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陵隆恩殿(慈禧太后的陵墓在什么位置)

古玩收藏 87℃ 0

普陀峪定东陵(慈禧陵)由裕妃园寝再往西是安葬东、西太后的定东陵。西太后慈禧陵在普陀峪,东太后慈安陵在普祥峪,二陵原皆于同治12年 (1873年)兴建,形制、规模相仿,但慈禧陵于光绪年间全面重修,因此其建筑之华丽精美冠于东陵。

概述

慈禧陵隆恩殿(慈禧太后的陵墓在什么位置)

尤其隆恩殿殿里殿外都装饰贴金彩绘,殿内明柱也盘旋金龙,可谓金碧辉煌;殿前的汉白玉台基中央有透雕 的龙凤陛石,其构图为“凤上、龙下”,充分显现其权势独揽的野心。

慈禧陵地宫目前是清代后陵地宫中唯一开放的,据记载,地宫内随葬有大量的金玉珠宝,其中一对万寿壶共嵌有珍珠1288粒、红宝石56件、蓝宝石18件,被视为稀世珍宝。可惜,民国17年定东陵发生震惊中外的盗陵巨案,随葬品几被盗光,现地宫内仅存空棺一口,而贴金的内壁、石柱也受到极大的破坏,只留形制、规模供游客参观而已。

陪葬品

慈禧是历史上著名的“奢侈”太后,生前酷爱珍珠、玛瑙、宝石、玉器、金银器皿等宝物,死后其棺内陪葬的珍宝价值高达亿两白银。

李莲英是慈禧太后最信任的太监,慈禧死后往棺内葬宝时,他也是参与者之一。李莲英和侄子合写的《爱月轩笔记》中,详细记载了慈禧随葬品的种类、数量、位置以及价值等。

在慈禧棺内,底部铺的是金丝织宝珠锦褥,厚7寸,镶有大小珍珠12604粒、宝石85块、白玉203块。锦褥之上铺着一层绣满荷花的丝褥,丝褥上铺珍珠2400粒。

盖在慈禧尸身上的是一条织金陀罗尼经被,被子用明黄缎捻金织成,织有陀罗尼经文2.5万字。经被上还缀有820粒珍珠,盗墓者拆走珍珠后,就将这条价值连城的经被弃之于地,1979年清理地宫时才被发现。经被之上还覆有一层缀有6000粒珍珠的被子,也是无价之宝。

入殓时的慈禧头戴镶嵌珍珠宝石的凤冠,冠上一颗珍珠重4两,大如鸡蛋,当时就值白银1000多万两,凤冠价值则可想而知;口内含夜明珠一粒,据传夜间百步之内可照见头发;脖颈上有朝珠3挂,两挂是珍珠的,一挂为红宝石的;身穿金丝礼服,外罩绣花串珠褂,足蹬朝靴,手执玉莲花一枝。

在其身旁,还陪葬着金、玉佛像,以及各种宝玉石、珊瑚等。据说,当宝物殓葬完毕后,送葬的人发现棺内还有孔隙,就又倒进了4升珍珠和2200块红、蓝、祖母绿宝石。光这些“填空”的珠宝,就价值223万两白银。

下落不明

据说,慈禧棺内最珍贵的陪葬品要属用白玉雕成、号称可以“烟云流动”的九玲珑宝塔了。

传说慈禧棺内还有4个翡翠西瓜,两个白皮黄籽粉瓤,两个绿皮白籽黄瓤,价值600万两白银。

据悉,慈禧陵中被盗的珍宝或被孙殿英等人用来行贿,或被变卖,或遭毁坏,甚至被走私到国外,绝大多数至今下落不明。

据传,为了逃脱罪责,孙殿英曾把慈禧口中所含的夜明珠送给宋美龄。

而台北故宫博物院中珍藏着一棵翡翠白菜,是其镇馆之宝,很可能就是慈禧陵中流失之物。

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些被盗珍宝到底去了哪里,谁也说不清了。

珍宝大观

慈禧棺内底部铺的是金丝织宝珠锦褥,厚7寸,下面锒大小珍珠12604粒,红光宝石85块,白玉203块,锦褥之上再铺一层绣满荷花的丝褥,上面铺5分重的珍珠2400粒。

