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隆庆帝死因(隆庆皇帝到底叫什么名字)

古玩鉴赏 70℃ 0

隆庆五年秋天,这时候距明朝第十二位皇帝朱载垕(hòu)登基也已经过去了五年之久。

京城的深秋,却开始有了初冬的寒冽,宫里种的些花花草草也早就落完了,偶尔有几片孤零零的叶子挂在枝头,风一吹,那干枯的叶子就发出“扑棱棱”的声响。

”还没到十一月呢,这风吹的刺骨头。“几个正忙着的太监们互相小声地嘟囔着。

这天早上到了上早朝的光景,隆庆仍半闭着眼瘫坐在床上,两个婢女一个给他揉着左腿,一个给他揉着右腿。虽然才35岁正当年,但是由于“色中恶鬼”般的夜夜笙歌,隆庆的脸上没有多少生机,病恹恹的。

司礼监掌印太监孟冲低着头、哈着腰急匆匆走进来。

宫内太监叫内宦,其机构设有十二监、四司、八局等二十四个衙门,排第一的就是这司礼监。作为掌印太监,孟冲称得上是太监里的大总管,地位显赫到有“内相”之称。

望着还在床上的隆庆,孟冲头也没敢抬,屏着气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匀称些,小心翼翼地说:“万岁爷,到了上早朝的时候了。”

“早朝早朝,天天上些什么劳什子早朝!”隆庆半闭着的双眼猛地挣开,把旁边揉腿的婢女也吓了一个寒颤。

“万岁爷...首辅高拱老先生和次辅张居正先生...都在门外候着呢”孟冲颤巍巍地说了句。随后又赶紧补充了一句:

“万岁爷,我要不这就给两位老先生回个话,说您今儿个身体不适?”

隆庆又把眼睛眯起来,算是默认了。

隆庆皇帝30岁登基,没登基前还是裕王的时候,内忧外患的环境让他时刻不敢松懈,在老师高拱的教导下也算勤奋精干关心朝堂。

继位后的两三年,朝局稳定,外加朝政有徐阶、高拱、张居正等一批能臣辅佐,顺势还开辟了隆庆新政,大明王朝似乎又有了兴盛的迹象。

但是慢慢地隆庆开始四处寻欢作乐了,反正朝堂政务有内阁那帮老头去干,自己乐得清闲。

孟冲按着皇帝的意思招呼了两位阁,望着两位老先生叹息着走去的背影,孟冲嘿嘿一笑,转身又回到了隆庆的寝宫。

“万岁爷,今儿个不上早朝了,不如我带您去个好玩的去处?”

“哪里有好玩的地方?”隆庆缓缓睁开双眼,瞥向孟冲。

“万岁爷,京城有个叫帘子胡同的地方,保准好玩,下面很多公子少爷常去那里”

这帘子胡同,其实就跟清朝乾隆时兴起的八大胡同一样,是个烟花之地,供京城里的富商巨贾、公子哥儿们寻花问柳的去处。

孟冲眉飞色舞的将给隆庆皇帝说,最近听闻新到了几个波斯美女,俊俏无比,充满异域风情,煞是迷人。

隆庆来了兴致,虽然后宫佳丽无数,但他也从没见过外族美女,这时恨不得马上拽着面前这掌印太监就走。

孟冲是个谨慎的人,不然也不会在勾心斗角的后宫混到“内相”之职。

“万岁爷,这会儿正是白天,万一出去被人看到怕是对您的名声不好。“

”再者,帘子胡同那个地方一般还是到了晚上,华灯初上,更为热闹些”

孟冲安抚着隆庆,又喊了两个小太监给房里的火炉添了点炭火,一直看着隆庆皇帝有眯起眼昏昏睡去才转身离开。

夜幕初降,这京城深秋的夜晚在几盏灯笼的映照下更是一片肃杀。

孟冲裹着身绒毛大衣,怀里还抱着给隆庆准备的便装,到了宫寝门口,他伸出手哈了哈气,轻唤着万岁爷。

“你进来吧”

“万岁爷,您快换上这便装,夜行方便些”

就这样,孟冲带着皇帝夜里翻墙偷偷出了宫。帘子胡同里已是灯红酒绿,一片莺莺燕燕的景象,“乱花渐欲迷人眼”呐!

孟冲打早儿就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主仆二人一到地方就被引到了一个更为幽深的巷子里。隆庆皇帝看到那几个风情万种的异族女人,瞬间被勾住了眼,孟冲见状也随即识趣的退出了房间。

孟冲打小儿就净身入宫当了太监,来到这种地方纵使心有余也是什么都不足。他找了个房间叫了几个舞女歌姬,一个人喝着小酒等着隆庆。

从这之后,帘子胡同就成了隆庆皇帝除了寝宫之外待的最多的地方。

隆庆六年,本就病恹恹的隆庆,数月不加节制的生活让他现在更显羸弱。这天李贵妃抱着年幼的朱翊钧,来到了陈皇后的寝宫,陈皇后一看着朱翊钧边欢喜地不得了,直唤着“乖乖,快来快来”。

朱翊钧就是后来的万历皇帝,年仅十岁,生母李贵妃原是裕王府里的婢女,一次裕王酒后拉着她侍了寝,居然给他生了个儿子。而正宫陈皇后却一直没有子嗣,李贵妃常拉着陈皇后的手动情的说,以后翊钧也是你的儿子,所以她们二人不但没有平常后宫里的尔虞我诈,反倒显得姐妹情深。

李贵妃让朱翊钧的大伴冯保领去门口玩了,悄悄跟陈皇后说了些话。

“姐姐,皇上的病,怎么就这么难好”

陈皇后瞥了瞥心事重重的李贵妃,看她愁眉不展的样子,一定有不少隐情,于是问她:”你是说皇上身上的疮?“

”已经不止是手脚,就连胳肢窝里、屁股上都长满了疮,有的疮都开始流脓水了,脓水流到哪里,哪里又长出来新疮。“

陈皇后听了也是惊诧不已。没想到皇上的病已经到了这样严重的地步。

”都是孟冲那个奸人害的,带着皇上尽去些不三不四的地方“李贵妃怒气冲冲。

没等陈皇后回话,李贵妃又接着说:“要是传出去了,皇上的脸面岂不是要丢尽了!”

“皇上要大行了!”太医跪着地上,冲着绣榻旁坐着的陈皇后和李贵妃哽咽道。

听闻此话,二人也开始放声大哭。

陈皇后毕竟不如李贵妃机敏,李贵妃强忍住悲痛吩咐下人赶紧去叫那几位内阁大佬以及太子朱翊钧前来。

各方人等到了齐刷刷跪下后,掌印太监孟冲不知道吓得跑哪里去了,给太子朱翊钧的遗诏由太子的大伴秉笔太监冯保代读了:朕不豫,皇帝你做。一应礼仪自有该部题请而行。你要依三辅臣,并司礼监辅导,进学修德,用闲使能,无事怠慌,保守帝业。

随后又宣读了对几位阁老的遗诏,颇有当年刘备临死托孤之感。

冯保读完遗诏,隆庆皇帝身体一震,似乎想说什么但被喉咙里一口黏痰堵住,脸色一青,拂袖西去了。

至此,六年隆庆时代正式告一段落,大明王朝开启了万历新朝。

与此同时,屋子里的跪着的一位权臣,也开始了自己权倾天下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