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书印章怎么写(印章的印字篆书怎么写)

古玩收藏 121℃ 0

篆刻学习要从汉印开始着手已经成为后世学习篆刻者的共识,因为大家只要一提学篆刻,就会提到“印宗秦汉”这句话,但究竟才是我们要从汉印里学习的最关键东西呢?这是一个问题。

吾丘衍的《三十五举》第二十举是一段很简短的文字:

二十举曰:白文印,皆用汉篆,平方正直,字不可圆,纵有斜笔,亦当取巧写过。

我们现在临摹最多的也是汉白文印,而实际上,我们在实际的篆刻创作中,用到的最多的也是汉白文印式的创作(大部分书法家和画家及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家,他们的名章,一般都是汉白文印式的),所以,这句很短的话,对于初学篆刻的人来说,却很关键!

吾丘衍所说的“汉篆”

白文印,皆用汉篆。这里的汉篆,指的是西、东两汉中间夹的那个新莽十五年所确定的一种官方制印文字,就是“缪篆”。严格意义上来说,所谓的汉篆,指的是两汉时期人们书写的篆书(具体样本如《袁安碑》《袁敞碑》《少室》《开母石阙铭》《祀三公山碑》等),但这里所说的汉篆,却另有来历:

西汉承秦制,沿习八体书,就是《说文解字·叙》里所说的:

自尔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曰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

这八种书体里,与篆刻关系紧密的是“虫书”和“摹印”两类,“虫书”最后发展成为鸟虫篆一类的篆刻文字样本,汉印里也有精彩的作品,比如:

(汉印:樊普私印)

文字在印面上屈曲盘绕,占满了印面,装饰性极强,线条排叠性也强,非常精美。这类文字后世篆刻名家也多有模仿,并且出了很多大家,比如明代的大篆刻家汪关就有很精彩的鸟虫篆作品,如:

(汪关和他的鸟虫篆印“汪关私印”)

又比如近现代篆刻家方介堪,也以专攻鸟虫篆印而声名远播,如:

(方介堪和他的鸟虫篆印“朱紫虹印”)

另一类则是专用于制印的“摹印篆”,摹印篆是经过改造方化的小篆,因为小篆的字形特征是狭长形的,如果不加任何改造,以小篆直接入印,印面必然是纵向显得狭长,不符合方方正正的印章形式美,比如秦初的秦印:

(秦印:昌成里印)

当然,后期的“摹印篆”渐趋方正,与西汉印里的的汉篆基本浑然不分了,因此,一些有界格的印章,有的印谱列为秦印,有的印谱列为汉印,原因正在于“摹印篆”完全方化了。比如下面这两方:

(摹印篆秦汉印:“宜春禁丞”和彭城丞印“)

实际上,摹印篆已经是一种适合于布满方形印面的篆书,所以西汉沿用了这种字体,但西汉人并非完全沿用,而是一边用,一边改造,改造的方向是字形更加趋向于方折平正,因为印章毕竟是正方形的。用四个正方形的字放到印面上,才最合理,也最容易安排,这就有了“缪篆”。

缪篆被官方列入制度是在新莽时期那十五年,具体也见《说文解字·叙》:

及亡新居摄,使大司空甄丰等校文书之部,自以为应制,作颇改定古文。时有六书:一曰古文,孔子壁中书也。二曰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三曰篆书,即小篆,秦始皇帝使下杜人程邈所作也;四曰佐书,即秦隶书;五曰缪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鸟虫书,所以书幡信也。

这一段文字讲得比秦八书说得更清楚,每一种文字的用途都说得很明白,跟篆刻有关的就是缪篆,如果我们认真考察汉印,就会发现:缪篆要比摹印篆“方化”的更彻底,如果以标准的四字印里的文字来做为标本,则大多数缪篆文字都是四四方方的“正方形”,注意,是“正方形”。如图:

(汉印:李璋印信)

除了被磨蚀的边边角角,文字就是端正的正方形。再比如:

(汉印:戴咸私印)

当然,如果间或遇到字形疏密差异较大的四字印,缪篆字形也会出现横向的长方形或纵向的长方形,但这不是篆法方面的原因,而是章法方面的原因引起的“长方化”或“扁方化”。而且这种情况也大都出现在汉私印里,官印则多是完完全全的“均分印面,任疏任密”,如图:

(发生长方化和扁方化的汉私印:公孙宪印)

