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军水浒传(攻打无为军起因经过结果)

古玩收藏 83℃ 0
□胡杨

宋江提出要打无为军,是在穆太公的庄上。

无为军水浒传(攻打无为军起因经过结果)

当时,晁盖他们刚刚在江州劫了法场,在浔阳江边杀出了一条血路,救了宋江与戴宗的性命。

小说第四十一回写道,晁盖、宋江他们率领众人杀退了前来追捕的江州官军之后,从白龙庙上船,一帆顺风来到了穆太公的庄上。穆弘就宰牛杀羊,热情款待各位好汉。

席间,宋江起身对众人说道:“小人宋江,若无众好汉相救时,和戴院长皆死于非命。今日之恩,深于沧海,如何报答得众位?只恨黄文炳那厮搜根剔齿,几番唆毒,要害我们。这冤仇如何不报?怎地启请众位好汉,再做个天大人情,去打了无为军,杀得黄文炳那厮,也与宋江消了这口无穷之恨。那时回去如何?”

晁盖道:“我们众人偷营劫寨,只可使一遍,如何再行得?似此奸贼已有提备,不若且回山寨去,聚起大队人马,一发和学究、公孙二先生,并林冲、秦明,都来报仇,也未为晚。”

宋江道:“若是回山去了,再不能够得来。一者山遥路远,二乃江州必然申开明文,各处谨守。不要痴想,只是趁这个机会,便好下手,不要等他做了准备。”

宋江为了报一己之仇,想趁势去攻打无为军,杀了黄文炳,以“消了这口无穷之恨”。

但是,晁盖却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

晁盖的理由有三条:

一是,偷营劫寨的方法只能用一次,如果故伎重演,那么,成功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二是,现在劫了江州法场,江对岸的无为军可能已经有了防备,如果此时起兵攻打,时机可能不够成熟。

三是,现在手头人马不多,力量不强,不如先回梁山,聚集起大队人马后再来攻打无为军,这样成功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了。

可是,宋江却并不认同晁盖的想法,宋江觉得这个仗还是可以打的。

宋江的理由也有三条:

一是,梁山与江州路途遥远,如果这次回梁山去了,那么,再来江州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二是,此次劫了江州法场,朝廷必然会对梁山严加防范。回到梁山之后,如果再想领兵前来江州攻打无为军,那么,朝廷一定会严加防范,一路上肯定会设置重重障碍。

三是,江州一战,宋江他们已经打出了威风,直杀得江州官军尸横遍野,血染江红,吓得躲在江州城里好几天都不敢出来。所以,这次攻打无为军,可以说是个绝佳机会:一则可以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二则江州官军未必会出城过江前来打援;三则可以打无

为军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打无为军的胜券应该还是在握的。

宋江的话音一落,那个铁杆“宋粉”花荣就立马表态支持,说道:“哥哥见得是。”

然后,接下来的话题就不是要不要打无为军,而是怎样打无为军的问题了。

那么,宋江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去打无为军呢?宋江打无为军的目的,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杀了黄文炳,以报自己的一己之仇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宋江坚持要打无为军,从表面上来看,就是为了杀了那个“说黄道黑”的黄文炳,“消了这口无穷之恨”。但实际上,宋江是想借此机会,来确立自己的威信,好让自己上了梁山之后能够站稳脚跟。

因为,宋江此时已经下了上梁山的决心了。

因为,宋江已无路可走了。

但是,我们在相关文章中已经分析过,梁山对宋江来说,却又有着重重危险。精于世故的宋江,早就从梁山的行事风格中,嗅到了梁山上那丝若隐若现的凶险。

宋江忘不了梁山派刘唐月夜走郓城的杀机,也忘不了梁山让戴宗江州送假信的阴谋,更忘不了在清风山上燕顺对宋江所说的那番话。

小说第三十二回,宋江在清风山初见燕顺时,燕顺对宋江说道:“仁兄礼贤下士,结纳豪杰,名闻寰海,谁不钦敬!梁山泊近来如此兴旺,四海皆闻。曾有人说道,尽出仁兄之赐。”

燕顺说这番话的目的,是想表示对宋江的尊敬,哪里想到却说得宋江是心惊胆战。

因为,私放晁盖是宋江心底里最为隐秘的一个机密。当初宋江之所以要怒杀阎婆惜,就是因为阎婆惜扬言要向郓城县告发宋江私通梁山的罪状。

在宋江看来,晁盖他们抢劫生辰纲,反上梁山泊,犯的是“灭九族的勾当”。如果谁私通了梁山的反贼,那也是犯了谋逆大罪,做下了“天字第一号官司”。所以,宋江对自己东溪村的这一节往事,一直是讳莫如深,绝口不提的。

