绘画语言。这种材料玻璃体的质感是非常独特的。这一发现坚定了我走陶瓷绘画这条路,一直到现在,我大概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在做釉上厚堆的研究。

到了21世纪初,我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就是要用我研究的材料来表现青藏高原。其实,前人也描绘过西藏的雪景,但那种雪景更像是江南的雪景,力量感很弱,没有体现出真正冰雪的感觉。所以,之后十几年,我都在研究如何用陶瓷材料来表现西藏地区的雪景,并创作了不少满意的作品。仅从陶瓷材料上来说,我的确画了非常写实的西藏地区雪景,而且所呈现出的画面效果是其他材料达不到的。

龚循明 《印象山水之十一》

解决了材料问题以后,我又开始思考陶瓷自身的语言价值在哪里。这是我2010年以后重点研究的课题。2010年,我和几个艺术家在深圳举办了一个“陶瓷溯源”绘画展。陶瓷溯源,首先从历史溯源,要上溯到彩陶时期。我认为,当时的陶瓷绘画其实就包含了人的情感、精神的皈依和所有的艺术要素。陶瓷其实不是其他绘画的衍生品,其本身就是绘画的主体。明清以后,陶瓷绘画大多被归纳为器物的装饰纹样,成为装饰器物的附属品,自身的语言呈现也变少了。幸运的是,这一点在清末民初时被一批先行的艺术家们打破,比如“珠山八友”等人让陶瓷绘画从附属地位变为艺术主体,陶瓷绘画从此可以传达情感和对生活的感悟。这是陶瓷绘画发展中一个重要的历史转型期。

龚循明 《印象山水之十八》

总的来说,我们的前辈对陶瓷绘画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也有一些不足。从艺术角度来看,当陶瓷绘画承载了人文精神时,又容易陷入另一个困境,那就是试图用中国画来呈现陶瓷艺术。这个可以做到吗?我认为,确实可以达到一定的效果,但这依然没有完成陶瓷绘画本身的语言架构。因为陶瓷材料有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即它是玻璃体、硬质的,它本身与中国画所需的宣纸等材料是完全不同的。宣纸需要靠水墨渲染,才能使浓、淡、干、湿等状态呈现出来。但陶瓷材料不吸水,强行将中国画植入到陶瓷上,就使陶瓷和中国画失去了各自的优势,陶瓷成为中国画的衍生品,也降低了陶瓷自身的价值。关于这一点,我们的前辈对此没有进行研究,这是一个遗憾。那陶瓷绘画又该如何去构建自身的艺术语言呢?近十几年,带着这个思考,我一直在进行着陶瓷绘画语言的研究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