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谷会盟(夹谷会盟的夹谷是哪里)

古玩收藏 110℃ 0

相会“夹谷”村,寻访“会盟”地

郭念奎

2023年7月8日骄阳似火,热浪滚滚,我随着莱芜区作家协会顶着烈日、冒着酷暑,走进牛泉镇绿凡崖村采风,探寻2500年前“夹谷会盟”遗址,并参加“夹谷会盟”文化传承大会。

绿凡崖村是史书所记载的当时的“夹谷会盟”处,隶属莱芜区牛泉镇,位于莱城西南15公里处,坐落于“南北一条峪,东西两面山”的夹谷峪最狭窄处,峪两岸山势险峻、巨石壁立。谷底的云凤河常年流水潺潺,向北流入鹁鸽楼水库。这里绿树环绕,云台山、笔架山景区点缀其中,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村庄依山傍水,景色秀丽,村民和谐,民风淳朴。

我们驱车先来到院耕·鹁鸽楼民宿地集合,然后乘中巴车来到了绿凡崖村头的广场。一进广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大理石牌坊,顶部镌刻着“二龙戏珠”雕塑。牌坊两边有一副对联,上联是“万世文章祖”,下联是“历代帝王师”。正前方不远处与牌坊正对着有一尊孔子的塑像,孔子交手而立,栩栩如生,像是在杏坛授课。

站在绿凡崖村广场那棵国槐树荫下,地方文史专家,该村老教师邢业友先生为我们讲述了2500年前发生在此地的“夹谷会盟”故事以及“夹谷会盟”遗址发现过程和确凿证据。

莱芜历史上曾经两度留下了圣人孔子的伟大足迹,他早年曾来观季札葬子之礼,为维护周礼奔走呼号,晚年来夹谷参加了著名的夹谷会盟,展现了杰出的政治风范。在《左传·定公十年》以及《史记·齐太公世家》等典籍中都有关于夹谷会盟的记载。

所谓会盟就是古代国与国之间以及社会势力群体之间,为了化解矛盾、协调行动、达成协议而举行的交际活动。特别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因为各国之间矛盾错综复杂,为了解决矛盾各国会盟十分频繁。

公元前500年的这次齐鲁会盟,是齐国发起的,目的是想借会盟之际,挟持鲁国国君,达到自己的目的。

事情还要从孔子在鲁国从政说起。鲁定公九年(公元前501年),这时孔子51岁,被鲁定公任命为中都(今山东省汶上县)宰,治理中都这个地方。孔子到任后,改良地方风气,革除一切陋习,引导百姓预防水旱灾害,仅仅一年的功夫,中都邑被治理得百废俱举,男忠女贞,商业繁盛,万民乐业,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鲁定公对孔子的政绩非常欣赏,一年后马上任命他为大司空,继而任大司寇。

孔子的政绩四处传扬,自然也传到了齐国。这时齐国的国君是齐景公,他很有雄心,希望扩大齐国的霸业。他听说鲁国在孔子的辅佐治理下日渐繁荣,十分着急。相国晏婴建议以祝贺鲁国大治为名,与鲁君会盟,齐鲁修好,威震东方,这样对齐国的安全也有利。齐景公同意了晏婴的建议,决定与鲁国举行会盟。

齐国大夫犂弥对齐景公说:“鲁国任孔子为司寇,其势对齐不利,鲁国的强大将会对齐国造成威胁。孔子虽然知礼但却无勇,若使用莱人以兵劫持鲁侯,一定能够如愿。”

鲁国接到齐国的国书,考虑再三,鲁定公决定赴会。按照惯例,两军会盟这样的重要外交事件,应该有上卿担任傧相陪同国君,但鲁国上卿一听要到边界去会齐侯,早就吓得心惊肉跳,就把这个危险的差事推给了孔子,理由是孔子十几年前去过齐国,对齐国比较了解,让他担任傧相再合适不过。鲁定公召见孔子。孔子虽知艰险,但没有推辞。他对鲁定公说:“臣闻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会盟虽非武事,但也不可无武备。请左司马跟大王赴会。”鲁定公同意孔子建议,让两位将军随行,并在夹谷附近部署军队以应变。

会盟开始,齐鲁两国国君相互揖让而登坛,互献礼品和敬酒酬答。这时齐国的司仪按照犂弥的安排请奏四方之乐。于是齐国带来的莱夷舞士手持刀枪剑戟鼓噪而上。孔子见势不妙,先引导定公退出,然后登上盟坛两级,举起衣袖厉声喝道:“我们两国国君正在举行友好会盟,却让俘虏以武力来捣乱,齐国如此不顾礼仪,如何能够号令诸侯?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俘不干盟,兵不逼好,这是各国都守的规矩,齐国千万不要坏了规矩!”齐景公听到孔子义正辞严的话后心中感到非常惭愧,只好摆手让乐队退下。接着齐国又以奏宫中之乐为名,让娼优和侏儒在盟坛前嬉戏逗乐,寻机劫持鲁定公。这时孔子忍无可忍,快步疾行而前,厉声喝道“以无知小人祸乱诸侯者,其罪当诛!请右司马立即行刑!”这时,鲁国左右司马立即将齐国的娼优执行腰斩。齐国劫持鲁定公的计划破灭。

