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河和老班章(陈升福元昌)

古玩收藏 34℃ 0

听到陈升河这个名字,许多普洱茶从业者的第一反应就是“执”——这个在一片乱局中敢闯敢拼,甚至敢赌身家性命的广东茶人。

陈升河和老班章(陈升福元昌)

这底气从何而来?最重要的还是对茶的执着与痴迷。所以许多人习惯称陈升河为“茶痴”,而他一笑而过:“人若无癖,如何与其深交?”

其实,事情要从2006年说起。那一年,陈升河已经五十多岁,在广东做了三十年的茶后,他有点累了。“想要找一片茶园,安放下半生的时光。”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他踏上了一直以来都很感兴趣的云南,“当走进那些人迹罕至的茶山,吸着澜沧江两岸云雾缭绕的空气,穿行在各成气候、各有风韵的古茶树群落里时,我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

陈升河一行六人走遍了云南大大小小的普洱茶山头,细细品味这原始森林中古茶树的滋味,而他的手上,已经汇集了来自各个茶区和茶山的众多茶样。

2007年开始,占地150余亩的陈升茶业公司厂区开工投建,陈升河身先士卒,用三年时间将原先的荒山杂地,改造成了陈升茶业布局合理、功能齐备、设施先进的现代化生产加工区、产品展示及文化休闲区、景观旅游区。

原先满目荒芜的工业园,因为陈升茶厂的崛起,成为了勐海县一道最亮眼的风景线。

可是2007年开始,全国普洱茶市场进入全面洗牌期,市场风声鹤唳;二是他第一眼就看上的布朗山老班章茶园,尽管资源优秀,可是基础设施甚至连公路基本可以说没有。

“在2007年上半年,普洱茶市场开始发生了异样,征兆是什么呢?2007年的市场上,所有普洱茶的价格都比2006年翻了一番,茶叶紧俏,所有人都在抢着收茶、都在非理性地期待茶价一路上涨。这种情况之下需要的是冷静观察这个市场的走势。”

果然在7月以后,普洱茶价格出现了暴跌,像布朗山的茶叶价格(当年大小树不分)跌幅就高达90%。大举入市者损失惨重,许多茶企在当年受到了重创,导致茶叶最后基本没人收。这下茶农着急了,政府也坐不住了,因为这小小的茶叶,实在关乎这个农业县的民生大计。

陈升河在国内普洱茶行情最不景气的时节,与老班章村全体茶农签订了由陈升茶业出资数百万元建厂生产加工,包购包销三十年老班章茶的合作合同。同时,捐资百万元为老班章修建山区公路;还出资数百万元收购全体茶农2007年积压的1万余公斤茶叶。这场合作一开始,陈升茶业就逆势而动投入了近千万元的资金。

陈升河的考虑是:中国的茶叶市场从国家放开统购统销后一直在稳步扩大,中间价格有反复总体趋势却是向上,相信普洱茶价格的低迷只是一个市场挤泡沫的过程,是行情问题而非质量问题。”“其次,茶叶本身不是一个快生意,也不是金融产品,要胸怀几十年的眼光,来一年年地做事。陈升茶业立志做最好的茶,好茶是一定会得到大家认可的。”从2007年成立陈升茶业以来,陈升河就没有给自己放过一天假,他始终琢磨的,是怎样去做一片好茶。于是,同样在2007年,陈升茶业收购了蜚声海内外的普洱茶老号“福元昌”原址老宅,先以“复原昌号”为品牌打响易武“贡茶古镇”的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