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印度笈多王朝(印度古代王朝)

古玩收藏 212℃ 0

印度笈多王朝的特点不是巨大的物质财富,也不是复杂的贸易活动。它是由创造力定义的。蓬勃发展的艺术、精彩的文学和杰出的学者只是这一时期的标志性事物中的一小部分。

公元前 185 年,最后一位孔雀王朝国王被暗杀,孔雀王朝帝国崩溃。取而代之的是,印度各地出现了小王国。

在将近 500 年的时间里,各个国家相互交战。在北部地区,当一位名叫旃陀罗笈多的统治者于公元 320 年登基时,一个新的帝国兴起。

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胜利

萨穆德拉笈多是一位伟大的战士,他热衷于征服。他寻求将整个印度统一在他的统治之下,并迅速着手通过在印度次大陆的大部分地区发动战争来实现这一目标。

许多潜在的受害者希望得到怜悯,在萨穆德拉笈多横扫领土时向他进贡并赠送礼物。但几乎没有给予怜悯。

一一击败了北方九王,南方十二王。除了人类的毁灭之外,无数的马匹被屠杀以庆祝他的胜利。

在萨穆德拉笈多的统治下,笈多领土扩张得如此之大,以至于他经常被比作亚历山大大帝和拿破仑等伟大的征服者。但他当然没有单枪匹马取得军事上的成功。

地方分队——每个分队由一头大象、一辆战车、三名武装骑兵和五名步兵组成——保护笈多村庄免受袭击和叛乱。在战争时期,这些小队联合起来组成了一支强大的皇家军队。

笈多成就

但是萨穆德拉笈多不仅仅是一名斗士;他还是一位艺术爱好者。他统治时期的雕刻硬币和刻有铭文的柱子证明了他的艺术才华和赞助。他为古典艺术的出现奠定了基础,古典艺术发生在他的儿子和继任者旃陀罗笈多二世的统治下。

旃陀罗笈多二世对艺术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在他的统治下,艺术家受到如此高度的重视,以至于他们为自己的作品支付报酬——这在古代文明中是一种罕见的现象。也许正是由于这种货币补偿,这一时期的文学和科学才取得了如此长的进步。

那烂陀大学

那烂陀大学成立于印度的黄金时代。这个佛学中心建在佛陀亲自到访过多次的地方,并受到笈多国王的光顾。

笈多王朝时期产生的大部分文学作品是诗歌和戏剧。叙事历史、宗教和冥想写作以及抒情诗的出现是为了丰富、教育和娱乐人们。正式论文的主题范围从语法和医学到数学和天文学。这一时期最著名的文章是《卡马苏特拉》,它根据印度教法律规定了关于爱情和婚姻艺术的规则。

当时最著名的两位学者是迦梨陀萨和阿耶巴多。帝国最伟大的作家卡利达萨 使戏剧充满幽默感和史诗般的英雄主义,将戏剧推向了新的高度。

阿雅巴塔是一位领先于他那个时代的科学家,他勇敢地提出地球是一个旋转的球体,比哥伦布进行他著名的航行早了几个世纪。阿雅巴塔还计算出太阳年的长度为 365.358 天——仅比现代科学家计算的数字多三个小时。

除了这些学术成就,宏伟的建筑、雕塑和绘画也得到了发展。这一时期最伟大的画作是在印度南部平原的阿旃陀石窟壁上发现的那些画作。这些画描绘了佛陀的各种生活。在孟买附近的一座笈多王朝岩石寺庙中,还发现了一尊 18 英尺高的印度教湿婆神雕像。

持久的灵感

尽管笈多王朝的统治者奉行印度教的仪式和传统,但从这些发现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个帝国的特点是宗教自由。该地区有一所佛教大学的证据进一步证明了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之间的和平共处。

笈多王朝在旃陀罗笈多二世的统治下极度繁荣,但在他的两位继任者统治期间迅速衰落。公元 480 年,来自中亚的游牧民族匈奴人发起了一波入侵浪潮。二十年后,笈多王朝所控制的领土所剩无几。公元 550 年左右,帝国完全灭亡。

虽然直到穆斯林的到来,印度才真正重新统一,但笈多王朝的古典文化并没有消失。该地区蓬勃发展的艺术在当时无与伦比,留下的不仅仅是遗产。他们给笈多家族的后代留下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在笈多王朝时期(约公元 320 – 647 年,以笈多王朝命名),诗歌、散文和戏剧取得了巨大进步,数学和天文学也有了重要发现。这是印度历史上一些最著名的创作者的时代,包括五世纪的作家卡利达萨,他的作品影响了几代作家。

这也是五世纪天文学家阿里亚巴塔理论地球自转并计算太阳年为365.3586805天的时期。

普兰是印度教和耆那教传统宗教文学的纲要,由故事和诸神的家谱、民间故事和传统传说组成,在笈多王朝时期日益受到重视。

虽然很难确定普兰的年代,因为它们包含在笈多时期前后许多世纪汇编的匿名文本,但我们知道普兰故事在 笈多年代是一种流行的宗教和文化参考,从艺术和建筑学。卡利达的诗歌和戏剧也经常与普兰中的情节有关。

