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名的古董鉴定专家(古玩鉴定)

古玩鉴赏 44℃ 0

叶佩兰南下当裁判

约莫是2005年早春时日,有人来“玩家雅集”寄卖一座插屏,我接待了他。

图一

有名的古董鉴定专家(古玩鉴定)

屏为瓷质,正面是黑地鱼化龙,背面是白地,黑色小楷词话,一二百文字,工工整整。正面净墨小头细身龙,眼平视,鱼鳞状龙鳞,背脊分明,腾云驾雾,威猛矫健;满天云彩,淡褚色人字云、壬字云、飘带如意云、十字云、短脚如意云,隨风飘动;海涛汹涌,跃起黄色锦鲤一尾,画面清新,气势磅礴。作者笔法很是细腻,瓷屏旧气扑面,香色古盎,图案带有很浓的明代早期纹饰特征(图一)。屏座显然为后配,但丝毫无损瓷屏的古韵风釆……

依据瓷画的时代风格和古旧气息判断,我觉得似乎是明代早期的遗存,但各种书刊皆说瓷板画明代中期才“兴盛”,为稳妥起见,想了想,我告诉主人是清代之物,估了价。不几日,广电中心的一位女老总托“艺术玩家”一位工作人员来选购古玩,我极力推荐了瓷板画“鱼化龙”插屏,她很高兴,当即买下。

一个来月吧,女老总要那位“艺术玩家”工作人员来退“鱼化龙”插屏,说是请别人看过,有些问题,不要了。我问有些什么问题,她笑而不答。我的态度却很是坚决:不能退,我认为至少也是清代古物,鉴定不会有错。来人走了,“玩家雅集”的两名工作人员忐忑不安了,尤其管账的李艳着了急,账已经做了,钱也上交公司了,要退,很麻烦的。我安慰她们说,放心,我自认鉴定没错,不会同意退的。

一晃两个星期,女老总又托人来要退那插屏,说是不止一个专家看过,都认为不到清代。我将我的鉴定依据一一解释给来人听。我说,倘若硬是要说鉴定有误,那便是将明代的古董硬说成清代的。话不投机,不欢而散。大约是一个多月后,女老总这次托请“艺术玩家”栏目组一位女士来退插屏,说如果我坚持不退,那就写个书面鉴定给她。我毫无惧色,当即写下几条鉴定意见,交来人带走。

此后女老总果然再未托人来“玩家雅集”找我。我心中有数,没有断为明代早期之物,就是以防那几位专好找我岔子的先生“生乱”的,定为清代之物岂能有错?不料我“降级”说成清代的古董,仍然有人不依不饶,难道当真不识古……心里暗自笑了一回。

晚上看都市频道的新闻节目,忽然发现正在直播坡子街古玩大楼公开免费鉴定,而且恰恰看见一个男子汉,抱着瓷板画“鱼化龙”插屏从人群中走向叶佩兰。叶老师很仔细地看了正反两面,转头对那男子汉说:“清代的老东西,价值2万元左右,好东西。”

我无从知晓,叶佩兰老师是否也留了些些余地,但她确凿没有否定其为古物,且估价竟与我的售价相同。抱屏的男子汉满面笑容地离去,从此,再无人找到“玩家雅集”来退那“鱼化龙”插屏了。

叶老师南下,帮我解了围,仅作小文,聊表谢意。

三次拒退“紫金碗”

古玩行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别人在地摊前审视一件古旧之物,倘若他并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你可不要横加指点,说如何如何的好,是你瞧不起人家,炫耀自己;说如何如何的不好,是你坏了地摊上的生意,得罪了人……而最可能的,是万一你看走了眼却说好,人家信你,买下了,一朝醒悟,是会说你一辈子坏话的。

图二

这是一对紫金色酱釉碗(图二),“广底、深腹、高圈足”,外巻型圆唇口,胎骨为米白色。

图三 图四

“我的天,他怎么会不要?”我暗暗地有些惊诧,觉得不可思议,心里对自己说:“很典型的唐宋时期紫金釉瓷器,铁证如山的出土器物啊,不是千载难逢也是百载难逢的东西!”

紫色自古为祥瑞之色,紫色袍服在明代以前曾经显赫千余年。南北朝贵胄官僚皆服紫衣,《左传》更有“紫衣君服”一说。唐朝白居易作诗,竟敲定“朱紫尽公候”一句,说是那些着紫衣紫袍的,尽是公候一族。道教中有紫皇,指大清九宫中天皇、紫皇、玉皇中的紫皇,紫色不可不谓之殊贵。北宋定窑出紫器,南宋时竟规定文官着紫服……如是,祥瑞之云也便有了紫云、紫气之雅号。紫金釉瓷的出现,当是与紫色历来的尊贵地位分不开的……

更令我吃惊的,是摊主开口二百元,我以一只有伤还价,80元,他似乎惟恐我反悔,连说“行”,立即伸出手来接钱。

想想自己年已古稀,又许了诺,让了也罢,更是碍于有称师父者说是他的朋友,紫金釉碗移居衡阳。

谁知陈总岂止是不懂古玩,耳根子尤其的软。回到衡阳,行内人认定为膺品者居多,都说他交了一大笔学费,他觉得上了我的当,怒气冲冲来长沙找我退碗。

“退是不行的。”我很客气的招呼他坐下,上了茶,这才说:“我认为没有错,因为别人说是膺品就退还给我了,等于我承认了他们说的是对的,自己否认自己的鉴定。”

陈总急了,他理直气壮,说:“你廖老师是名人,卖假古董,还这么贵,怎么就不能退?”

“正是因为你们都把我当什么名人,人家一说假我就退,我那点臭名就当真成了臭名了。”我也理直气壮,说:“我认为不是转让的假古董,不能退。”

陪他来的廖经理,坐在他身旁,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想必是陈总一定要他陪了来退碗的。见我态度如此坚决,陈总更是气恼,没有说话,更不握手,拂袖而去。

不到一个月光景,陈总再一次登门。这一次,他是单独一个人上楼来的,他说廖经理在楼下车里等,不肯上楼,仍然是要退那两只紫金釉碗。

我的态度仍然很坚决,说:“我认定是唐宋时期之物,真要退,有个条件,那就是要有博物馆权威专家的鉴定证书,他们的专家对传世古玩不一定熟悉,但鉴定出土器物十拿九稳。如果他们鉴定我卖的是假古董,即使我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也无话可说,认!”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总当然无话可说,又一次拂袖而去。

两个月后,陈总同森林公园廖经理第三次登门,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楼。

“廖老师,我找了博物馆的几个专家,都看了,你鉴定的没有错,都说是好东西。”陈总笑容滿面,一进门便伸出双手来握手,接着便一迭连声道谢,说:“谢谢你,谢谢你,不好意思……还想请你让几件好东西给学生……”

我四顾而言他,不想再惹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