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壁画九色鹿图片(九色鹿的图片敦煌壁画)

古玩收藏 160℃ 0
九色鹿经图 北魏《九色鹿经图》局部 敦煌257窟西壁中层

96cm × 385cm

《洛神赋图》的手卷形式决定了它是一点点被展开阅读,所以需要依次描绘,而作为壁画的《九色鹿经图》是一下子出现在观者眼前,首先用最有力量的画面吸引观者的注意力,再让他们寻找情节的顺序以作阅读,也是符合壁画的特性。同一时期另外一些画作的构图还有不同的构思独特之处,完全是出于画作本身的形式、视觉效果而定,这是后代很多画家难以做到的,让人不禁对这些无名的艺术家们由衷地敬佩。

有人说走一次敦煌,就像阅读了一遍中国艺术史,此话颇有道理。敦煌位于甘肃西部,自汉代以来一直就是中国交通枢纽,虽然现在听起来很是遥远,但在原来却是十分繁荣。关于敦煌莫高窟的开凿,大家现在接受的都是唐朝李怀让《重修莫高窟佛龛碑》的记载,那里面说,在前秦建元二年(366年),沙门乐傅戒行清虚,当他行至此地时,忽然看见鸣沙山在一片金光中化现出千佛状,于是开始在这里修造洞窟,由此开始,丹青千壁,代有继作,共11个朝代有画迹保留。现在保存下来的石窟中早的可以将开凿年代追溯到五世纪初的北凉。我们一般将隋朝以前约200年时间中营建的洞窟视为早期的莫高窟,现存共有36个,其中北魏12个,可见北魏时期佛教之盛。《九色鹿经图》是北魏洞窟、也是敦煌所有洞窟中最优美的一幅画作。

这幅《九色鹿经图》绘于敦煌257号洞窟的西壁中部,中间有中心柱的石窟是敦煌北朝洞窟的主要类型,这种居中凿建塔柱的洞窟,僧人与信徒可以绕着塔观像、行供养礼,就像今天仍然有北京信佛教的人们会绕一绕白塔寺一样。北朝的敦煌石窟壁画大体上都有一个整体布局:四壁中层画佛像和情节性的故事画作为壁画主体,下面画供养人和药叉,上方画宫乐,壁画中部空隙处则满布千佛。其中情节性的故事画是这个时期最重要的类型,就像在绢上作画的顾恺之、杨子华;在砖刻上描七贤的工匠一样,这个时期的画家似乎尤其擅长用绘画来给人们讲故事。这时期敦煌故事画现存约20种,近30幅,讲的故事可以分为三类:佛传故事、因缘故事和本生故事。本生故事讲的是释迦牟尼降生以前各个世代教化众生、普行六度的种种事迹,也就是说的是释迦牟尼的前世故事。《九色鹿经图》就属于这一类,257窟壁画内容的安排与上述提到的北朝典型是完全一致的。

看到这张画你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如果对中国动画稍有关心的朋友就会惊喜地在这里发现早时的好友——美丽而善良的九色鹿。在上世纪80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就是根据这段壁画制作了动画片《九色鹿》,过去很多年了,那只美丽、温柔的九色鹿似乎还在深蓝色的天际驰骋,偶尔会回首一望……故事情节可能也因为这部动画片而妇孺皆知:古印度恒河边,有一只美丽的鹿,她身上的毛色有9种奇妙的颜色。一天,九色鹿在恒河里奋力救上一个溺水的人,当溺人要报答时,九色鹿只说要求他保守秘密作为回报。王后在梦中见到了漂亮的九色鹿,想用多彩的鹿皮做褥子,用鹿角做佛柄。国王爱妻心切,便昭告天下寻找九色鹿。重赏之下,溺人禁不住向国王泄露了秘密,并带着国王和军队来捕杀九色鹿。九色鹿虽然有好友乌鸦通知,可是还是没有来得及避开,当她见到领队的溺人时,悲愤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用人语将事情的原委对国王讲述了一遍,被感动的国王从此下令任何人都不得伤害、捕捉九色鹿。而那个溺人因为食言,浑身长疮,口中恶臭,而在动画片里更是掉进泥沼,永不翻身。《佛说九色鹿经》里佛最后说:"尔时九色鹿者我身是也。尔时乌者今阿难是。尔时国王者今悦头檀是。尔时王夫人者今先陀利是。尔时溺人者今调达是。"不仅将自己的前身说得很清楚,而且将故事中每一个角色都安上他身边与故事中身份相符的人物。

在很熟悉情节的情况下来看这幅画作,可以发现画家对于情节安排的顺序是别具一格的。我们很熟悉的是像《洛神赋图》那样从右至左,展卷一点点读来,一卷读完,一段凄美的爱情也刻在心底。《九色鹿经图》描绘了故事的8个情节:救人、溺人行礼、国王与王后、溺人告密、捕鹿途中、休息的九色鹿、溺人指鹿、九色鹿的陈述。可是它并不是依循情节的发展与手卷中自右而左娓娓画来,而是将故事的高潮即"九色鹿的陈述"安排到画面的中心位置,在它的左面自左而右是救人、溺人行礼、休息的九色鹿3个情节;右面是国王与王后、溺人告密、捕鹿途中、溺人指鹿4个情节。画面这样的处理使得高潮部分极富感染力。可见,当时画家们对于作品中的时空安排非常自由而灵活。

为了要突出"九色鹿的陈述"这段情节,它两面情节在构图上都有一定向中间倾斜的安排,而其中人物、车马、山水背景,包括九色鹿自己的动作都将观者的目光最后集中在中心位置上。虽为九色,画家画鹿以白色为主色,再用石绿、赭石在鹿身点彩示其九色,所以在整体上,鹿的白仍然与国王骑的黑马在颜色上形成极强烈的对比,而国王与马表现得较为丰富并富有动态,又是对于单纯而静态的鹿的一种衬托,让人感觉到九色鹿的沉静与善良。画家用的都是矿物质颜色,在中国画中被称为"石色",因为都是从矿石中提炼而出。这种颜色的特点是覆盖性极强、色彩感觉很饱满而醇正。《九色鹿经图》用石绿、朱砂、赭石等数种石色,与黑和白两种最稳重的颜色在不同的形中不断穿插、搭配,使得画面凝重沉稳;而构图中山石、河流、人物飘带等因素又使得画面稳重中不失灵动,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一幅让人心怡的画作。

敦煌灵严净域,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中简籍不载,往哲无闻。只是到了19世纪末的晚清,匈牙利人斯坦因、法国人伯希和先后在敦煌收取经卷,才渐渐为人所知。美丽的九色鹿在深深戈壁滩上独自美丽了千余年,也为我们保存了一段最珍贵的艺术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