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价值)

古玩收藏 123℃ 0

唐代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有提梁、壶盖、银链、壶身和壶底五个部分,通高约14.8厘米,口径约2.3厘米,腹长经约11.1厘米,短径约9厘米,重约549克,壶身呈扁圆形,其造型源自契丹族常用的皮囊壶,这件文物是中原文化与契丹文化交流融合的产物。

鎏金银壶的提梁,位于扁圆形壶身上部,与壶肩部连接处有三朵花瓣,提梁通体鎏金,形似弓箭,与壶身上沿的曲线遥相呼应,线条流畅,自然优美。

鎏金银壶的壶盖,金光灿灿,熠熠生辉,为覆式莲瓣形,扣在壶口之上,莲瓣中心有一个银环,与银链相套接。

壶盖与提梁之间,连接着一条14厘米的银链,银链呈麦穗状,一端连接着壶盖上方的银环,另一端连接着提梁。

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壶身两侧各模压捶揲出一幅凸起的舞马图案,舞马身形健硕,通体鎏金,前腿直立,后腿弯屈,长鬃披颈,绶带飘动,马尾上扬,口衔酒杯,作匐拜状。

据记载:天宝年间,为唐玄宗祝寿的千秋节,在兴庆宫的勤政楼前举行盛大的庆典活动,有经过精心训练的舞马助兴,披锦缎,挂金铃,系彩珠,伴随着乐曲的节奏,跃然起舞,曲终之时,舞马口衔酒杯匐拜于唐玄宗面前祝寿。

《舞马词》中的“屈膝衔杯赴节,倾心献寿无疆”记录了舞马衔杯祝寿的场景,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的出土,也印证了“千秋节”宴饮的奢华,从这只银壶上可以感受到数百匹舞马表演的盛世风采。

鎏金银壶的壶底,是喇叭形圈足,与壶身连为一体,壶底与圈足相接处有一圈精美的同心结纹饰。

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造型别致,独具匠心,唐代以马为题材的文物有很多,但以舞马为题材的文物却极为少见,这件银壶的价值不言而喻。

安史之乱以后,唐玄宗逃亡,大唐王朝由盛转衰,舞马祝寿这一独特的宫廷盛况从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