盖在慈禧尸体上的是一条织金的陀尼经被。被长280厘米,宽274厘米明黄缎底,捻金织成。全被不但花纹繁多,而且还织有汉字陀罗尼经文25000字。经被上缀有820粒珍珠。盗墓贼拆走了珍珠,将这条价值连城的经被弃之于地,1979年清理地宫时才被发现,免遭危运。在经被之上又盖一层缀有6000粒珍珠的网球被,也是传世奇宝。

慈禧头戴凤冠,冠由珍珠宝石锒嵌而成,冠上有一颗重4两大如鸡蛋珍珠,当时价值白银约1000-2000万两,其凤冠价值可想而知。口内含夜明珠一粒,此珠分开是两块,透明无光;合拢时是一个园球,可透出一道绿光,夜间百步之内可照见头发。专家估计可能是两颗钻石。东陵被盗墓将军挖掘后,此夜明珠被孙殿英送给了宋美龄,以逃罪责。

慈禧脖颈上有朝珠三挂,两挂是珍珠的,一挂是红宝石的。她身穿金丝礼服,外罩绣花串珠褂。足蹬朝靴。手执玉莲花一枝,头前方有蚌佛18尊,头顶一翡翠荷叶,叶满绿筋,如大然一般,重22两5钱4分当时价值285万两白银。头两侧有金,翠玉佛10尊,手边各置玉雕马8匹,玉罗汉18尊。在其尸体旁或足下共有金佛、玉佛、红宝石佛、翠佛108尊,每尊佛重6两;翡翠西瓜四枚,白皮黄籽粉瓤者两个,绿皮白籽黄瓤者两个,估价600万两白银;翠桃10个,绿色桃身,粉红色桃尖,难分真伪。翡翠白菜两颗,绿叶白心,在白色菜心上落有一只满绿的蝈喂,绿色的菜叶旁有两只典色的马蜂,俏色用的恰到好处,独具匠心,稀世珍宝,估值1000万两白银。

棺内最珍贵的是座率纹花,烟云流动用白玉雕琢成的九玲珑宝塔。其尸体旁边还放满了宝石、玉石、红珊瑚树、墨玉荸芥700多件,有些玉料出自新疆如羊脂玉和墨玉非和田而无。当宝物殓葬完毕,发现棺内尚有孔隙,又倒进四升珍珠(8分大珠500粒、三分珠2200粒,二分珠1000粒);红兰宝石、祖母绿宝石2200块,仅这些填空的珍珠宝石就值223万两白银。以上才是入棺葬品的一部分。从1879年东陵慈禧墓完工到地宫最后封闭,其间30余年中,还陆续向地宫内放置了各种奇瑰珍宝,金玉祭品1000多件。孙殿英盗挖两太后墓后至今这些无价之宝不知流落何方。

新疆一块数吨重的大玉为做地宫中放置棺木的寝床,送到库车县境而因故搁置。

据估计,慈禧的随葬品值白银亿两不算过分。

蚌佛--用淡水河嘎的贝壳制成佛状珠核体,置入牡历体内,受到外来异物刺激了牡历,分沁珍珠质将佛状珠核包围,天长日久,珍珠覆盖层逐渐加厚,就形成了珍珠光泽的蚌佛。金木石三绝

慈禧的陵寝是清东陵建筑群中最精美的一座,可称得上是金、木、石三绝。

“金绝”:据《清史》记载,仅三大殿所用的叶子金就达4592两以上,殿内外彩绘2400多条金龙,64根柱上都缠绕着半立体铜鎏金盘龙,墙壁上的五蝠捧寿、万字不到头图案等也全都筛扫黄金。这货真价实的金碧辉煌虽经盗墓者洗劫,但如今依然可见“金绝”的豪华残迹与碎片。

