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扇面(画扇制作过程)

古玩鉴赏 37℃ 0

碧水星繁船轻摇,清风月影过廊桥。——文·恃承

画扇面(画扇制作过程)

“爸,妈,我回来了。”王雨时神色疲惫地推开门走向客厅,天色早已被黑暗所覆盖。

“今天这么晚回来,饭菜在厨房,自己热了去吃。”显然王雨时的晚归比起眼下这件事根本算不上什么。

她朝姐姐吐了吐舌头,被还以笑着摇头,顺着头最终停住的方向望去,是一位没见过的成年男性。

“叔叔好!”不管该叫什么,叫叔叔就对了!

“什么叔叔!别乱叫,叫哥!”爸爸正色道,随即解释道:“不好意思啊,小陈,别在意,小孩子不懂事。”

“没事的,叔叔阿姨”男人笑着回答。

很显然,又是姐姐的相亲局。

姐姐是个画家,可又不是一般的画家。

她最擅长的是在扇上作画,可这空调随身小风扇满地走的时代,让扇子只剩下可怜的审美价值而已了。当然姐姐也不傻,偶尔会去街上画人像,也会去培训机构教学生画画赚取课时费,所以姐姐一路走得艰辛,但也还算能走。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才二十出头的姐姐麻烦事儿就来了。爸妈迫不及待地为姐姐介绍了一个又一个的对象,可结果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收拾完碗筷的王雨时在当初洗手时听到了妈妈数落姐姐的声音,这话她都听了很多遍了,更别说姐姐。她知道,是客人已经走了。

“当初让你去找份稳定的工作,找个公司或者当个老师什么的,你倒好,说什么你不喜欢,要我们尊重你的兴趣,现在连份固定的工作都没有。”

“现在在机构人家也叫我老师啊……”姐姐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没没没您继续您继续。”

“没固定工作就算了,还不会好好打扮自己,整天穿些什么古风,念些什么诗词,怎么?还想梦回唐朝不成?我看你是看电视剧看疯了吧,早就让你少看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们现代人就要有现代人的样子,我看呐,你就跟你那些东西去过一辈子吧…….”

王雨时无奈地摇摇头,麻利地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间去了,留下姐姐在客厅接受“洗礼”。

就在王雨时快在床上睡着的时候,姐姐进来了。

“恭喜恭喜,你的灵魂又得到了升华。”

“你就乐吧,臭丫头,我关灯了啊。”

“关吧关吧。” 姐姐也上了床。

“怎么样怎么样?这次这个?”

“怎么说呢,挺老实的,是开饭店的,听说挺忙的,我又不想放弃画画……”

“所以掰啦?”王雨时追问。

“可能吧。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今天又被老师留学校啦?”

“可恶!你不提还好,都是我们那个语文老师,说有些什么资料要我们帮着整理,我这么人美心善,肯定是去帮助他的啦,要不然都是在社团度过欢快的放学时光的,诶,姐,你别说,他也喜欢念叨些什么古诗词咧,而且看上去年纪跟你差不多,说是刚毕业没多久就来我们这当老师的,而且呀,听说连女朋友都没有咧,文绉绉的死板男人一个。说不定你们……嘿嘿。”

“臭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赶紧睡觉,明天还上课呢。”

虽然姐姐好像拒绝了王雨时的这个大胆想法,但她还是决定要试试。

今年元宵,就是她王雨时大展身手的时候。

先假借数位同学联名请求老师出来猜灯谜,这咬文嚼字的活动他可别提多喜欢了;再以共游元宵闹市为由盛情邀请姐姐出席,万事俱备,只差邂逅。

老师提前到了,穿过长廊后在约定的凉亭处面向湖面静静地等待着,这当然也在王雨时的预料之中。

“碧水星繁船轻摇。”在等待中的老师沉迷于观赏景物,低声细语,全然忽略了悄然而至的两位女子。

“清风月影过廊桥。”循声而去,是一位身着蓝白雪纺仙女长裙,头挽青绿发带,手持粉色流苏团扇咯咯笑地女子,奇怪的是,成双的鸳鸯在团扇上只剩一只。“我对得还不错吧!”“不知你是……”

“是我啦!老师!是我。”

女子背后跳出活泼身影,不是王雨时还能是谁。

“原来是你,不是说大家一起吗?怎么只有你一个?”

