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八怪李鱓(杨州八怪李鱓)

古玩收藏 87℃ 0

李鱓(shan亦作鳝或觯)。

扬州八怪李鱓(杨州八怪李鱓)

字宗扬,号复堂,又号懊道人、滕薛大夫、

中洋氏、墨磨人、苦李、木头老李等。

扬州兴化县人(今江苏省兴化市)。

生于康熙二十五年(1686)。

卒于乾隆二十二年至二十五年(1757-1760)之间。

李鱓出身于一个世代为官的诗礼之家。

他父辈以上连续九世有人官至一品。

多人中进士、举人,累世工诗擅画。

是名副其实的诗画世家。

李鱓 《石畔秋英图》现藏于南京博物院

李鱓自幼有一种丹青情结。 在习四书五经之余,

年少的李鱓开始习元代黄公望山水画。

黄公望为“元四家”之首, 作品苍茫简远,气势雄秀,

又善于将草籀之法运用到作画中来。

李鱓的这一学画过程为后来的绘画道路。

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后来李鱓经常回忆这段经历。

例如上海博物馆藏李鱓《花鸟屏》题跋云:

“余幼学子久山水。”

他的好友郑板桥也提到这段经历,说:

“初从里中魏苍凌先生学山水。

便尔明秀苍雄,过于所师”。

左图:李鱓画 右图:黄公望画

李鱓早年仕途异常顺利,

康熙五十年(1711),他考中了举人。

不过,在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插曲。

因为康熙五十年的“江南科场案”。

李鱓的举人科名曾被暂时取消。

这就是他所谓的“两革科名”中的一次。

案情大白后,李鱓又恢复了科名。

但是错过了马上参加会试进士的机会。

此后两年,李鱓游于帝王之都。

吟诗作画,周旋于父祖辈的公卿之间。

▼这个月亮是拿盆扣上去的吧!

还有这鱼确定不是在翻白眼吗!

清 李鱓 杂画册十二开之一

在康熙五十二年(1713)九月。

他终于有机会向在热河行宫避署的康熙皇帝。

献上了自己精心创作的诗和画。

康熙见李鱓作品确有可造之处。

又出身江淮大族,为笼络士人。

便任其为内廷供奉,并下旨:

“李鱓花卉去得,交常熟蒋相公教习徐熙、黄筌一派。”

不久又正式任命为南书房行走。

(南书房本是康熙读书处,

一度成为清廷发布政令的所在。

雍正成立军机处后,

南书房各官即专司文字书画。

不再参与机务。)

▼飞上枝头的不一定是凤凰哦,还有可能是只鸟儿~

清 李鱓 杂画册十二开之一

李鱓在任南书房行走其间,

具体做了些什么事情已经无从可考。

但是他的诗画才能得以进一步彰显。

当时就有人记载说他“以诗画名动公卿。”

李鱓画的《四季花卉卷》, 被清宫《石渠宝笈》收录,

这在“八怪”中也是仅有的。

可见当时他的绘画声誉之高。

《石渠宝笈》是乾隆皇帝新手勘定的。

官方著录历代法书名画的专著。

审核甚严,李鱓能入选,

说明他的作品已经得到清朝最高统治者首肯。

李鱓 花卉卷

据《清史稿·艺术传》记载:

“清制,画史供御者无官秼。

设如意馆于启祥宫南, 凡绘工、文史及雕琢玉器、 装潢帖轴皆在焉。 初类工匠,后渐用士流,

由大臣引荐,或献璑称旨召入,皆出特赏。

高宗(乾隆)万几之暇,

尝幸馆中,每亲指授,时以为荣。

其画之精美者,一体编入《石渠宝笈》、

《秘殿珠要》二书。

嘉庆中,编修胡敬撰《国朝院画录》。

凡载八十余人,其尤卓著可传者十余人。”

而李鱓是其中之一,

可见当时他的绘画声誉之高。

李鱓作品(这是辣椒,蒜和芹菜吧!)

后来李鱓曾多次回忆自己在宫廷的光荣历史:

癸巳献画口外,蒙圣祖仁皇帝御试。

交常熟蒋相公教习,以此绘事得名。

咸丰《重修兴华县志》也记载:

五十二年献诗行在,

钦取入南书房行走,年少才长。

兼工绘事,特旨交常熟蒋相公教习。

李鱓还有两方印:

“李供奉书画记”、“金门承旨”。

也都是对这段经历的深深铭刻。

左图:李鱓画(局部) 右图:蒋廷锡画

李鱓绘画的第一阶段是他幼年到三十岁前后。

这是他在绘画上学习古人技法的阶段。

个人面貌还不明显。 从传世作品来看,

在这一阶段中受蒋廷锡的影响甚大。

康熙任命李鱓为南书房行走的同时。

要他拜内阁学士蒋廷锡学画。

(蒋廷锡(1669-1732),江苏常熟人。

字南沙,又字扬孙,号西谷。

康熙四十二年进士,对教育、水利颇有建树。

兼擅诗画。是清代中期重要的宫廷画家之一。)

