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星点斗图片高清(魁星点斗)

古玩收藏 57℃ 0

走进西安碑林——中国古老的书法艺术的密林,就像走进墨香四溢的“西双版纳”。这里篆、隶、楷、行、草各体俱备,蓊蓊郁郁,气象万千;除了书法,还有《王维画竹》、《达摩面壁》等等石刻绘画作品,无不气韵生动,境界深远。徘徊其中,你会目不暇接,惊叹不已。

魁星点斗图片高清(魁星点斗)

博物馆的当家人似乎看透了游客的心理,就地供应这些艺术精品的拓片。不过,拓片的价格是有些咬手的,许多人仅仅享受瞬间的眼福,“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碑林博物馆门口,摊点也如林。他们热卖着“复制”的拓片,因为比较便宜,人气挺旺。有位旅伴独具只眼,买到一幅《魁星点斗图》。回到宾馆休息,他把这件准拓片拿出来展示,醜奴儿十分羡慕,后悔自己错过了他那种好运气。

据说,“魁星”即“奎星”,主宰文运的神灵,科举时代非常走红的偶像。读书人崇拜魁星,就像种田人崇拜社稷神、生意人崇拜财神爷一样。过去,江南农村春节舞龙灯,往往就有“魁星点斗”的化装造型;醜奴儿在南陵读书时,离市桥头不远的玉带河畔还有着一座檐牙高啄、金顶擎天的魁星阁,堪称“春谷”古城一景。

碑林所藏《魁星点斗图》,是清代马德昭的书画作品。它以“魁”字取像,塑造一“鬼”左手托砚,右手执笔,一脚翘起托一“斗”字,一脚立“鳌”字上,取独占鳌头之意。实际上,这是一幅构图巧妙的组字画,用“正心修身,克己复礼”八字拼合而成,熔书、画艺术于一炉。

文友刘湘如在系列散文《走向淮河的源头》的《南山赋》中写到盱眙南山之巅有座魁星亭,“亭子是六角形,上覆玻璃瓦,亭内仍有石刻的魁星像,既不像字,也不像画,形态异常,令人费解”,作者纳闷:“在科举时代,许多应试举子常来这里烧香供奉,……他们为什么会拿那不像字不像画的神咒符似的形象作供奉对象?”估计他所述“不像字不像画的神咒符似的形象”就是醜奴儿所见到的《魁星点斗图》的复制品。

值得注意的是,《魁星点斗图》不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或“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广告画,而是一则教人“做人”的箴言。当然,那个扼杀人性的“礼”字必须扫进历史垃圾堆,应该换上一个“理”字;“正心修身,克己复‘理’”,就是净化心灵,抵制诱惑,抑制物欲,回归崇尚人格的理性与理智。如果能够赋予它如此的新意,它大概也就有了新的生命吧。

不知道究竟什么缘故,我们实在穷得太久,穷得太狠了!如今人人心里都供奉着财神爷,把金元宝当作图腾,匍匐在它的脚下。这大概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如果不能“正心”,不能“修身”,不能“克己”,而纯粹让金钱占领着、奴役着自己整个身心,一味地浮躁、贪婪、纵欲下去,而且你追我赶,赛着“独占鳌头”,不也十分可怕么?

因此,我觉得马氏《魁星点斗图》似乎默默地给了我们一种宝贵的“点化”,一个诚恳的提醒。巧得很,这位购买了《魁星点斗图》的旅伴,想法竟与醜奴儿大体相同,真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啊!一幅图画沟通了彼此原本陌生的心灵,也增添了醜奴儿旅途的快乐……

西安归来,心却还像在那火车汽车上颠簸。突然间,醜奴儿萌生了一个念头——把那位旅伴的《魁星点斗图》借来临摹一幅,挂在书房,作为自己精神流浪偶有所获的纪念。

后记:翻看小日历,8月7日为“魁星圣诞”,特发布这篇旧文以示庆祝。