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的作品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句(王维的诗代表作品)

古玩收藏 53℃ 0

公元701年,正月初三,甘肃有佛迹显现,武则天传命,改元大足。

这一年,佛迹不只出现在了甘肃。

山西,出现了第二个佛迹,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取名,王维,字摩诘。取佛家《维摩诘经》之意。

从小生活在世家大族里的王维,满脑子都被灌输了要求取功名,彪炳史册的想法。为了这个目的,在母亲的教导下,他非常用功读书,作画,学习音乐,练字的时候也会抄一抄母亲每天念诵的佛经。

十五岁那年,他走出了家门。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一、少年得志

十五岁,少年王维第一次踏进了长安。

十七岁,他写出了震动京畿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

二十岁,名声已显的王维,准备参加人生中的第一次科考。这第一次,他准备的满满当当。有紧张,有期待,有激动,但就是不害怕。他知道自己不会失败,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已经可以榜上有名。

科考来得快,去得也快。跟绝大多数人一样,王维第一次科考就落第了。

那些兴奋的情绪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失望,与深深地不解。他觉得自己可以啊,那些考上的人实力也不如他啊,为什么没有他的名字?哪怕是三甲都没有。

这个时候,一个朋友告诉他,其实科举有个规矩,叫行卷。不仅看实力,还要靠关系。

年少的王维被震撼了。他第一次觉得,科举好像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但纵然如此,他还是听取了那个朋友的建议,安安心心写了一曲《郁轮袍》,等待朋友给他引荐贵人上门,助他一臂之力。

他的朋友叫李范,被封岐王。他的贵人,是玉真公主,皇帝的妹妹。王维的这一曲《郁轮袍》也是不负众望,直接把玉真公主听得如痴如醉。

721年,王维二十一岁,金榜题名,大魁天下。被封太乐丞,掌宫廷礼乐。

少年得志的王维,感觉人生已经走到了巅峰,几乎没有人能在21岁这个年纪就状元及第。

可殊不知,站得越高,风越大,摔得就越痛。21岁还没过完,王维就因为舞"黄狮子"犯了皇上的忌而被贬。从顶峰到低谷,不过眨眼之间。

贬谪地方的王维,在路上开始对"功名"这两个字产生了质疑。

功名真的像他以前所想的那样吗?好像不是。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二十年来苦苦追求的东西抛弃了他。他无比的难过,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他不在乎了,贬就贬了,这官,不做也罢!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现在不想做官,以后,他会求着别人要做官。

二、中年落魄

727年,王维二十七岁。 小妹日成长,兄弟未有娶。 家贫禄既薄,储蓄非有素。 几回欲奋飞,踟蹰复相顾。

马上要而立之年的这个男人,因为家庭苦苦烦恼着。他从出生就没因为钱发过愁,当世五大家族的公子,什么时候因为钱犯过难?

可如今,父亲去世,家境中落,小妹眼看要长大了,兄弟结婚还没着落,母亲到现在还在纺织补贴家用,自己的那点死工资,真的少得可怜。

看着身边的妻子,本来我王维答应过你诗与远方,但终究敌不过柴米茶糖。

做官,还是要做官!我是男人,我要扛起这个家!

今人作人多自私,我心不说君应知。

济人然后拂衣去,肯作徒尔一男儿!

731年。王维还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回京做官。但就在这时,他的妻子,青梅竹马,三十一岁,整整陪伴他三十一年,溘然长逝。

王维不像元稹,他没有写过一句悼亡诗,也没有说过一句伤心话。

行动,永远比任何情话都好听。

"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旧唐书·王维传》)

妻子走后第二年,终于,来了一个机会。与王维亦师亦友的张九龄出任丞相。王维马上写了一首《上张令公》给他说:当从大夫后,何惜隶人馀。意思是说:如果您给我个官做,给您做什么,我都愿意。

随后,他又写了一首《献始兴公》说:贱子跪自陈,可为帐下不。

当王维写下了这两句诗的时候,当年那个"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的翩翩少年,那个一曲《郁轮袍》唱绝京城的世家公子,已经死去了。

家庭的重担,生活的艰辛,妻子的死去,让他对做官无比渴求。他忘掉了自己的理想,抛开了自己的追求。只是单纯的为了这个家,为了生活,把高昂的头,低到了地上。

男儿膝下不是黄金,是心酸,是苦楚,是艰辛,是绝望。

还好张九龄没让他失望,很快就把他召回京城,让王维出任右拾遗。

当年的那个单纯的少年,已经不在了。现在的王维,经过生活的洗礼,现实的冲刷,终于,认清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三、晚年明悟

他终于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做官,功名,都去死吧。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写好他的诗文,画好他的画卷,陪年迈的母亲,诵一诵佛经。

现在的王维,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闲步。

张九龄被李林甫排挤走了,王维还在。

李林甫被迫下台了,王维还在。

安禄山造反了,王维还在。

肃宗平乱回朝了,王维依旧在。

当他不对功名,做官抱有期望与追求了。反而地位节节攀升,到了尚书右丞这个位置。

但无论是尚书右丞,还是右拾遗,对此刻的王维来说,都是一样的。

他在京城远郊买了一处山庄,叫辋川。

《旧唐书》里说他在辋川山庄里:弹琴赋诗,啸咏终日。

我想,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这才是诗佛应该有的样子。每天弹琴,写诗,作画,跟友人唱和。

751年,王维51岁。

母亲把王维叫到床前,问他: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取名叫王维,字摩诘了吗?

王维点了点头:知道了。

母亲看着面对生活已经淡然如水的王维,含笑走了。

三十一岁,丧至爱,妻子离世。

四十一岁,丧至友,孟浩然离世。

五十一岁,丧至亲,母亲离世。

自此,王维四大皆空。只剩下辋川的山水,案子上的笔墨,和墙上的一张琴。

"又与平生亲故作别书数幅,多敦厉朋友奉佛修心之旨,舍笔而绝。"

公元761年,六十一岁,诗佛,王维去世。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诗佛,如是也。

结语

用了半辈子,王维才真正读懂了自己。

他没有选择李白的傲气一世,也不像杜甫的忧国忧民。

他在看遍了官场的荣辱沉浮,尝尽了生活的苦辣酸辛之后,幡然醒悟。功名不应该是他的毕生追求。诗画音乐,佛经浸润,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其实我们都一样。

是不是曾经有人跟你说:你最不了解的人,就是你自己。

这句话是对的,人可能半辈子,都在被安排好的生活中度过,小学,大学,工作,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但这句话又是非常错误的。你连自己到底想要什么都不知道,那你每天是怎么生活的?

就像努力要有效一个道理。没有目标的努力,都是白忙,没有追求的生活,也是白活。

无论经过多少摸爬滚打,不管有过多少坎坷磕绊,每当夜里闭上眼睛,你问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你能毫不犹豫明确的回答出来,那么我想,你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人生路虽然很长,但不能总是迷茫。

真正读懂自己,才能真正做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