笈多王朝是雄心勃勃的统治者,到 4 世纪末宣称统治印度北部的大片地区。他们在帕塔利普特拉 (Pataliputra) 建有首都,强大的孔雀帝国(公元前 4 至 2 世纪)和阿育王孔雀王朝(公元前 3 世纪)使用的是同一个古老的中心。

最早和最成功的笈多王朝统治者之一——从公元 100 年开始统治。公元 380 年至公元 415 年旃陀罗笈多穿着华丽,他的马也是,他拿着弓,腰带在他身后飞舞。

这种类型的图像强调皇帝作为征服者的身份,并且包含女神(在这枚硬币的背面,未显示)暗示神圣授权的统治。来自中国的佛教朝圣者法显在这位国王在位期间在印度写下了对帝国繁荣的钦佩,将其描述为一个慈善之地,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医院、休息室和药品。

印度文化的黄金时代

尽管笈多王朝在整个帝国的早年和后期都很重要,但地方统治者在他们的领土上被允许有相当程度的自治权。因此,重要的是不要将笈多王朝的创新和成就与笈多王朝混为一谈,并承认地方王朝的贡献。

当笈多时期的艺术和建筑作品缺少上下文信息时,这一点尤为重要。艺术史学家并没有给这些艺术和建筑作品贴上笈多王朝的标签,而是使用鉴赏方法来了解这些作品的艺术家、赞助人和出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整个时期的艺术发展。

笈多时期被一些早期观察家称为“印度文化的黄金时代”,他们将那个时期数量庞大、质量精良的艺术归功于笈多家族的赞助。

“黄金时代”一词是基于这些作家对理想或古典艺术风格的渴望(以古希腊艺术为例),认为笈多时期之后的艺术不那么古典,过于颓废,有品位。

笈多时代地区王国的艺术发展使这种以欧洲为中心的观点产生了问题。位于阿旃陀和象岛的五世纪和六世纪的岩石切割寺庙,分别在瓦卡塔卡和卡拉丘里统治者的领地内,是突出的遗址,指向笈多时期更丰富、更复杂的艺术史。

这并不是说笈多统治者本身不是艺术和建筑的重要赞助人。位于中央邦(印度中部的一个大邦)的乌代吉里岩石洞穴群是一个特殊的遗址,上面的铭文表明来自笈多法院的赞助。该遗址的 20 个洞穴中有 19 个供奉印度教诸神,其历史可追溯至四世纪和五世纪;一个洞穴供奉耆那教,可追溯到五世纪初。

笈多佛

这个阶段放弃了代表佛陀的非标志性传统,转而支持神化佛陀的描绘,而笈多时期拥有一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学者们认为,笈多佛的风格是从犍陀罗和马图拉佛的风格演变而来的。

犍陀罗和马图拉佛像是贵霜帝国(公元前 2 世纪 - 公元 3 世纪)分别在犍陀罗和马图拉地区发展起来的佛像的不同版本。贵霜统治的领土成为笈多王朝的一部分,这些地区所产生的佛像美学风格当然有可能启发了笈多佛的发展。

将犍陀罗和马图拉风格的特征融合形成笈多像的过程无疑是一个复杂而复杂的过程,已经发展了几个世纪。此外,虽然笈多时期的艺术家似乎在许多方面继承了贵霜帝国的发展,但他们也可能从其他地区和王国的艺术发展中获益——包括以前和同时代的。

记住艺术家和艺术风格可能在历史的不同时期流动也很有帮助。 笈多时期佛陀的特征是肩膀被遮盖,头部满是紧密的卷发,甚至覆盖了乌什妮莎,以及雕刻华丽的光环。

这一时期的济那(耆那教的二十四位大德和圆满者)的形象与佛像非常相似,特别是在紧卷发的渲染上。济那人的姿势和装饰遵循耆那教神圣意象的肖像规定,强调不动和紧缩。

笈多时期雕塑和绘画

除了大量制作佛像外,笈多王朝还以其由赤陶、石头和金属制成的印度教和耆那教圣像而闻名。幸乌什妮莎兵马俑例子包括用于装饰寺庙墙壁的雕塑牌匾。

绘画在笈多时期也可能是一种流行的艺术形式,尽管遗憾的是,很少有例子幸存下来。如果阿旃陀佛教石窟的壁画有任何迹象的话,到五世纪绘画技术已经高度发达。

阿旃陀的绘画也因其所包含的有关该时期艺术成就的线索而无价。我们只要看看壁画主人公的配饰和衣服,以及他们所占据的建筑空间,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当时流行的珠宝、纺织品和世俗建筑的风格。

结论

到六世纪末,军事入侵和领土丧失加速了笈多王朝的衰落。尽管如此,笈多时期在艺术、建筑和宗教图像方面的形成性发展将对南亚和东南亚的艺术和建筑产生持久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