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张旭(唐代著名书法家张旭)

古玩收藏 98℃ 0

《肚痛帖》,传唐张旭书,一说为宋僧彦修书,但历来多沿承张旭说。草书,6行,共30字。石通高124厘米(帖高34),宽56厘米,两面刻字。每面分3栏,正面3栏和背面2栏为僧彦修草书,背面下截刻《肚痛帖》,帖下又有宋嘉祐三年(1058年)李丕绪跋文,据此推测《肚痛帖》当刻于此时。《陕西金石志》《西安碑林全集》有著录。现陈列于西安碑林第三展室西侧。

张旭(675-759),字伯高。昊郡昆山(今江苏昆山)人。初仕常熟县尉,后至左率府长史,又称“张长史”。工诗书,晓精楷法,尤以草书知名。性情奇逸,嗜酒如命,传常于酒醉时以发濡墨狂书,故世称“张颠”,杜甫《饮中八仙歌》中有“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之句。张旭的草书、李白的诗、裴旻的舞剑称为“三绝”。

唐蔡希综《法书论》评张旭草书:“就王之内弥更减省,或有百字、五十字,字所未形,雄逸气象,是为天纵。又乘兴之后,方肆其笔,或施于壁,或扎于屏,则群象自形,有若飞动。议者以为张公亦小王之再出也。”

《肚痛帖》疑似是张旭肚痛时自诊的一纸医案。文曰:“忽肚痛不可堪,不知是冷热所致,欲服大黄汤,冷热俱有益。如何为计,非冷哉。”这幅作品开头的三个字,写得还比较规正,字与字之间不相连接。从第四字开始,均一笔到底,上下映带,缠绵相连,感觉越写越快,越写越狂放,越写越奇绝,意象迭出,颠味十足,最后三个字非常突出,线条粗重而残破,枯笔飞白,戛然而止,将草书的境界表现发挥到极致。

此帖首行行气很正,虽然从第二行开始行气均向右下形成斜势——这种斜势在五代以前较为常见,宋代以后往往向左下斜,然而从编者画出的行气中线和边线来看,每一行皆守中而行之,两边出入都不大,亦可见古人书写时,虽然“肚痛,不可堪”,却没有信笔涂鸦,也没有天马行空。虽然痛到不知“如何为计”却依然不忘笔法,自然书写不失庄严,恰合《道德经》“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之旨。

纵观全帖,仿佛是一首无声的音乐旋律,给人以美的享受。明王世贞称:“张长史《肚痛帖》及千文数行,出鬼人神,惝倪不可测。”清张廷济《清仪阁题跋》云:“颠、素俱善草书,颠以《肚痛帖》为最,素以《圣母帖》为最。”这里的“素”指怀素,是与张旭并称“颠张狂素”的另一位唐代草书大家,两者书法的区别在于张旭笔画偏肥,怀素笔画偏瘦。整理:薛鑫

编辑:慕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