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邮票多少钱一张(中国普票大全)

古玩收藏 166℃ 0

从“中国鸟”普通邮票谈谈世界鸟类普票

(世邮网:张京超),已获授权

2019年11月7日,笔者随陈国成会长走访了普31“中国鸟”普通邮票设计者黄华强老师宅邸,探讨这套经典邮票的诞生过程。言谈中说到鸟类普票在世界范围内发行较多,大家熟悉的多是同时期香港、台湾和日本的鸟类普票,不过真正全球影响较大的当属比利时发行了二十多年的鸟类普票,接近百枚,设计朴素典雅,印刷细致精美,可称经典,在全球现代普票中称之仅次于英国梅钦普票的水平,似不为过,各地集者甚众。结果回家一查,竟然已经发行34年,达到一百多枚。当时也提到了爱尔兰的鸟类普票,以及个人比较喜欢的赞比亚鸟类普票。国成会长亦感兴趣,欣然命题。

鸟类邮票是专题邮票的第一家族,有中国鸟王之称的李伯琴会士收集到3万余枚鸟类邮票,占到全球百分之九十以上,他以15年时间撰写了近千页重达8公斤的大开本《世界鸟类邮票鉴赏大图典》于2007年由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发行,收录了二战后六大洲263个国家和地区上万枚鸟类邮票,可以说是最权威的此类著作,这本指南方便笔者快速查找。

世界最早的鸟类邮票当属1854年西澳大利亚的天鹅邮票,当时的邮票都是普通邮票,图案单一,选取本地特色事物,象征意义大于专题意义。亚洲最早的鸟类邮票应当是日本1875年发行的鸟切手,三枚图案分别为豆雁、白头翁、鹰,形象生动,各有不同,不似普通邮票,像是特种邮票,只是当时并没有这样的提法。中国国家邮政最早的鸟类邮票当属1897年石印蟠龙邮票中高面值的三枚飞雁图,形象生动,但设计者成谜。而新中国最早出现的鸟类普票实际上并非“中国鸟”,而是以民国时期1949年印制的飞雁图银圆基数邮票加盖的改5加字改值邮票,其5角未加盖票竟未得一见。

本文专门叙述比较多枚专为不同鸟类发行的现当代普通邮票,因为发行动物系列普票的国家较多,其中有些在整套中涉及鸟类,实在难以尽录;还有一些较早期发行,全套仅以某一两种鸟图案为主,实在是象征意义较大,也暂略去;并且一些原英属地、拉丁美洲、非洲、大洋洲国家和地区,常发行大套生物专题普票,亦涉鸟类,虽多样且精美,票幅大,然其实际邮政意义却似乎不大,所以也不考虑在此文介绍。笔者有一原则,没有大量信销票的邮票,尤其是普通邮票,实在难以成为收集对象。不过符合上述条件的鸟类普票还是很多,择其精要,挑出比利时、爱尔兰、赞比亚三国大套系列普票进行简单介绍。另有缅甸(1964)、马来西亚(1965)、乌干达(1965)、澳大利亚(1978)、新西兰(1985)、以色列(1992)、摩尔多瓦(1993)、肯尼亚(1993)、伊朗(1999)、葡萄牙(2000)等国的鸟类普通邮票也很有特色,限于篇幅,就不细述了。

笔者将比利时鸟类普票排名第一,不但因数量壮观,设计更十分精美。本套邮票由比利时设计师安德列·布津设计,1985年起发行,历经1999年前的比利时法郎面值44枚,世纪之交的双面值13枚,2002年起的欧元面值48枚、2011年起发行的无面值印制邮资单位邮票13枚。最新一枚于今年3月16日发行,看来今后还会持续发行下去。全部邮票陈列在一起,蔚为壮观,据说国内还没有人收齐,有些不可思议。外国普票笔者搜集面太广,所以一般搞不起新票,尤其近年,面值日高,力不从心,总想着今后慢慢找信销票,数了一下,竟也收集到大半。用放大镜细观之,虽非雕刻版,但细节丰富,层次分明,典型的手绘彩色素描技法,既写实,又不似照片票,设计者之格局,可谓大矣。这组票的典型特征是完全以白色衬底,显出主图明确,各种鸟类形态各异,生动活泼,看似活的一样,百鸟争鸣,与周围景致,浑然一体。若论图案各异,恐怕世界其他普票无出其右。

