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画家仇英简介(明代画家仇英画全部真迹)

古玩鉴赏 98℃ 0

纵观明清时期众多绘画大师之中,仇英是我的思想意识中最难下笔描述的一位重要画家。我所有的担心源于,一旦我不能用文字准确地描述这位画家就会对读者产生错误的引导,从而影响我们传达在明清时期仇英对整个书画界的影响力和推动作用。

明代画家仇英简介(明代画家仇英画全部真迹)

仇英(1498—1552),字实父,号十洲,江苏太仓人。与明朝很多传统书画大家不一样,仇英是名副其实的寒门子弟。没有家学渊源,也没有几代书香。他的成功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勤奋好学。因家境贫寒,幼年辍学,通过自身努力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平民百姓出身的画家。而与众不同的是,仇英的绘画启蒙源于早年的漆工绘制为基础,通过不谢努力,最终与诗书满腹的沈周、儒家风范的文征明、风流倜傥的唐寅齐名,成为画史上“明四家”之一。后周臣赏识其才而教之,其画亦受陈暹影响,仰仗周臣的知名度而名声大噪。仇英之画技多得自宋人画迹之临摹,其作品与原作往往真假难辨。

山水初学周臣,而仇英的工整和法度却又远超周臣,在仕女图人物及界画方面的成就更是同期画家难以超越。院体画方面原有功底加上与吴中当时的名流朝夕相处,各得彰益。

仇英与周臣、唐寅有院派三大家之称。后人又益以文徵明而称明四家。仇英早期作品,以绢本为多,画面空白较大,用笔细腻,刚中带柔,圆中有方,设色浓重。中晚期作品,构图渐趋满纸,用笔愈见刚直,运笔则自然而流畅,用色渐淡,有时亦作白描。仇英画迹流传有限,题年款者更尠。现传仇英作品,多为后世之模本,皆市井职业画人伪托之作,而有仇英之款印。故欲求仇英真迹极为困难。

仇英是明代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与沈周,文征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明四家”、“吴门四家” ,亦称“天门四杰”。沈、文、唐三家,不仅以画取胜,且佐以诗句题跋,就画格而言,唐,仇相接近。仇英在他的画上,一般只题名款,尽量少写文字,为的是不破坏画面美感。因此画史评价他为追求艺术境界的仙人。

仇英早年尝为漆工、画磁匠,并为人彩绘栋宇,后为文徵明所称誉而知名于时。后来仇英以卖画为生,周臣赏识其才华,便教他画画,仇英临摹宋人的画作,几乎可以乱真,例如《清明上河图》。仇英作品题材广泛,擅写人物、山水、车船、楼阁等,尤长仕女图,擅长界画。

仇英擅长画人物、山水、花鸟、楼阁等题材,画法苍秀,构思巧妙,笔墨俊雅。常临仿唐宋名家稿本,如《临宋人画册》和《临萧照高宗中兴瑞应图》,前册若与原作对照,几乎难辩真假。画法主要师承赵伯驹和南宋“院体”画,青绿山水 和人物故事画,形象精确,工细雅秀,色彩鲜艳,含蓄蕴藉,色调淡雅清丽,融入了文人画所崇尚的主题和笔墨情趣 。

仇英擅人物画,尤工仕女,重视对历史题材的刻画和描绘,吸收南宋马和之及元人技法,笔力刚健,特擅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至于发翠豪金,综丹缕素,精丽绝逸,无愧古人,尤善于用粗细不同的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或圆转流畅,或顿挫劲利,既长设色,又善白描。人物造型准确,概括力强,形象秀美,线条流畅,有别于时流的板刻习气,直趋宋人室,对后来的尤求、禹之鼎以及清宫仕女画都有很大影响,成为时代仕女美的典范,后人评其工笔仕女,刻画细腻,神采飞动,精丽艳逸,为明代画坛之杰出者。

仇英的山水画师法赵伯驹、刘松年,发展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的“院体画”传统,综合融会前代各家之长,即保持工整精艳的古典传统,又融入了文雅清新的趣味,形成工而不板、研而不甜的新典范,还有一种水墨画,从李唐风格变化而来,有时作界画楼阁,尤为细密。常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旗辇、军容,皆忆写古贤名笔,斟酌而成,可渭绘事之绝境,艺林之胜事

仇英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苦学成功,是人物、山水画的一位能手,文征明赞其为“异才”,连董其昌也称赞他“十洲为近代高手第一。”

仇英年轻时以善画结识了许多当代名家,为文征明、唐寅所器重,又拜周臣门下学画,并曾在著名鉴藏家项元汴、周六观家中见识了大量古代名作,临摹创作了大量精品。他的创作态度十分认真,一丝不苟,每幅画都是严谨周密、刻划入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