“木绝”:是说三大殿的梁、枋都是用木中上品———黄花梨木制成。这种木质坚硬、纹理细密的木材现在已濒临绝种,其价值称得上是寸木寸金。而慈禧的棺椁更是用名贵的金丝楠木制成。

“石绝”:是指慈禧陵寝的石料一律采用上好的汉白玉,石雕图案更是绝中之绝。隆恩殿的汉白玉石栏板上,都用浮雕技法刻成前飞“凤”、后追“龙”图案。76根望柱柱头全部雕刻着翔凤,凤的下面是雕在柱身里、外侧的两条龙,形成独一无二的“一凤压两龙”造型,寓意着慈禧生前的无上权力。而殿前的凤龙丹陛石雕刻更是石雕中的珍品。

被盗经历

1927年,马福田接受招安,带着其六百余人的匪帮加入奉军,摇身一变为团长。王绍义早年当过修墓工匠,从二十岁起加入匪帮,后来成为马福田的亲信参谋。

1928年6月,在北伐军的打击下,马福田见奉军大势已去,便将其人马拉上山重新为匪,在老家马兰峪打家劫舍。他一边干了几起抢夺钱财并火烧十几家商铺的“小生意”,一边派人潜入东陵窥测动静,看有无盗掘的可能。盗掘东陵是他藏在心中多年的梦啊!这个时候正是奉军退走而北伐军还未开来、东陵没有一兵一卒看护的真空时候,他大喜过望,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绝好时机,此刻不干,更待何时?马福田立即率领匪众开进东陵,开始实现他的多年愿望了。

在短短的几日内,东陵地面残存的所有值钱的物件以及黄花山中的几座皇家墓葬,几乎被他率众匪洗劫一空。就在马福田对东陵内帝后的陵寝正要下手之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孙殿英大帅登场了。

孙殿英本是有来历的人。崇祯十一年(1638年),清兵绕道入长城,深入京都南,进攻高阳城。告老还乡的明朝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孙承宗率家人及全城居民守城抗清,终因清兵势众,城破被俘。孙承宗誓不降清,清军将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活活勒死,接着将孙家满门老小和全城百姓屠杀干净。只有孙承宗四子孙镐一支在城破时逃出一个保姆,带出了个男婴。

这个男婴后在河南永城长大落脚,他就是孙殿英的祖上。

孙殿英因出过天花而得外号“孙大麻子”,他幼时父亲又被旗人杀害,生活贫苦。母亲对他特别溺爱,使其从小养成了无法无天的习惯;长大一点就天天混在赌场,以赌博为生,还练就了任何麻将牌他拿手一摸就知是什么牌的绝活;后来又从事鸦片贩运,并加入河南西部的民间组织庙会道,凭着过人的机灵逐渐混到庙会道的头目。因肯下血本各方打点,他贩运鸦片、制造毒品远销上海,获利极丰。

1922年,“秀才将军”吴佩孚在洛阳时,严令缉捕孙殿英这个大毒贩,他在洛阳不能立足,就逃往陕州。

他纠集了一批土匪、赌鬼、烟贩等组成队伍,称雄一方。为谋取更大的势力,孙殿英先后投奔过豫西镇守使丁香玲、国民军军长叶荃等人,后又转投“山东王”张宗昌,受到同是土匪出身的张宗昌赏识。1926年春,张宗昌与李景林合力向国民军反攻,孙殿英率部袭击了国民军第三军所属徐永昌部,为张宗昌立下了显赫战功,张宗昌即将孙部改编为直鲁联军第三十五师,后又扩大编制,以孙殿英为军长。当直鲁联军在北伐军打击下节节败退之际,善于见风使舵的孙殿英又投靠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团总指挥的徐源泉,孙殿英任第十二军军长。

他变成了国民革命军的军官,率部在河北遵化一带驻防。1928年初夏,孙殿英率部驻扎蓟县马伸桥,这里与清东陵只有一山之隔。

孙殿英的队伍是不属国民党正规军的杂牌军,非蒋介石“亲生”,孙部粮饷被长期拖欠克扣,以至官兵半年没有发饷,军心浮动,常有开小差的事情发生,若再不拨粮款,甚至有哗变的危险。在这一严峻的形势前,孙殿英愁断了肠子,近在咫尺的大宝库清东陵不进入他的视野都难。