爱尔兰于1997年起也开始发行鸟类普票,构图与票幅都很类似比利时这套,若说没有借鉴,似乎不大可能,不完全统计,也近百枚。所不同之处是有些面值出品了同图不干胶版本,这是比利时鸟票所没有的。另外由于邮资调整,有些图案使用了两种面值,这同样也是比利时鸟票所无。这套普票同样经过了爱尔兰镑、双面值与欧元三个时期,查询了一下,2003年后,未再发行,应该是已经终结。纵观其设计,鸟类绘法同样精细,不过周边环境细节似有不足,过于简洁,使得色彩丰富程度与比利时鸟票差了一个层次,观感自然会差些。如果没有比利时鸟票的对比,也算可以进入世界排名前列的普通邮票,不过实在太类似,令人大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但绝非画虎不成反类犬,可以说还是十分优秀的。

赞比亚于1987年发行了鸟类系列普通邮票,并且在几年后进行了加盖改值,陈列在一起也是很有规模的。非洲国家的特有动物众多,动物邮票是一大特色,鸟类邮票反而不易出头,而这套普票之夺目还是在于设计。赞比亚是前英属殖民地,在这套邮票上能体现出相应特色,写实而不炫技,这是与很多非洲前法属殖民地国家最大的不同。还是看鸟类的绘制手法,其实细看之下与比利时普票还是如出一辙,西方传统技法应该都是一个师傅。其特色是使用了背景颜色,并且无边框拖累,所有邮票在下方相同位置空白处植入黑色国铭和面值,规规矩矩,典型的英国特点。而比利时鸟票虽然国铭位置相同,面值摆放却随图案或左或右,且往往与背景混在一起。而爱尔兰鸟票国铭和面值的位置更显随意,上下左右皆有,或横列,或纵排,且字体较粗大,相对白色背景有些喧宾夺主。这套赞比亚鸟票反而最易收集齐全,新票和信销票难度都不算大。

列举这三套基本同一时期的鸟类普票的主要原因一是发行周期长,枚数多,成系列,再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绘制水平高,未详述上列亚澳非各国普票的原因是有些设计上过于扁平简单,有些实在是太写实太象照片。下面简述一下与我们所熟悉的“中国鸟”普票的对比。“中国鸟”最大的遗憾就是枚数有些少,其实这个系列是不缺选择对象的,中国特有鸟类品种近百,颜值高的恐怕也过半,未能继续发行实在有些遗憾。这套邮票最大的特色就是黄华强老师的绘制手法,传统的中国画工艺,笔者不知道这算不算受郎世宁所影响的工笔技法,这个特色和西方的素描性写实笔法大有不同,一看就是中国画,细研就知道是中国鸟。笔者认为一部作品能够一目了然的代表国家,是对其最高的评价,这不是来自于特有人物(如现行人民币)或者特有时代气息(如普无号),而是来自于设计者的技巧与水准,对艺术设计的理解和对专业领域的通透。

从这个话题再说说中国普票在世界普票之林的位置。目前中国普票被认可能够有世界级水准的还是“天安门”系列、“祖国风光”系列、“民居”系列这3组。以笔者在国外论坛的交流,应该说其他的中国普票还未能得到认可,其一个重大原因就是风格特色不够鲜明,枚数过少,使用周期不长。“长城”选题和风格都很好,可惜受票幅所限格局有些难堪,实在太过遗憾。“美丽中国”一出曾震动很大,艳丽的配色,突破性的构图和景观的选取角度,大大超过以往相对保守的中国风光邮票。当时传出会每个省市区及特别行政区各出一枚达到三十多种真是令人期待,结果已近7年,仅仅发行两组10枚。随着邮政改革,彩色邮资机戳的大量涌现,自动化程度更成趋势,换版周期临近,恐怕后续难以再有作为。

普通邮票五至十年进行更换是很多国家的规定,不过有些系列长期发行下去才有可能成为世界级的经典。纵观各国生命周期持久的大系列普票还不是英国的梅钦普票,挪威1888年起发行的号角普票,至1997年还有新的版本;丹麦的数字波纹图普票也从1905年延续到2005年,今后仍然有发行新版本的可能。这些普票使用相应年代的印刷技术,时代过渡明显,从古典走进现代,非本国人也一眼就可以认出。

国家邮政的地位在中国今后二十年应还难以撼动,邮票的生命空间还在,但随着物流民营化的竞争大趋势,信件也不再是主流这两个全球都难以避开的课题,邮票,尤其是普通邮票应该如何去吸引更多人使用和收集,应该是值得思考和探索的重要命题。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