左一:李鱓画 右二:蒋廷锡画

从康熙末年离开宫廷起到乾隆初年。

李鱓的画风进入了其自由发挥的第二个阶段。

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有《秋葵图》、《蔬果花卉图》、

《土墙蝶花图》、《映雪图》等。

《土墙蝶花图》是已知李鱓最早的大写意作品。

该图以三分之二的篇幅,

描写春季江淮雨后的农家景色:

衰敝的土墙饱含水分, 墙头簇簇蝴蝶花竞相开放,

满园春色齐集墙头,有如一片紫云掩映;

墙下丛生的春草与远处的云情雨意连成一体。

土墙以大笔泼墨画成,

蝴蝶花亦以花青作没骨点簇后略事勾勒。

极尽笔酣墨饱兴会淋漓之至。

李鱓《土墙蝶花图》 李鱓 《蔬果花卉图》

直接影响李鱓中期绘画的有两位人物。

高其佩和石涛。

(高其佩(1672-1734),字韦之,号且园,又号南村,是清代最著名的指头画家。)

(石涛(1636-1710),原名朱若极,号苦瓜和尚、大涤子、清湘老人等,是一个绝不依傍古人而独出手眼的大家)

正如郑板桥所称:

“后经崎岖患难,入都得侍高司冠其佩。

又在扬州见石涛和尚画, 因作破笔泼墨,画益奇。” 李鱓在高其佩的指导下,

画的鹅、鸭花卉都非常传神。

显得简练苍劲,奇趣横生。 李鱓深受其影响,

同时也更加自觉地以“破笔”、

“泼墨”打破陈规和强化表现。

于是一种“纵横驰骋、不拘绳墨而独得天趣”

的大写意风格开始出现于他的笔下。

并终于走向了成熟。

左图:高其佩画 右图:李鱓画

左图:李鱓画 右图:石涛画

“一开卷如见笔酣墨饱,兴高采烈时也。

其花容叶态,鱼鸟虫豕,洁纳入活泼之地。

以发其精华。有时银钩铁画。

有时墨点淋漓,虽隔数百年而纸墨未干焉。

画不足而题足之,画无声而诗声之。

互相为用,开后人无数法门。

谁云怪哉?斯诚仙矣。”生动精辟。

从乾隆九年(1744),

李鱓从山东返回故乡兴化直至去世。

是李鱓画风发生又一变化的晚期。

这便是郑板桥所说的“六十以外又一变也”。

李鱓画 花卉蔬果 李鱓画 花卉蔬果 李鱓画 花卉蔬果 李鱓画 花卉蔬果 李鱓画 花卉蔬果 李鱓画 花卉蔬果

李鱓六十岁以后的作品是很多的。

从留存于世的一些作品来看。

也未必完全如板桥所说。

乾隆十六年所作《秋柳鸣禽图》、

乾隆十九年的《玉兰春色图》和

乾隆十九年客吴陵缪公祠所作《城南春色图》等。

皆属大结构的上乘作品。 李鱓《秋柳鸣禽图》 李鱓《城南春色图》

泰州博物馆所藏李鱓《玉兰海棠图》

李鱓许多题画诗文还具有曲牌的味道。

比如他在《姜葱细鳞图》中题句云:

大官葱,嫩芽姜,巨口细鳞新鲜尝。

谁与画者李复堂。 李鱓《姜葱细鳞图》

李鱓是清中期“扬州八怪”中的代表画家。

李鱓进过皇家画苑,做过七品县官。

但他依然是不折不扣的文人画家。

他的绘画具备着文人画的四个基本条件

第一学问,第二人品, 第三才情,第四思想。

正如俞剑华先生在《扬州八怪的承先启后》文中云:

“八怪画风总的根源,一句话就是文人画。

八怪的画是历代最典型的文人画。”

他博学多能,诗书画皆有建树。

其诗文直抒胸臆,幽默隽永;

其书法破贴追碑,大气磅礴;

其绘画雅俗共赏,纵横驰骋,多得天趣。

对后来的“海派”、齐白石影响深远。

李鱓 《花鸟十二屏》选四

李鱓擅画花卉虫鸟,初师蒋廷锡,画法工致;

又师高其佩,进而趋向粗笔写意。

并取法林良、徐渭、朱耷,落笔劲健。

水气淋漓,不拘绳墨而有气势。

使用重色或彩墨结合,

为康乾盛世增添了无数光彩。

也为后世人留下了足供借鉴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