小说第二十二回,宋江在沧州横海郡第一次见到柴进时,只是同柴进讲了杀阎婆惜,一句也没提及私放晁盖这件事。因为,曾经身为押司的宋江,深知此事的干系甚大,来不得半点的马虎。

可以这样说,如果宋江或晁盖他们对此事都能守口如瓶,那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江湖上应该是没人会知道宋江私放晁盖这件机密事情的。

可是,在清风山上,宋江却亲耳听到燕顺说出了“梁山泊近来如此兴旺,四海皆闻。曾有人说道,尽出仁兄之赐”这样让宋江听了心惊肉跳的话语来。

那么,那个在江湖上散布宋江私放晁盖这一消息的人,会是谁呢?到底是谁,在加害他宋江呢?

在宋江看来,这个在江湖上散布消息的人,百分之百就是晁盖他们。

如果说,之前宋江之所以不愿上梁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宋江担心自己羽翼未丰,怕上了梁山之后遭人暗害。

那么,现在宋江既然已经下定了要上梁山的决心,宋江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确保自己在梁山上的绝对安全。

而宋江要确保自己在梁山上绝对安全的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要尽快确立自己在梁山的威信,从而有效化解针对自己的各种不利因素。

各位看官,说实话此时的宋江,由于过多地考虑自己上梁山后的安全问题,而深深地误会了晁盖对他的兄弟真情。

其实,晁盖对宋江是真心不错的。否则,晁盖就不会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千里迢迢地奔袭江州来劫法场了。

可是,现在这个刚刚逃出法场,坐在穆太公庄上准备上梁山的宋江,却不这样想。宋江想的,只是如何才能尽快树立自己的权威,确保自身的安全。

于是,花荣不顾晁盖的反对,第一个赞同宋江攻打无为军的提议后,小说接着这样写道:“只说宋江自和众头领在穆弘庄上商议要打无为军一事,整顿军器枪刀,安排弓弩箭矢,打点大小船只等项。”

小说编写者在这里只用了一个“自”字,就既写出了宋江的擅权,也写出了晁盖的无奈。

作为梁山泊主兼江州劫法场行动总指挥的晁盖,此时在攻打无为军这样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上,竟然奇怪地失去了话语权。

因为,这个时候整个行动的

指挥权,已悄然落到了宋江的手里。

那么,此时的晁盖为什么会乖乖地交出行动的指挥权呢?

因为,与宋江相比,他晁盖的指挥能力实在是太弱了,两人根本不在一个能级上。

而且,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让晁盖更加地不堪,那就是此时坐在穆太公庄上的二十九位好汉,真正能够听从晁盖指挥的,也只有刘唐、杜迁、宋万、朱贵、阮氏三兄弟和白胜这八个人。其余的好汉,除了宋江,要么是清风山系的,要么就是江州派的。可见,宋江的话语权已明显要大于晁盖了。

攻打无为军这一仗,果然如宋江所料是大获全胜。这一仗对梁山今后的战略走向,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可以这样说,宋江正是借着这一仗,迅速确立了自己在梁山上的威信。而晁盖也正是从这一仗开始,被宋江一步步地架空了。

正是这一仗,第一次让梁山好汉们认识到了宋江的军事指挥才能。也正是这一仗,让吴用清醒地意识到,梁山今后的发展格局,必将发生重大的变化。

吴用是个自我实现欲望极为强烈的人。他一直幻想着能通过梁山这一大平台,来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所以,吴用要处心积虑地扫除自己前进道路上的任何可能的羁绊,包括这个曾经的郓城县押司宋江。

但是,吴用通过宋江攻打无为军这一仗,才清醒地意识到,只有跟着宋江,自己才可能会有更加灿烂的前途。

于是,宋江攻打无为军获胜后,作为晁盖曾经的铁杆兄弟,吴用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弃晁投宋的决定。

所以,等宋江一上了梁山,吴用立马就成了宋江的坚定支持者,从而构筑了影响梁山战略走向的宋吴体系。

可见,攻打无为军这一仗,宋江可以说是取得了“一箭双雕”的奇效,既报了自己的私仇,痛痛快快地杀了黄文炳;又打出了自己的威信,让梁山的众位好汉对宋江更加地刮目相看。

于是,经过攻打无为军这一仗,宋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上梁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