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虎不成反类犬意思(打虎不成反类其犬意思)

古玩收藏 61℃ 0

私下里感叹,那个叫东施的女子委实有点冤,看见邻女西施走路皱眉捧心的样子以为美,禁不住爱美之心的驱使暗暗学了一回,这事本不打紧,经庄子一渲染,影响可就大了,从两千年前流传至今,“东施效颦”一直是模仿别人非但模仿好,反而出丑的代名词。

画虎不成反类犬意思(打虎不成反类其犬意思)

爱美是人之天性,东施虽不可能模仿出西施第二,甚至学美不成,反搞得比先前更丑,但她的这种心态让人容易理解。比较起来,倒是现今一些人的行为之举令人大惑不解。如果追求的是一种美好的东西,也没什么可非议的,偏偏是一些低俗的、毫无价值可言的东西,甚至有悖于社会道德风尚,这“照猫画虎”画得连猫都不像,非虎非猫,不知是什么东西。

前几日,笔者在大街上走,忽听背后有“呼哧呼哧”的声音,回头看时,一位中年妇女牵着一条狗走过来,那条狗高大、威猛,身上长着浓密的长毛,吐着长长的舌头,行人纷纷避让。有一年轻好事者大概是想唬一唬,朝着那厮跺了跺脚,那厮夹起尾巴就往主人腿间钻。狗没一点狗性,其主子倒耍起虎威来,当街拉出一副干仗的架式破口大骂,其龌龊不堪入耳。

我一直挺抱憾,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虽然酷爱“追风”,好似不跟着学一遭就会落伍,不照着画一番就没了主心骨似的,却偏偏学什么不像什么,学什么糟蹋什么。记得市场刚刚搞活的头些年,人们瘪惯的腰包忽然鼓了,一时竟不知学什么好,有人急着把酒柜搬进了书房,有人则赶着把孩子往“贵族学校”里送,恐怕耽搁了前途。而有人,则连才牙牙学语的孩子的洋名都起好了,什么“杰克”、“约翰”、“汤姆”,还有日本式的什么智子、美子。不知道类似这样的“照猫画虎”,究竟图得什么“时尚”?

时尚不仅是物化的东西,它是可知可感的,它会带给人们一种愉悦的心情和优雅、纯粹与不凡感受。一条干净整齐的大街,阳光明媚,花木繁茂,走在上面心情一定不错。但假若这时有几条宠物狗跑过来,东嗅嗅,西闻闻,又偏在众目之下不给主子长脸,见树根花圃就抬后退就想阿尿,这时候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观赏的心情顿时全无。去年笔者在上海学习,傍晚时分在街上溜达,迎面走来一妙龄女郎,看清其怀里抱的是一只猫,当下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快。在女郎擦肩经过的当儿,忍不住乜了一眼,只见那猫体型硕大,蹲在女郎的怀里,高耸的头遮去女主人半个脸,眼睛黄橙橙的,死灰一样阴冷,瞳孔上下竖直一条线。立时觉得头皮发麻,连街上的风似乎也变得凉飕飕的,灯光也模糊起来。

忽然想起一则老旧故事《猫说》,有人养了只猫,取名“虎猫”,他的客人都持反对意见,这个说虎不若龙神通,叫“龙猫”好,那个说龙是比虎更神通,但龙升天须浮在云之上,云不是比龙更高吗?应该叫“云猫”。还有望文生义的,提出叫“风猫”、“墙猫”和“鼠猫”的,且都有一番精辟高论。猫就叫猫,就是捉鼠的猫,无论叫它什么名,怎样夸大,它不过是猫。人为掩盖事物的本质,是一些人好玩花架子的虚伪心态的写照。

任何事物如果违背它本来的面貌,就容易导致徒有虚名、惹人嘲笑。不是有句话叫人贵本色吗?本色是什么?我想首先指人应具有的德操,如真实、踏实、务实。也就是说,人活一世立身行事当以真面目示人,不要装腔作势,也不要过于贪图虚名,一句话,不要做那种“假、大、空”的人。虽说学什么、怎样学是自己的事,似乎与别人毫无干系,但别忘了无论学什么都不能舍其精髓而单求皮毛,最起码不应使自己流入庸俗,更何况学那些无用、无益的东西。倘若只会单纯模仿,到头来,怕真应了马援先生的那句名言:画鹄不成至少像只鸭子;画虎不成,反倒像只狗了。像狗也还罢了,怕只怕连条狗都不像,岂不贻笑大方!

宠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