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明代鸡缸杯有几种胎)

古玩收藏 57℃ 0

成化斗彩采用中国画技法,中锋用笔,青花描写,宣德年间进口之苏麻离青已用磬,改用平等青料,其特征青花色彩浅淡,线条隐在釉中,似无胎之状,胎色在灯下泛出微红,有如晚霞。斗彩鸡缸杯之珍罕正是红胎加平等青在釉中,黄绿彩借宫廷艺术家之手描绘在青花轮廓的釉面之上,再次复烧,形成了青花斗五彩,五彩斗青花的形态。

大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明代鸡缸杯有几种胎)

其色彩黄色为鸡油黄,红色如玫瑰,绿彩之绿介于蓝绿之间,鸡缸杯环形满工,公鸡回首引领母子鸡啄食草虫,公鸡身上羽毛以中锋点彩,红花开在绿叶间,青草杂在青花山石中,下以莲花瓣纹,红黄蓝绿姹紫五彩间杂,一副中国画跃然面前。也引领中国古彩在嘉靖万历年间的发展。

鸡缸杯共八只一套,任意杯之间杯口对合,纹丝合缝,杯底犹如小缸倾斜,园口,二指捏杯口,由于重力原因,杯底马上坠平,足底双方线青花廓围中写“大明成化年制”为成化景德镇御窑厂复烧创制。整个鸡缸杯内外釉面宝光耀人眼目,杯内沿小楷写“昭德宫珍藏”,足见明成化皇帝朱见深之尊爱万贵妃一斑。

另斗彩鸡缸壶一只,明代洪武年造型,梨形。美术家孔奇先生平淡一言:细观此鸡缸壶青花技法、斗彩绘法,传统技法复杂,目前景德镇八十岁师傅尚不能仿之。其法遵循严谨的传统的中国画中锋用笔特征,一扫当前侧锋乱锋绘法的简约之风。再次凸显为中国画用色之民族化丶传统化丶原生态化之典范;再次告诉艺术家中锋笔触的力量感,变化力之生气盎然之魅力。

由于外形似缸,底足要外圆向内倾斜,内足圈为直角,更重要是重心设计,小缸杯的底足圈的重量是整个杯身重量的总和,也就是一比一的重量比,才能导致叫鸡缸杯。由于足底沉重,手捏杯沿始终往下坠底成水平线,此为已失传的工艺。

在此基础上,杯沿的圆度达到绝妙状态,八只杯口对合任何一只,纹丝合缝,形成上下口部严密吻合。杯下部坠手,为成化另一种器型压手杯奠定了基础。斗彩鸡缸杯内底修胎极为细致,上釉后杯心仍可观察到轻削胎底留下的极细微的突出尖,在当年宝石釉的遮盖下如荡漾的湖水涟漪。

从鸡缸杯外观上说,假设脱掉釉衣,鸡缸杯呈现在我们面前应该是一个从腰部往下逐渐増厚,在底足部修底直至圆润为止,腰部以上至杯沿则逐渐变薄,以至接近杯口处灯光下已看不见胎仅见薄釉加彩了。

为什么说“明看成化,清看雍正”呢,是因为这二朝对瓷器讲究精致小巧,讲究淘泥细腻似糯米油润光泽,讲究绘画的工笔以中锋入骨,讲究青花淡雅别致,具有文人画气质。釉料的精挑细选,以至成窑器如宝石,雍正御窑器釉光如玉。且讲究绘画题材及内容接近生活时代。

讲到“斗彩”,从成化斗彩的几种传统技法上再看红胎鸡缸杯。覆彩是将釉上彩料填在青花轮廓之上,往往出现在较大面积的瓜果叶片上,又由于几百年的氧化蒸润过程,覆彩形成芝麻粒大小的开片,新料不开片,因为新料化学料薄而浅形成不了堆积紧贴细腻的釉面很难在几十年内形成物质分裂。公鸡脖颈处的红色点彩及花朵边缘线旁的晕染,即所谓染彩,更有青花轮廓线内的青花晕染,谓之青花染彩。填彩工艺较少用,一般用在民用器皿上。(作者:王祁 著名鉴赏家)

责任编辑:王斯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