“哎哟,这不很不巧嘛,小彤肚子痛来不了,小欣要去亲戚家,小凯跟小杰出去打球了,还有……”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这家伙。”老师掩面无奈。

“哈哈哈哈,你就别捉弄他了。”女子笑着制止。

“对了,雨时,这位是?”

“喔,她啊,她是我的姐……朋友哇!”

在姐姐的注视下王雨时匆忙改口,“今晚跟我们一起去猜灯谜,她很厉害的喔,看看今晚谁对得多。

一场灯谜结束,老师竟是略输姐姐两局,期间王雨时去买了躺接近一小时的水。

灯谜活动结束后,三人继续逛了一会儿,不觉间夜色已深。

“老师,很晚啦!那我们及先走了哦。”

“那不知……”

“带玉闺中去点空。”没等老师问完,姐姐抢着回答。

老师愣了一会儿,很快便明白过来。“双人留余独观月。”看着两人越走越远,老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喊了出来:“王小姐,你对得很好,刚见面的时候。”

“什么小姐!要叫王!姑!娘!笨蛋!”王雨时回头做了个鬼脸。

“你们徐老师还挺有趣的。”“什么嘛!我都没跟他说你是我姐姐,也没跟你说他姓徐,你们怎么就知道了呢?还有哇,最后面那两句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一点都没听懂呢?”

“才不告诉你呢,除非,你答应洗一星期碗。”

“好嘛好嘛,我答应你,你快点告诉我吧。”

……

后来,在王雨时的操作下,这个大胆的想法终于成真了。

姐姐跟徐老师在一起了。王雨时发现姐姐在最喜欢的那把团扇上画上了另一只鸳鸯。

两人约会的地点比起餐厅电影院,去得更多的反而是博物馆与各种名胜古迹。

从此姐姐婉拒了一切爸妈安排的相亲,在妈妈的再三追问下,姐姐道出了实情,在听说家庭背景与薪资情况后,妈妈直接否定了姐姐嫁给他的想法,爸爸更是把始作俑者王雨时责骂了一顿。

饭后姐姐被妈妈叫到了阳台,王雨时要戴罪立功只能承包一切家务。

“我也不是不理解你想要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这个世界并不是像电视剧电影那样有爱就能超越一切的,你知道吗?”

姐姐没有回应,眼神在远方的街景。

“宁在宝马上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这话连没什么文化的我都听懂,更别说这么聪明的你了,当年嫁给了你爸,也不是所谓地追求爱情,都是父母做主,而且他还穷,这一路走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有好多时候都想直接一走了之了,自己一个人哪里活不下去呢?可我放不下你们啊,我的女儿。”

母亲摸了摸姐姐的后脑勺,后者只觉得委屈。

“我们可以不物质,但我们不得不向物质低头啊,这些年因为经济条件不行,没能好好照顾到你们,其他孩子有的你们有些没有,可妈妈也想让你们像其他孩子一样啊,可光是想生存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每天忙得只能看看你们是否还在旁边,是否还有饭吃,有觉睡,其他的都不敢想。”

说到艰难的时刻,妈妈潸然泪下,姐姐的眼角也偷偷地泛起了泪光。“所以啊,妈妈之所以想尽一切办法帮你寻一处好的婆家,就是希望你不要再受那么多苦了,不想再看到你走妈妈以前的老路了,你能懂吗?”

姐姐大声抽泣起来,妈妈将她搂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背。

隔着一扇玻璃门,王雨时听不见她们说了什么,她猜可能姐姐跟徐老师无法在一起了,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相爱的人没有办法在一起,她当然也不可能明白,用爸妈的话来说,她现在只要好好读书就够了。

一个月后,在某天放学的晚上,王雨时叫住了放学要离开的徐老师,他笑脸盈盈,但王雨时知道,他这段时间该有多难受啊!

“这是姐姐让我带给你的扇子,她还说很高兴认识你。”说完便将一把黑木折扇递出,转身离开了。

打开扇子,除了一个“徐”字之外并无其他,仔细一看,墨迹好几处深浅不一。

徐老师抬起头,使劲眨着眼,红了眼眶。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