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抑非荷花(抑非居士简介)

古玩收藏 100℃ 0

没骨花鸟创始于北宋徐崇嗣,至清初恽南田趋于成熟。及至民国时期,吴湖帆的没骨法“吴装荷花”雍容艳雅,无与伦比,堪称画坛独步。影响所及,如弟子陆抑非、张守成,外孙女徐玥等,均有没骨法荷花画作传世,而以陆抑非没骨荷花得其师衣钵,又别树一帜。观陆氏荷花,“艳媚”过于其师,而仍未流于“俗媚”,达到了“艳”和“雅”之间的最佳契合。

没骨画法以所谓“粉笔带脂”为特点,故颇适合于描绘清妍艳丽之牡丹与荷花,可完全以“脂”“粉”两种色彩表现之。吴湖帆没骨荷画之难点在于极易流于艳俗,吴氏却能掌控自如者,陆抑非等众弟子学之,当属不易。

陆抑非,名翀,字抑非,别号非翁,斋名崇兰草堂,1908年生于江苏常熟。早年从李西山习花鸟画。1930年,陆抑非随双亲迁沪,经由表亲钱月岚介绍,师从名画家陈迦庵。由此,陆氏以弱冠之年即得以融入海派艺术潮流。1938年,而立之年的陆抑非又入海上画派领军人物吴湖帆之门,颇得器重。此后既可领略吴师珍藏的历代名迹,又有吴师亲授而专营花鸟,其绚丽典雅、艳而不俗、工而不滞的画风终于脱颖而出,遂驰誉沪上。其笔下的千葩百卉,以牡丹最为时人青睐,竟至有“陆牡丹”之称。然笔者认为,陆抑非没骨法绘荷花,尤以20世纪40年代作品在“梅景书屋”弟子中最得其师神韵,甚或有别树一帜之妙。

陆抑非没骨荷花扇

笔者藏陆抑非没骨荷花扇作一柄,白面有“迎祉店王”陈子受所作书法。陈氏为民国时期上海至中商业储蓄银行经理,为赵叔孺弟子、陈之佛从叔,仅以雅爱书画即称誉沪上。此幅王体行楷笔力浑厚,气息醇雅,可与马公愚、沈尹默、潘伯鹰等王体大家相比肩。另面洒金笺陆抑非绘荷花,作于乙酉,即1945年,尽得梅景“吴装荷花”衣钵而自出新意。陆氏在赋色上很好地控制了湿度,用胭脂和白粉,以南田没骨设色笔法,结合撞粉冲水之技绘荷花,渲染出既轻盈又腴润的花瓣,得国色天香之质感:两朵粉荷,一朵含苞待放,一朵吐蕊含珠,堪称穷极其姿,仪态万千,加之以点染法所绘接天荷叶之映衬,清润雅致,丰神绰约。画面整体以其艳丽嫣然而“摄情”,又于绚烂中求天真,显得秀丽而不流于甜俗,氤氲气韵犹在,宛如一曲可视的潮州筝曲“诸宫调”《粉红莲》,而与节奏明朗舒缓之第二段轻三重六调尤为相得,表现的是莲叶舒展苍翠欲滴,芙蓉绽放华丽明媚,使观者意象臻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般的诗化境界而不能自拔。

吴湖帆画扇

比对其师作品,陆氏画荷,用“脂”色尤趋艳丽,设“粉”色更为明快,即对于“脂”“粉”两种色彩的运用更为大胆,加上荷叶之青绿嫩黄,使得画面色彩缤纷亮丽,又藉十足之“脂粉气”,观之“艳媚”实过于师,而竟仍未流于“俗媚”,已然达到了“艳”和“雅”之间的最佳契合,诚不易也。此与北派花鸟画色彩大家王雪涛用色之妙法不谋而合。

就韵味而言,笔者以为吴湖帆作品洋溢着文人气息,故更具唐诗宋词风骨;而陆氏画荷,诗词意境未失,但较少其师作品中常见的蕴藉和矜持,可稍稍以元代散曲韵律比之。其师徒画风之差异,缘因吴湖帆出身显贵,家学渊源,词学精深,自有文人气在;而陆抑非似更贴近大众口味也。

以上特色而外,上述扇作另有两点颇具可观处:

其一,荷花以外,又以工细且稍带写意之笔绘一嫩绿细腰蜻蜓翩翩起舞,欲停于一含苞荷花之上将息玩耍,使全幅画面更趋灵动。此于其师扇作尚未见之,颇合宋人杨廷秀诗意:

泉眼无声惜细流, 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

其二,洒金扇面,使全图于艳雅绝伦以外更添一种华贵气息,为陆氏荷花扇作中所仅见者。其满笺洒金,似荷塘雨丝,清凉拂心。仿佛盛夏午后,荷花满塘,忽而一丝薄云飘至,携来阵阵清风、潇潇雨丝……而阳光犹在,照耀雨露闪烁万点金光也。于是又让人想起宋人杜衍的诗作:

翠盖佳人临水立, 檀粉不匀香汗湿。 一阵风来碧浪翻, 珍珠零落难收拾。

此扇大股双面阳刻吉金文字,又使整扇平添一种古雅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