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故事150字(梵高追梦的故事)

古玩鉴赏 57℃ 0

更多咨询 请百度 绿绮室

梵高的故事150字(梵高追梦的故事)

7年,15个国家125位画师。

手工绘制65000帧油画

95分钟的《至爱梵高》 一瞬间让人泪流满面

12月8日,本年度最疯狂且美到令人窒息的一部电影——世界首部全手绘油画电影《至爱梵高·星空之谜》上映了,最近朋友圈都在刷屏,赢得一片赞誉。

确实是“动”画电影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在6月的上海电影节拿下了最佳动画片奖。估计很多观众会想,油画能“动”起来吗?

这项惊人创作的背后是女导演多洛塔·科别拉,她从15岁开始喜欢梵高,是梵高的疯狂粉丝。她被梵高信中美妙的故事深深打动,尤其是梵高在给胞弟提奥的最后一封信中说:“真相是,我们只能让我们的作品说话。”于是她也希望用梵高自己的画作来讲述他的故事。

她与另外一位导演设计了20多位相关人物,请来了多位演员,像道格拉斯·布斯、西尔莎·罗南……他们进入绿幕拍摄,然后转换成CG动画,最后由画家们一幅一幅画出来,以每秒12帧的速度呈现在银幕上,这样就“动”起来了。

认真对比银幕就会发现,通过局部颜色的暗淡变化来体现背景“动态”感觉,比如,树叶绿色的深浅,前一秒深绿色,后一秒淡绿色,就体现出了被风吹过的动态感。可以说《至爱梵高》电影的每一帧,都是一幅实实在在的油画,就“动起来的画”的意义来说,这真的是一部“动”画了。

梵高到底是怎么死的

估计很多人走进影院之前,都以为这是一部展示梵高画作的PPT式人物传记类电影,结果意外发现,影片很反套路,它有一个完整的好故事,探寻了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即“梵高到底是怎么死的”。

大家都知道,明晃晃的阳光,一望无垠的麦田,浩瀚璀璨的星空,黯淡无光的生活,全部转化成梵高手下色彩绚丽的画作。然而1890年7月,麦田里传来那声刺耳的枪响,一切戛然而止。那么梵高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他曾经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至爱梵高》的故事从梵高去世后一年说起,法国阿尔勒的邮差约瑟夫·鲁林交给儿子阿尔芒一封梵高生前留下的信,让他给梵高胞弟提奥送去。谁料,等阿尔芒赶到后发现提奥刚刚去世。一系列问题困扰着阿尔芒,于是他开始探寻梵高死亡的真相,寻访了多位梵高生前好友,包括画材铺老板、旅馆老板的女儿、为梵高治病的医生等,他们都生活在梵高死前常居住的法国村庄附近,跟梵高的日常生活有着较为密切和频繁的交集。

导演参照悬疑剧的设置,将“梵高自杀之谜”作为贯彻始终的一条主线,阿尔芒像侦探一般,与一个个跟梵高打过交道的人攀谈、追问。这一路探寻中甚至设置了反转,普通观众看起来倒不乏闷。

同时,侦探中大家对梵高的态度和看法,也渐渐构建出梵高本人:敏感、善良、有才华。对生活有最积极的向往,也有最冷漠的回避;渴望被世人理解,又不屑这个世俗的世界;有无比巨大的野心和抱负证明自己,又在现实中屡屡受挫。

65000帧油画的纪念

梵高一生中创作出864幅油画,1037张素描,150幅水彩画,生前只有一幅卖出。观众可从电影中看到梵高的一幅幅经典之作,那些我们多半只能从画册或网上瞻仰,偶尔有幸到博物馆一窥真容的画作,如《罗纳河上的星夜》、《夜间咖啡馆》、《罂粟田》,都一一变成了生动的场景;抑或是《加歇医生》、《邮差约瑟夫·鲁林》从画中出来,娓娓道来他们与梵高曾经的交往,那种感觉之奇妙,让人突然发现,原来梵高眼中的世界是如此真实。

另外,在梵高画作中没有描绘过的,比如他与弟弟的争执等,电影的创作方则采用“闪回”的方式呈现,并且是黑白画面,这给炫目油画画面所带来的一些视觉疲劳做了调剂,也将回忆片段与梵高作品做了一个区分。这是一个巨大的且考验毅力的工程,将近7年的时间里,15个国家的125位画师手工绘制了65000帧油画,才构成了这95分钟的长片。

电影团队深入研究了梵高的800封书信和其他相关书籍,以及梵高的画作。这125位画师是众筹来的。导演发起众筹,希望大家到波兰面试,但不报销路费,最后竟有5000人申请。他们基本有油画功底,或参与过艺术品修复。接受为期3周的课程训练后,每人被分配到一个工作间,所谓工作间只是一个小格子间,一张画板、三面反光板,还有一块LED屏幕,以梵高120幅原作为基础,画家照着屏幕描,每天10小时。而电影中,1秒钟需要12幅画,一个画师工作一个月也只能画出3秒的画面,所以你想想,是多大的工作量才带来了这部惊艳银幕的作品。作为全球第一部手绘油画电影,缺少成功先例,资金不足不说,所有画面纯手工绘制,耗时又耗心。片名《Loving Vincient》,来源于梵高每次信件的末尾,中文翻译为“至爱梵高”,如果没有对梵高深沉的爱,绝对打造不出这部影片。团队以执着、专注的精神,致敬同样执着、专注的梵高。

至美的灵魂

片尾,当那首《Vincent》响起时,梵高佝偻着身体回眸,黑白画面逐渐变成他独有的笔触——以生活的黑暗,画下笔尖的灿烂。看清世间磨难,却依旧热爱它,至美的灵魂,至爱的梵高。

这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