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美术馆在哪里(松美术馆攻略)

古玩收藏 73℃ 0

文 | 陈曦

送走了路易斯·布尔乔亚的“大蜘蛛”, 坐落于北京温榆河畔的松美术馆又迎来了由13位艺术家的精选作品组成的抽象艺术群展,为绿地、青松、白房子的纯色基调增添了绚丽丰富的线条和色彩。

展览主题为:

“Abstraction(s)|隐形于色——抽象艺术群展”。

7月20日开展,将展至11月17日!

松美术馆创始人王中军致辞

华谊艺术公司副总裁、松美术负责人王端表示:“这次群展让我们清晰的感受到艺术家们对抽象艺术传统的延续,以及他们通过不同方式为抽象艺术带来不同程度的创新。”

担心看不懂抽象艺术?且听小编为你划重点:

作为本次展览唯一一位80后。

亚历克斯·伊斯雷尔的画作打了头阵。

步入松美术馆展厅的第一秒。

这幅“落日同款渐变色”的画会给你扑面而来的清凉。

似乎让人从洛杉矶的城市建筑之间。

抓住了一抹动人的抽象晚霞。

《无题(平面)》2013年

丙烯、灰泥,木头、铝框架,陶瓷砖

正在给观众讲解的策展人尼古拉斯·特瑞布雷(Nicolas Trembley)。他表示,正如中文标题“隐形于色”所揭示的那样。从亚洲到美国以及欧洲,松美术馆的此次展览中,艺术家在延续抽象艺术传统的同时也为其带来创新,见证着抽象艺术的生机、多元和向心力。

口红、眼影、腮红、香水,

色号要全,好物要囤,限定要抢。

“买它!”

剁手一时爽,然后开始苦恼:

这么多彩妆,用到过期也用不完啊……

在这次展览中,

大家也会看见三块用不完的“化妆品”。

它们的体积非!常!大!

《眼影腮红盘(2018冬款)》2019年

布面和木面丙烯

《轻柔透纱胭脂(肤色)》2019年

布面和木面丙烯

《玫珂菲腮红盘》2019年

布面和木面丙烯

展厅现场

值得关注的不光是几何图案和明亮色彩的视觉感受。

更重要的是在当代消费主义大环境下。

这组作品所引发的,

有关女性、艺术、以及时尚准则的讨论。

对化妆品背后的欲望与权利结构的质疑。

才是西尔维·夫拉里作品的题中之义。

(看到这里,小编冷静地清空了某宝购物车,是清零的那种清)

生活在当代的我们,

在身体、心灵的疲惫感之外。

双眼其实也承受着负累。

花花世界充斥着五光十色的霓虹。

以及大量图案鲜艳的橱窗和商品。

反而会让人对堆砌的色彩感到麻木。

展览中有一间展厅为你留出没有任何光影的空间。

你在仿佛失明的状态下摸索着走廊墙壁。

最终走入一片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中。

静坐在此时此地,

没有对象,没有图像,也没有焦点。

“那么,观者看到的是什么?是自己在观看的行为。”

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本人如是说。

来品尝他为你精心准备的《樱桃》吧!

(坐在黑暗展厅中的小编满脑子都是BGM:“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樱桃》1998年 空间投影装置

《白色舞蹈》1967年 角投影

绘画和雕塑是两种形式的艺术。

但它们的边界并非如此明晰。

绘画也可以极具雕塑性! 那么这是如何实现的呢?

艺术家图里·斯梅蒂“心机满满”。

在画布下藏好自制的椭圆形木具。

使原本平坦的红、黄、黑纯色画布上。

出现了一个个由光影交织而成的小浮雕。

(小编非常喜欢这组作品,它们让我联想到儿时的木制玩具、沙发靠背等一切质朴得可爱的纯色物件~)

《八个红色椭圆》2015年

布面丙烯

《六个黄色椭圆》2015年

布面丙烯 用中国丝绸来分隔油画? 只有你想不到, 没有艺术家做不到。

约翰·阿姆利德就是如此任性。

随意在画布上倾倒颜料,

用亮片、汽车喷漆加以混合。

这就完成了一组巨幅绘画。

每幅画有中国丝绸轻轻地飘摇。

一件巨型装置绘画就这样诞生了!

装饰与艺术之间,

有时候就是一个巧思的距离~

(中国丝绸还能这样玩……小编忍不住要起立为“一带一路”鼓掌!)

《贝詹姆特》2018年 布面综合材料

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中还有几位亚洲艺术家:

中国艺术家徐渠,

将全球各地纸币上的图案细节。

转换为多彩的抽象构图;

韩国艺术家河钟贤和金昌烈。

用西方的形式来表现东方的主题。

将抒情抽象、波普艺术和中国书法融为一体。

在东西方前卫艺术与传统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徐渠 《货币战争-新和旧的10元人民币》2015年

布面丙烯

金昌烈《水滴》1997年 布面油画

河钟贤《联合17-401》2017年

亚麻布、油彩

这场抽象艺术盛宴上还有哪些“好菜”?

就交由各位亲自去现场探索和品赏啦~

展厅掠影

最后小编还要敲黑板请大家注意——

此展展期为2019年7月20日-11月17日

快拉上小伙伴去松美术馆吧!

注:本文作品图由松美术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