同时,缪篆还有另一个特征:每一个字的缪篆又可以有多种写法,除了屈曲盘绕这外,依照印文需要,还可以匠心独运的增减笔画,以达到印面章法的需要。我们不建议初学者在使用缪篆时自己任意增减笔画,尽可能查找汉印里出现过的缪篆篆法来满足创作,就是查《汉印文字徵》,查《汉印分韵》,查《缪篆分韵》,尽量不要生造字,以免出现字法方面的错误(高手另当别论)。

由此,我们可以认为,汉印的强大,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缪篆文字系统。这个缪篆,就是吾丘衍说的“汉篆”。汉缪篆的字形实则介于篆隶之间,所以既有篆书的圆势,又有隶书的方势,因此,缪篆是方圆兼备的成熟了的篆书字体。

取巧写过

二十举的后半截:平方正直,字不可圆,纵有斜笔,亦当取巧写过。说的是缪篆在实际应用中的篆法调整。

这句话的难点在于“取巧写过”四个字。

缪篆的最大特征就是平方正直,在实际应用中,可以将它们扁方化或长方化,但却不可以处理成圆形,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如果把字形处理成了圆形,势必会在方形的印面上出向不规则的留红,特别是接近于三角形的留红,这显然不利于篆刻审美。当然,圆形的印面,另当别论,如图:

(汉印:王伟君印)

注意,这里的“字不可圆”,指的是整个字的字形,不是指某一笔画的圆笔处理,或某一转折的圆化处理。因为在实际篆刻中,一方印里如果单纯只有方笔,就会显得板滞、生硬,缺乏流动、圆润之美(走向另一个极端当然也不好,单纯只有圆笔,就会显得疲软、无骨,金石之气荡然不存)。比如这方“徐中君印”

(汉印:徐中君印) 它的泥拓本如图:

(徐中君印)

我们且不管“徐”字的长方化和“中”字的扁方化,实际上这方印最难处理的是徐字的双人旁和君字的斜笔,但我们来看这一方印中,都处理得很妥贴,丝毫显不出一点不舒服,这就是所谓的“取巧写过”,这一点看似只有一个“巧”字,但如何“巧”,怎样“巧”,实际上吾丘衍语焉不详。

再举几个汉印的例子:

(汉印:丁若延印)

比如这方丁若延印,丁字的字形,上部是完全的圆形,便我们丝毫看不出“丁”字有何不妥,因为“丁”字左右两块圆弧形的圆形红地的圆势,被它下面的两块接近方形的大块红地的方势抵消了。这样,原本不好处理的丁字,在这里反倒成了这方印的“印眼”,出彩之处,全在这个“丁”字,因为它正是“三密一疏”的那个醒目的疏处,丁字的头部的圆是“取巧”的。再比如:

(汉印:李戎私印和王戎私印)

注意,“李戎私印”里最难处理的是“戎”字,原因就在于它的斜笔,但我们看,这方印里,汉代匠人夸大了右上的一点,变成了重重的一笔,这消解了从左上到右下长长一笔的斜势。使戎字在视觉上仍然是端端正正的扁方形。这就是取巧写过;再说“王戎私印”的戎字,它也是整方印的难点,难点就在那长长的一根斜笔,但汉代匠人手法高绝,他在横笔的左上又加了一个折笔,生生造成了左上角的方势,右边又借一点强的配合,也做成了方势,如此一来,这个字也安稳了,如此一来,“戎”还是堂堂正正的方块字,这也是“取巧写过”。

又比如下面这方“李右大印”:

(汉印:李右大印)

“李、君”的斜笔暂放下不说,“大”字的左右两个斜笔很有意思,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篆书了,这是隶书的写法,左右两个斜笔斜势已经完全消解,差不多成了横势。这也是“取巧写过”。再比如下面这方:

(汉印:高功之印)

实际上,这方“高功之印”的难点就是“功”字力部的一众斜线。但我们看,这方汉印里的“功”几乎都处理成了排叠的横线。力字上部也添了曲折,化为方势。这还是“取巧写过”。再比如下面这方贾彭私印“彭”字的三斜笔,仔细观察,看看汉人是如何处理的,这也是“取巧写过”。

(汉印:贾彭私印)

所以,吾丘衍的“取巧写过”实在包涵了太多的内容。要想真正理解,需要下一番大功夫,好在,初学者有拐杖,就是那些关于缪篆的字典,还有越来越多的汉印出土物和越来越丰富的汉印印谱。多看印谱,多看字典,吾丘衍的“取巧写过”就不成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