即使不缺钱,只要有机会,孙殿英也不会放过东陵宝藏,何况正缺钱的时候?不过现在他毕竟是有人管的民国军官,而不是绿林游匪,不能说干就干。

于是他找到上司、军团总指挥徐源泉,向徐源泉屡屡催饷;徐源泉也没有办法,只能说些空话拖延;孙殿英越催越紧,徐源泉不胜其烦。终于,孙殿英摊牌,说粮饷久不发放,士兵已苦不堪言,有人建议掘开东陵,以陵内珍宝充军饷渡过难关!

徐源泉吃惊过后,也怦然心动,他知道如真的这么干,这个孙大麻子就不用再向他催命一样催饷,更重要的是,财宝肯定也少不了他的一份,于是哼哼哈哈,不表明态。孙殿英知道他不反对,立即召集手下师长谋划起来。

这样,前文提到的马福田、王绍义企图盗宝,正好成为孙殿英进入东陵区的绝妙借口。他马上命令手下师长谭温江,以“剿匪”名义向马福田部发起进攻。两方在马兰峪镇展开激战,马福田部被击溃。马、王二人眼巴巴看着吃不到嘴的东陵宝藏,含恨退走。

随即,孙殿英以搜索敌人、检查武器为名,名正言顺开进陵区。接着,他四处张贴十几张告示,宣布为保护东陵安全,要在陵区举行军事演习,陵区将全行封闭。

在以“军事演习”为名下,陵区严密封锁,震惊国内外的炸陵盗宝开始了。

陵区内那么多座墓,他首先看中的当然是慈禧太后的定东陵,一是因为慈禧太后的穷奢极侈在王朝帝后中最为突出,其陵寝必然豪华万状;二是慈禧太后安葬时间很近,下藏情况民间还有线索,进入地宫比其他陵墓容易。

7月4日首先掘慈禧的普陀峪定东陵。工兵营在陵寝各处连续挖了两天两夜找不到地宫入口。孙殿英派人把当地地保找来。地保听说是要为盗皇陵当“参谋”,顿时吓得脸色蜡黄,但又惹不起这个军长,只好说自己也从来不知地宫入口,此事老旗人也许知道。孙殿英感到有理,他立即派人找来五六个老旗人。

这些老人也不知道入口,孙殿英以为他们是不肯说出秘密,开始还好言哄劝,然后就用鞭子抽、烙铁烙。老人哪经得起这样的折磨,不到半天工夫就死去两个,有一个实在受不了,道出了离此地十多公里有个姜石匠,曾参加修筑陵墓,兴许还能记得进地宫的位置。

为了不让外人知道地宫入口,古时修筑皇陵最后一道工程的匠工,往往都会在竣工之时被埋在地下,以求秘密永不外泄,这也是封建皇权极端凶残的表现。

而这个这姜石匠实在命大。慈禧入葬时,在工匠中挑出八十一人留下作最后封闭墓道,并告诉石匠们可以从另一事先挖好的隧洞出去。工匠们立即知道死期将至,既然被选中干最后一道工序,就别想活着出去。姜石匠几天前乡里人给他带信,说他老婆给他生了个独生子,现在要他连儿子也没看一眼就死去,无论如何也不甘心。他在搬动石头时走神,脚下一滑,一块大石头砸在身上,当场就昏死过去。当时正忙碌中的监工以为他死了,怕玷污了金券(即寝宫),赶紧叫人拖出去扔到荒山坡。姜石匠醒来时发现自己不在陵墓工地,又惊又喜连滚带爬跑回家,这样捡了一条命,并保存了地宫入口的秘密。

六十出头的姜石匠突然被几个军人请到东陵来,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孙殿英对他说,请指点一下进入慈禧寝宫的墓道入口就送你回去。

