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巴杜夫人和杜巴利夫人(蓬帕杜夫人的人物生平)

古玩鉴赏 90℃ 0

蓬帕杜夫人,1721年12月29日-1764年4月15日,全名让娜-安托瓦妮特·普瓦松,蓬帕杜女侯爵,法国皇帝路易十五的著名情妇、社交名媛。她是一个引起争议的历史人物。她曾经是一位拥有铁腕的女强人,凭借自己的出色的才能和绝美的容貌,蓬帕杜夫人影响到路易十五的统治和法国的艺术。

蓬巴杜夫人和杜巴利夫人(蓬帕杜夫人的人物生平)

蓬帕杜夫人生于1721年。她出身于法国巴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一名商人,差点因为做投机生意被投入监牢。

蓬帕杜夫人,也就是当时的让娜长大之后,在利欲熏心的母亲的安排下与图尔内姆的外甥埃蒂奥斯结婚,成了埃蒂奥斯夫人,开始进入上流社交圈。与当时众多的贵族夫人一样,经营自己的沙龙是埃蒂奥斯夫人首要的任务。凭借着自己的教养和优雅的谈吐,将沙龙搞得有声有色。在沙龙中,她结识了后来启蒙时代的大师、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伏尔泰,两人的友谊维持了终生。

让娜很会包装自己。在她的精心策划下,她把自己包装成“巴黎最美丽的女人”,“或穿着浅蓝色的衣服、坐着粉红色的马车,又或穿着粉红色的衣服、坐着浅蓝色的马车”,在那时她就经常停留在路易十五的必经之地,引起国王的注意。

彼时波旁王朝正值鼎盛,年仅二十岁路易十五掌握着绝对的权利,是整个国家的白马王子。

1745年,路易十五和让娜终于在凡尔赛宫的一次化装舞会上擦出爱的火花。很快,让娜就宣布离婚,正式成为路易十五的情人,居住在凡尔赛宫国王楼下的一栋奢华公寓。

让娜是一个个性鲜明的女人,她当然不会满足于在路易十五的庇护下战战兢兢地生活,深藏于宫中,做一只鸟笼里的金丝雀。

凭借着自身的魅力,让娜得到了路易十五热烈的宠溺和依恋,随之而来的是数不清的赏赐和荣誉,而她深知仅凭年轻美貌无法留住路易十五轻浮的心,于是她利用自己的才华智慧,让路易十五看到自己美丽的外表下还有一颗睿智的内心。

在成为“国王情妇”并被封为蓬帕杜侯爵夫人后,蓬帕杜凭借自己的智慧成为国王左膀右臂,干预国事,同时以文化保护人身份左右着法国文艺发展,她是当时法国最重要的艺术和文化的“保护女神”,伏尔泰,狄德罗等人对她的感恩和尊重绝对名副其实。她良好的教育和不俗的文艺品味,为巴黎洛可可艺术的发展和时尚地位的奠定,起了重要作用。

蓬帕杜夫人对于艺术有自己独到的品味。她敏锐的察觉到昔日雄壮有力的“太阳王朝”已经不在,这个时代需要更加柔和的艺术。她要求:

一切都以柔婉、惬意、轻松、适度为要;

所有的风格与主题,都在逃避着沉重与悲剧,强调生活的温情;

厌恶直线与尖角,躲避均整,安逸之风弥漫;

用娱乐代替崇高,优美取代尊贵,雅致迷人也替代了宏伟与庄严;

繁复和矫饰就是这个时代的胜利。

蓬帕杜夫人对于艺术的见解是无与伦比的。她引领了法国的潮流,为人类艺术文明留下了璀璨的瑰宝。

蓬帕杜夫人也是国王路易十五的幕后军师。

夫人饱读诗书,对于政治也很有见地。国王政治和情感上的依赖让她的权利越来越大:她控制了巴黎的警察局和邮局,为国王获得情报,当时所有的信件都要经过她过目;她的梳妆台边挤满了请求恩惠、庇护和施舍的官员贵族;最后上到高层任命、结盟外交,下到请柬婚约,每一项决定都是按照夫人的意愿进行。

这是夫人绘制的作战地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蓬帕杜夫人的卧室已然取代了凡尔赛宫。命运的衰败往往不在朝堂上,而在温柔的香榻上。

纤纤素手轻轻一推,“七年战争”哀鸿遍野!

1756年欧洲大陆黑云密布。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被普鲁士打败的奥地利急欲复仇,奥地利请求与法国结盟共同打击普鲁士。

路易十五犹豫不决,蓬帕杜夫人跃跃欲试。路易十五决定参加让法国深陷泥潭的七年战争,也都和夫人的授意密不可分,在战火纷飞的前线,将军战士会收到夫人用眉笔画的作战计划,以及用点美人斑的颜料标注的地图。

蓬帕杜夫人说这是一场可以证明法国强大的战争,而路易十五一生中最渴望的事情就是想要仿照路易十四那样开创伟业,他听信了蓬帕杜夫人的话,决定“干大事”。

谁能料到,这仗一打就是七年。

欧洲、美洲,印度等广大地域和海域都成了战场……

法国在战争中遭遇惨败,在海外权力尽失……

印度、加拿大、密西西比河西岸己与法国无缘。

路易十五成为法国最不得人心的帝王。

蓬帕杜夫人的任性让法国人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埋下了波旁王朝覆灭的种子。

七年战争失败后,蓬帕杜夫人染上了肺结核,她的生命已到了尽头。

蓬巴杜夫人最后一张肖像,由宫廷画师Francois-Hubert Drouais于1763年开始创作,在夫人去世后才正式完成。

几十年来的筹谋策划,算不尽的机关和心思耗尽了夫人的生命。1764年4月15日,蓬巴杜因肺结核病病逝,终年四十二岁。她死后受到她的敌人公开指责指应为七年战争负责。路易十五看着她的棺木在雨中离开,带着一点点可怜的伤感,淡淡地说:“夫人的旅途没有遇上好天气啊”。

正如夫人的挚友伏尔泰所言:

“一位美丽的女人,应该在

最灿烂时刻后的圣光中离去。”

虽然被后世指责美人误国,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在艺术上的引领。

她仍是18世纪整个欧洲的缪斯。

也是洛可可风潮中最婀娜的身影。

作者:鲸落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