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画的幅怎么写(一二三年级的图画)

古玩收藏 160℃ 0

画里的世界与外界不同,这里的时间永远定格在美好的阶段,即便有些画作并不美好,但是看画的人不会知道,毕竟只是一幅没有生命的画罢了。

一幅画的幅怎么写(一二三年级的图画)

我是一个成功人士,没事就喜欢逛逛画展,毕竟平常也没什么事干,时间还要追溯到数年以前,我在逛画展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幅支离破碎的作品,那幅画很扭曲,大多数人都看不懂画中的内容,而我不一样,我一直盯着那幅画去看,渐渐的,那幅画从扭曲变到正常,再扭曲,再正常,如此反复,直到那幅画变的和其他的画并无区别,我才明白,这幅画讲述的是一个乌托邦的世界,这里是那么的纯净,那么美好,所有的糟心事都可以抛在脑后,所有的委屈都可以随着河水付之东流,在看看这个世界,勾心斗角,权利,金钱,以及一系列人类心里最阴暗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发生着。假如我可以进入到这幅画里该有多好,我就这样想着,手也不自觉的想要去触摸它。可就在我的指尖与画面相遇的那一瞬间,世界安静了,时间静止了,我想挣脱,但却不能,这种无力感是我从未体验过的,这感觉就好像是鬼压床,但却有着明显的不同,明明思想存在,可就是怎么样也使不上力气,我的一切感知都依然存在,只是无法动弹,我想了无数种挣脱的方法,可全都没用,无一例外,难道我真的就要一直这样下去了吗?

我是一个画家,人们欣赏我的作品,他们大声的夸喊着“天才”,“来这世上如果不亲眼看看我的作品简直就是白来”。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把我捧的如此高,我深知自己的能力在什么位置上,难道就因为我曾经创作出来过一幅天价的作品吗?可那也不是我能定义价格的,我只是以一顿饭的代价,将这幅画给予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他却卖出了惊人的价格,这个价格明显不是我能比拟的,我还只是一个绘画界的“学徒”罢了。我真的感觉自己已经江郎才尽了,我不是天才,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画家,我实在好奇,为什么那些画离开我之后就有了不属于自己的价值?还是说,他们只是在不懂装懂,只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微不足道的虚荣心?他们就连我不小心在空白的纸上划了一道的垃圾都称之为作品,而且还能有人为这个所谓的作品创作所谓的故事,难道就因为这个垃圾出自我手吗?这让那些真正的天才怎么办,他们不被发觉,不被发现,永永远远的就这么沉默下去了,真的应该让那些大款自己进画里看看,没有一幅好的作品能随随便便的创作出来,垃圾永远都是垃圾,真正好的作品不该被埋没。

我还是那个成功人士,这已经是我被定住的十天,不对,十一天......还是九天来着,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眼皮动不了,没法闭眼睡觉,时间也停止了,所以不饿不渴,我只能以数秒来消磨这无聊的感觉,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上天为何这样惩罚我?看到这的好心人,请你,救!救!我!我要疯了!啊!

我还是那个画家,我想,我要用我的画来辱骂那些大款,可我还不知道怎么画,画什么,我只知道,这或许就是我今生的最后一幅画了,我真的已经江郎才尽了,即便有好的想法,也没有好的执行力了,就像现在一样,我知道我要画什么,但却无从下笔,看到这的好心人,请你教教我吧,给予我些许灵感吧。

我依然是成!功!人!士!这已经是好久好久了,我也不知道多久了,你自己猜吧,这里简直就是他亲爱的母亲的地狱,什么可爱的狗狗放的屁的乌托邦,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鬼地方啊!?我真的是......等等,不对,别说话,嘘!有声音,怎么会呢?我听见了人们的议论,可我还是动弹不得,我可能真是疯了,都幻听了,可是,真的有人在议论啊,好像在说什么,画,什么什么的,什么意思?我想让他们救我,但我无法发出声音,哎呀,怎么办啊!一株可爱的小草!

我依然是画家,就在刚刚,我创作出了我的绝唱,这个作品就叫《一幅画》,画的就是一个在画展看画的大款,他在触摸一幅扭曲的画,我的本意是一个啥也不懂的人正在欣赏一个垃圾,可这些大款最后怎么理解我就不知道了,一想到有一个大款最后会把这幅侮辱他的作品带回家时,我就异常的兴奋,但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这幅画没有买家,或许他们看懂了这幅画的含义吧,这其实算是好事,毕竟我最后能做的就是给人们上一课,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已经过去两年半了,我的生命似乎也要走到了尽头,这幅画应该会在我去世以后展出在某个画展上吧,我也不太清楚,我只希望能有真正的伯乐遇到真正的千里马吧。

我是成功人士,或者说,我可能是一幅画,期初我认为这类作品都是没有生命的物件,可现在当我真正的成为一幅画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我以前一直是那么的浅薄,现在的我只希望那些看任何一个作品的人能真正让这些作品活起来,包括看画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