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年画作文(年画怎么画简单又漂亮)

古玩收藏 35℃ 0
贴年画 文/孙虎林

再有两天就过年了,今儿个已经腊月二十九了。吃罢晚饭后,我兴冲冲爬上炕头,端详着被白土溏过的炕墙,喜滋滋地展开新买的年画,准备把它们一一贴上墙。这是乡下过年时最后一个节目,极具装饰性的年俗。那时,村街上不时传来一两声炮仗声,空气里弥漫着幽微的火药香。

贴年画作文(年画怎么画简单又漂亮)

一进腊月,我的心里就像揣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总不那么安生,一直惦记着该买年画了。坐在教室里,心里也总想着供销社里是否已经挂上了新年画,听同学说年画已经挂起来了。放学后,我追不反待,直接冲到学校西边的供销社。果然,年画挂起来了。站在宽敞的供销社室内,抬头仰望半空悬挂的几长溜新年画,心里好不高兴。

我左顾右盼,眼花缭乱,不知选哪一幅才好。犹豫再三,最终下定决心,选了两三幅色彩鲜丽的画儿。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营业员取画、卷画,再用一绺费报纸裹了一圈,用浆糊粘了粘,递给了我。我小心翼翼,捧着画一路回家。到家后,把它放在箱柜顶上。隔三差五打开看看,一边寻思着放假后上县城赶年集时再买几张,一边憧憬着年画上墙后的风光样儿。

过罢腊月二十三,年集己热闹到极点。小县城东西向的主街道全变成了集市,熙熙攘攘,人山人海。各样年货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我对这些不感兴趣,父亲一连跑了几趟,早已备齐年货。挤过汹涌的人潮,我一直向西,走向小城中心大十字街头。新华书店就在那里,它坐北朝南,引人注目。每个周末,我都要朝圣一般奔向那里,精心选购一本心爱的连环画。腊月里的新华书店喜气洋洋,年画多得数也数不清,但有点小贵。记忆中,我在新华书店很少买年画。令人高兴的是,书店外面的人行道边摆满年画。我喜欢平铺在地上的年画,一目了然,看起来过瘾。

大十字南边的这条宽广街道俗称南大街,这时节成了年画的天下,年画的集散地。那时,我东瞧瞧,西瞅瞅,一时看花了眼。年画实在太丰富了, 什么内容的都有。老年人爱看的寿星图福态十足。画上的寿星老儿鼓着圆丘似的前额,拄着曲里拐弯的拐杖,杖头上系着一个大葫芦,膝前还有两个笑意盈盈的送福童子,喜感十足。老婆婆喜欢的胖娃娃真是迷人,看着粉团一样的胖娃娃,人们不由自主地咧开嘴角微笑着。画中的娃娃粉面桃腮,肉嘟嘟的,笑嘻嘻骑坐在一条红色大鲤鱼背上,手里拿着一朵盛开的莲花,可爱极了。小伙子爱瞅的美女图就更出彩了。除了年年出镜的中国古代四代美女外,人面桃花的女明星挂历更是搏人眼球。刘晓庆、陈冲、龚雪、潘虹、吴海燕、黄梅莹、张瑜,一个个美貌绝伦。那种健康美透着原生态的质朴亲切,远远胜过如今开足高清滤镜的流量明星。还有少男少女心仪的小虎队,四大天王,小旋风林志颖的巨幅靓照,就更酷了。至于当时买了哪类年画,时光漫漶,我已记不清了。但有两张年画,多年来一直记着。

一张是巨幅人物画,名字叫《警惕》。画面上是一位手持钢枪的解放军战士。他伏在草丛里,目光如炬直射远方,似乎要刺穿重重夜幕。我知道,他正在守卫着祖国的安宁。另一张年画是一幅外国名画,画名似乎是《月夜》。画的是一位皮肤白皙的外国女郎。她一身白裙,斜靠在一张长长的木条椅子上。女郎身后是茂密的树林,天上是半轮模糊不清的月牙儿。夜色暗沉沉的,整个画面暗淡无光,只有女郎光彩熠熠,是画中亮点。多年以后,上了大学中文系,我才明白,这应该是一幅印象派画作,有朦胧柔和之美。不知为什么,每当想起这幅画,我都会记起小说《第二次握手》中一再提起的那幅俄罗斯名画《无名女郎》。

当然,我买过的年画不只这些。后来,年画里有了印成连环画式样的新品,它们大多反映的是戏曲和影视作品。比如越剧《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黄梅戏《天仙配》《牛郎织女》,豫剧《花木兰》《穆桂英挂帅》,电影《小字辈》《他俩和她俩》的生动情节,都一一经由年画逼真再现。买回家贴在墙上,就跟重新欣赏与此相关的戏剧和电影一样,倍感生动亲切。

“右边再往上一些,再上一点,好。”那时,我跪在炕上,左手扶着年画,右手拿着图钉。四姐站在下边左右端详,指挥我贴年画。这件事儿对我说来,绝对是大事儿,一点儿也马虎不得。通常,我把最喜欢的年画贴在炕墙最中间。而后再贴其它画儿。新刷过的土墙光可鉴人,黄中泛白,透着泥土的新鲜味儿,和春雨后的田野一个味儿,好闻,醒神醒脑。而且,土墙不像水泥墙那么生冷坚硬,图钉轻易就钉进去了。

真的,贴好年画后,土墙土炕的厦房一下子华贵起来了。就像姐姐们穿上了大花新衣,漂亮极了。意犹未尽中,我跳下炕,站在地上瞧着刚贴好的年画,心里敞亮,激动不已。终于完成了年前的最后一个仪式,一个扮靓瓦房土屋的美的仪式。那一刻,我是魔术师。仅仅依靠几张年画,就让我家寒酸的厦房变美了,变洋气了。接下来,就只有等着过年了。一直以为,在物质不甚富裕的年代,年画是喜气洋洋的装饰,它装点生活,折射出普通民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年画画龙点睛,体现出那个年代底层民众的精气神。年画就像粗衣素服的村姑临出门时,在脸颊轻敷的两抹胭脂一样,点亮生命,韵味十足。

孙虎林,陕西岐山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青春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