齐国不甘心,在准备盟誓时,又在盟书上加上一句话说:“如果齐国军队出境,你们不率领甲车三百辆跟随我们的话,就算违约。”孔子知道断然拒绝免不了被指责 齐国趁机要挟就麻烦了。他说:“会盟讲的是平等,齐国新加的条件,鲁国完全同意。但鲁国也要加一条:如果齐国不归还鲁国汶阳、龟阴之田也算违约。”齐国无法拒绝,只好同意写进盟约。

会盟结束后,齐侯准备设宴招待鲁定公。如果拒绝是严重的失礼。可是如果去赴宴说不定会出什么麻烦。孔子想了想说:“齐鲁两国的传统礼节难道大夫不知道吗?贵重酒器不准带出宫门,乐钟也不能在荒野演奏。假如宴席上使用贵重酒器,那肯定要违背礼仪;如果不用贵重酒器,虽然不违礼,但宴席上的一切就会太过简陋,这就有伤国君的颜面。其实宴客就是为了发扬君主的威德,如果宴会不能发扬威德,倒不如干脆不办。”齐国只好取消宴请。

鲁定公听从孔子的建议,当晚离开夹谷,在鲁军的策应下连夜回国。

夹谷会盟,有惊无险,而且还有意外收获,不费一刀一枪收回了汶阳、龟阴之田。孔子的机智、勇敢深得鲁定公的欣赏。夹谷会盟给孔子带来了极高的声誉,虽然他的从政时间很短,犹如昙花一现,但也充分证明了孔子卓越的政治才能。他据“礼”力争的智慧对弱国外交、后世谈判都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邢业友老师大约70来岁,高高的个子,身形瘦削,但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他对着我们侃侃而谈,如数家珍。耳畔听着他绘声绘色的讲述,眼前仿佛出现了2500年前发生在这里的惊心动魄的会盟情景:车麟麟,马萧萧,鼓角争鸣,刀光剑影,孔子临危不惧,义正辞严,唇枪舌战的形象在我脑海中逐渐清晰高大起来,令人高山仰止。

据邢老师介绍,绿凡崖村最早被叫作“夹谷村”,是为了纪念“夹谷会盟”在此地举行。该村村前土地庙西侧曾立有一块千年古碑,碑文中就刻有“夹谷村”三个大字。此碑在20世纪60年代初,因妨碍种地被砸破,现仅寻找到碑的左下部。“夹谷村”之名是来自村西南的一条名为“夹谷子”的山沟(现在人们叫它“夹沟子”)。后世为纪念“夹谷会盟”的历史功绩,遂将“夹谷村”改为“议和沟”后又演变为“义河沟”。“义河沟”之名一直沿用到明末清初。在邢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村史馆以及白衣观音庙,有很多资料证明了此地确实是“夹谷会盟”遗址。在白衣观音庙,有块明朝万历四十七年四月修建的石碑上,赫然雕刻有“义河沟”三个字。清朝初年,义河沟又有“绿”姓人家迁此定居。由于村西河边有一座状如明矾的山崖,于是将村名定为“矾崖”,又因绿氏家族在此居住,义河沟便更名为“绿矾崖”。后来又把“矾”字的“石”字旁去掉,一至沿用至今。

下午我们参加了由“山东孔子学会”、“山东省社科院国际儒学研究院”、“山东省济南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山东省济南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济南市莱芜区文联(区社科联)”、“济南市莱芜区文化和旅游局”、“济南市莱芜区牛泉镇党委、政府”、“垂杨书院”承办的“夹谷会盟”文化传承大会,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人数之众,规格之高,可谓意义重大。会上我们聆听了全国人大代表、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特聘教授、儒学研究专家杨朝明先生的视频演讲,北京大学教授、儒学研究专家、国学大师梁漱溟先生长孙梁钦元,曲阜师范大学原校长、国际《尚书》学会副会长傅永聚,尼山世界儒学中心副主任康承宝,孔子第77代孙、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会盟文化研究专家孔许友的主旨演讲。专家们的演讲围绕“夹谷会盟”以及会盟文化深入浅出,精彩纷呈,令人耳目一新,赢得了与会者的阵阵掌声。会上还进行了圆桌研讨,由王蔚先生主持,来自我省的著名文化学者、作家张期鹏等参加了研讨。研讨会活泼生动,妙趣横生。整个传承大会令人深受鼓舞,决心把“夹谷会盟”文化传承下去,保护非遗资源,加大宣传力度,打造莱芜新的历史文化旅游特色景点。

上午我们还参观了中共山东省工委旧址党性教育基地,山楂之恋田园综合体山楂博物馆,收获满满,真的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