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本来应该对刨慈禧坟感到大快人心的姜石匠就是一言不发,孙殿英百般引诱也不起作用。孙殿英火了,搬来刑具准备用刑,转而一想,如果姜石匠跟那两位老旗人一样经不住用刑死了,还有谁知道墓道入口?于是他转睛一想,把桌子一拍:“不说?把你儿子抓来,看老子不扒掉他几层皮!”这招抓住了姜石匠最脆弱处,还没等士兵出门,他就一声哀嚎,竹筒倒豆子般吐露出了秘密。

在姜石匠的引导和炸药的千钧神力下,硝烟弥漫中,做为永久性工程的坚不可摧的定东陵敞开在这群匪兵前,统治中国半个世纪之久的慈禧太后的神秘陵寝大难临头。

不必去描述地宫宝藏的繁盛与珍贵,中国最顶尖的物质财富几乎都集中在这里。进入陵寝的士兵每人手上本都拿着一只大电筒,而在满室珍宝光芒的映射下,电筒的光全都失去了作用。

所有殉葬宝物很快全部被一抢而空,匪兵又发疯般刀劈斧砍,将慈禧的棺木打开,满棺的珍宝陪伴着这位面色如生的中国近代第一女强人。然而,此时的慈禧太后不过是一具任人蹂躏的僵尸罢了。她的嘴里含有一颗巨大的夜明珠,据说正是这颗夜明珠致尸身不腐。士兵伸手去取,不料宝珠向喉咙滑去;于是,几只粗黑的大手按住她的头颅,一只拳头击在她的脸上,咯咯两声,慈禧满嘴牙齿尽落,宝珠却未滚出;再是几根大手指粗鲁地掰开她的嘴,宝珠抠出时,她的脸颊也被撕破。

劫取棺内宝物过程中,她的尸骸被抛出棺外,脸朝下趴在泥水中,一手反扭在身后。

无尽宝藏展开在眼前,众官兵发疯般劫掠着。孙殿英规定先将宝物集中再分配,谁也不得私藏。但在这旷代财富的强烈刺激下,人们哪里还能控制自己?孙殿英咬牙切齿,下令谭温江向疯狂撕抢的官兵们开枪扫射,尸体不断倒下,终于控制住了局面。然而还是有人将珠宝偷藏在内衣里,含在嘴里,甚至塞在肛门里……

这可能是史上最著名的盗墓活动。在那阴森神秘的地下墓穴里会发生什么,留给人们极大的想象空间。最令人瞠目的传说,可能不是墓内宝物的神奇,而是慈禧太后被奸尸!

据说,慈禧棺木打开后,看到她面色如生,肌肤白皙饱满,一名盗墓士兵居然动了兽欲,扯下裤子就行奸;不料尸身因见空气,瞬间萎缩如鬼,让这个性欲超强的盗墓兵立即败了兴。

生前最为穷奢极欲的慈禧定东陵盗毕,孙殿英又命去挖清朝最盛时期乾隆皇帝的裕陵。挖法与前一样,也是用炸药开墓道入口。

乾隆的地宫果然规模更大,更富丽堂皇。开棺之后,死去一百二十九年的乾隆尸身已腐,仅剩发辫、头骨和肋骨等。匪兵们同样迅速将满室宝物抢劫一空。

和慈禧墓中不同的是,乾隆是清代最为风雅的皇帝,他的陵寝内还有多幅珍贵字画。匪兵只识金银珠宝,这些艺术珍品被野蛮地毁坏殆尽。

孙殿英还想盗掘顺治的孝陵,因听说顺治帝于生前出家在五台山为僧,该陵里的棺系空棺,没有宝物,便没有下手。接着再准备盗康熙的景陵,不料还未挖到地宫,就流出黄水,越流越汹涌,顷刻间地上已积水二尺多深,匪兵们就没敢再继续。

以军事演习为名严密封锁着的清东陵内,经过七天七夜的疯狂盗掘,7月11日,孙殿英满载而归。

以上内容均摘自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